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大风堡的树

2018年07月31日 13:42 来源:重庆晚报 参与互动 

  树是山的衣裳,穿上了衣服的山,是性子柔软的山,是爱打扮的山。一年四季,树不停变换颜色,把山打扮得像土家妹子一样妖娆而多情。
  大风堡的树

  陈晨

  我喜爱石柱,是因为喜爱大风堡。尤其深爱大风堡的树。

  大风堡景区位于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东北部,巫山山系七曜山南麓,最高海拔1934米,因常年大风吼鸣而得名,是黄水国家森林公园的核心景区之一。

  大风堡生长着2000多种野生植物。如去大风堡,最好在手机里下载一款叫“形色”的APP用来识别树木和花草。

  四月的大风堡,小风习习,阳光踩着啰儿调的节奏手舞足蹈。道旁的树已换好新装,站成绿色的仪仗,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几株花树,无视时节已到暮春,由着性子任性地开着。或许是在森林里自由散漫惯了,想开花就开花,想不谢就不谢。或许是知道我们要来,小心地保管着花朵,舍不得凋谢,留着给我们欣赏。

  树是大风堡森林王国里最主要的成员,如果你能一个个叫出它们的名字,那么你会收获意想不到的惊喜。

  “你是珙桐,你是水杉,你是荷叶铁线蕨,你是桢楠,你是香樟,你是红豆杉……”一一叫着它们的名字,像老师在点名,也像将军在检阅队伍。而那些被叫出名字的树,会哗哗地摇动着叶子,响亮地回应你。它们像见到了久违的好友,和你亲密地聊天。它羡慕你来自远方,见识了一路繁华;你羡慕它们平和散淡,固守着安宁与简单。它们会告诉你它们各自的习性和功用,告诉你很多森林的秘密。你也会受到好朋友的礼遇,树们会全心全意招待你,飨以几朵珍藏着的花,或者绵绵不绝的负氧离子,或者一条绝美的落花小径。

  大风堡有很多珍稀树木,被命名为国家一级保护植物的有7种,二级保护植物46种,三级保护标植物6种,但那只是人类的分类,树木自己并不知道属于几级保护植物,也并不因为自己是保护植物而骄傲,它们平等地分享阳光雨露,彼此陪伴,彼此守护。

  林中也有享有尊崇地位的树,那是三棵长在一起的栗树,土家人把它们尊称为“三神树”。这三棵树已有500年树龄,形态十分奇特,像三个长在一起的连体婴儿,根相连、叶相依,树冠亭亭如盖,直径足有20米。也许,500多年前,它们还是小树苗时,三棵树彼此依赖,紧紧拥抱,于是日复一日长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样子。它们是这片密林的主角,是大风堡植物王国里的“天团组合”。

  之所以把它们尊称为“三神树”,还因为它们是土家人口中的“来儿树”“爱情树”“长生树”。关于“三神树”的由来,有个古老的传说。从古传颂至今的传说总是美好而相似,有关爱情,有关生子,有关起死回生,有关超人类的力量。人们在“三神树”下诚心相求,心愿常常会得到满足,久而久之“三神树”声名远播,在树下求子、求姻缘、求健康的人络绎不绝。人们把一根根红色绸带挂在树上,远远望去,这三棵树就像披金挂彩的大英雄,接受着人们的仰望与朝拜。

  石柱之行一路走来,像“三神树”这样挂满红绸带的“神树”见到了好几棵。这种根植于农耕时代的膜拜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很值得研究。或许,大树本身就意味着庇护和倚靠;又或许,当人们在向这些神树祈祷的时候,已经把一颗希望的种子埋在树下,随着树的生长一起长大。那些树,向它们倾诉时,慈悲而静默;给予人们力量时,无语而强大。曾经有多少人,凭借着在大树下获得的精神力量,在困境中顽强跋涉,终于迎来峰回路转,走向柳暗花明。

  坐在这样的树下,你可以把不足以向外人道的心事向它诉说,也可以什么都不说,让一棵树在你身体里默默生长,长成你身体里内在的倚靠和支撑。

  大风堡最壮观的人工景点是悬空玻璃廊桥,这里是远眺群山的绝佳观景点,站在这里极目远眺,只见远处群峦起伏,山岭叠翠,沟壑纵横。远处的树,郁郁沉沉,远远地向我们致意。

  伙伴惊呼:“看啊,这山的形状多像贺兰山!”

  “不像啊,贺兰山上没有植被,比这里的山看起来冷硬很多。”另一个同伴答道。

  树是山的衣裳,穿上了衣服的山,是性子柔软的山,是爱打扮的山。一年四季,树不停变换颜色,把山打扮得像土家妹子一样妖娆而多情。

  据当地朋友介绍,玻璃廊桥也是感受大风的绝佳所在,每当大风吹起,可以见到风起云涌,林涛阵阵,山风鸣鸣的奇观。

  林中有几条轻瀑,从山顶潺潺流下,一路走走停停,搅动着满山寂静。它们是树的玩伴,每日嘈嘈切切,把一路见闻讲给树听。

  山中还有很多珍禽异兽,但也许我们的到来惊扰了它们,它们都逃得远远的,不肯见人。

  只有树,友好,安静,毫无保留地与我们赤诚相见。和大风堡的树在一起,江湖很远,尘世很远,人间很远。

  在大风堡,你可以倚着一棵感觉可靠的树坐一会儿,也可以找一棵感觉投缘的树一起站着。你可以学习树的静默,也可以学习树的挺拔;可以像树一样把根深深地往下扎,也可以像树一样把枝干向着阳光的方向伸展。

  如果有大风吹来,可以和树一起,在大风中婆娑起舞,抖落一身的疲惫和沧桑。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冰心散文奖获得者,现居上海)

【编辑:姜贞宇】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