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女演员应“剧组”邀约落入传销圈 假装乖巧躲过打骂

2018年08月02日 01:00 来源:北京晨报 参与互动 

视频:女子陷入传销 大街上“熊抱”交警求解救  来源:北京卫视

  女演员应“剧组”邀约落入传销圈

  已经入行五六年的庄鱼(化名)怎么也没想到,传销离自己的生活这么近。2017年2月,身为女演员的她应“剧组”邀约从居住地北京前往江西赣州拍摄,到达后即被传销组织控制,三十多天时间,庄鱼在被不断洗脑的同时,传销人员还令庄鱼手机照常发布信息,营造一切如常的假象期间,庄鱼试图通过细微的反常暗示甚至是软件中社交互动的小模块留下线索,最终得以脱险。经此一事,庄鱼说自己多了份警惕。北京晨报记者也从于都检察院获悉,已有相关传销涉事人员已被批捕。

  以为旅拍 却落入传销圈

  据庄鱼讲,演员会有很多微信群,群里会有一些通过的资源共享。2017年2月,看到群里发布了一个消息是找演员到江西、厦门、云南旅拍,时间大概一周左右。行程蹊跷之处其实早在临行前就已初见端倪。庄鱼表示,按照惯例,应由剧组为演员订购行程车票,这次则需要自己自行解决。“其实当时就不想去了,不过有朋友提到一些剧组确实会安排后续报销,我这才出发。”这一站的目的地位于江西赣州,庄鱼下车后,“剧组”却临时通知她前往赣州东部的于都县。

  到了指定的地点,庄鱼被带到一间只有一套桌椅的房间里,“然后一群人就吵吵闹闹地进来了,一开始觉得有些好笑,但是下一秒就有人把我头按在了桌子上。我以为被绑架了,直到有人给我‘上课’宣传某产品,才意识到落入传销组织了。”

  日夜洗脑 轮番探底“新人”

  庄鱼的房间里门窗全部被锁,她的证件及通讯工具全部被没收,日夜“上课”加上盘问让她喘不过气。“一屋子大概八九个人,他们会轮番和我说话,询问我的生活习惯,有时候半夜还会被叫起来。我当时觉得他们是在探底,所以警惕性很高,但没日没夜地问,真的特别折磨人。”

  除此外,传销组织表面披着互助、无私的外衣,实则另有目的的传销方式也让庄鱼哭笑不得。“生活中总强调互助,甚至洗脚穿袜子都是需要同伴互相帮忙,彼此鞠躬需要弯腰超过90度,递东西时也要说‘老板,您辛苦了’。而在‘上课’要求我购买产品时,会告诉我不能‘自私’,得帮家人买,据说因为每个身份证只能买一个。”

  暗留线索 希望引起朋友注意

  从2017年2月底,到3月31日,庄鱼与外界失联身陷传销组织三十多天,为了不让外界起疑,传销组织还“细心”布置了障眼法,也就是按照庄鱼以往更新社交软件的规律,继续更新朋友圈,或是在亲朋联系庄鱼时,在一旁控制庄鱼的谈话内容。“虽然表面上发朋友圈是按照我的想法来,但我发的每个内容他们都会不停检查,如果是图片,甚至会放大后每个角落仔细看,就怕我透露出什么对他们不利的信息。”但这确实也是庄鱼向外界投递线索的唯一方式。

  “我会特别注意说一些和以往习惯或事实相反的事情,比如之前我和闺蜜在北京看上了一条民族风裙子,当时拍了照片。后来传销组织让我更新朋友圈时,我就选了这个,配文说是在云南旅拍看到的,就是希望闺蜜能发现端倪。再比如到赣州前,我特别会定时定点收取好友支付宝蚂蚁森林中的能量,有点像农场偷菜的设置,有时还会为此上闹钟,那段时间我也没有再触及,但之前我和朋友聊天都会谈到这些。另外还有从前几乎每天都会更新的微博,因为没向传销人员提到,在那一个月里也就再没有发布任何消息。当时就想着,希望有人能够注意到这些吧。”可也不是每个“暗示”都能收获有效的回馈,庄鱼此前的生活总少不了打手游,被控制期间,每当有朋友邀约“拼杀一局”,庄鱼也只好以手机没流量回复,“直到有一天我收到朋友主动为我充值的流量,心里只好默默探口气。”

  意外脱险 竟是被头目放走改签

  然而庄鱼小心翼翼透露出的这些线索并非都石沉大海、无人问津——就在庄鱼脱离传销组织前不久,她的母亲和两个闺蜜就已经到达了江西赣州的于都县并报了警。

  庄鱼回忆,由于自己在这三十多天内一直都因为“假装乖巧”躲过了传销人员的打骂,但还是在临逃脱不久前挨了巴掌。“当晚我妈正和我通电话,一个陌生男子在电话里问我是不是在于都,其实这个人就是警察了。”挂断后,有组织头目想要将庄鱼转移走,庄鱼并不同意就挨了耳光。

  但到了第二天,情况却发生了大转变,“头目说我既然不开心,就让我先回家。东西都来不及收拾就把我送到了火车站,硬要看到我上车才离开。后来我想,这是因为当时我妈和闺蜜已经在于都了,传销组织不想我们碰到后报警。”或许该说是庄鱼的幸运,因为头目拖延,庄鱼错过了上车时间,最后竟然被头目放走去改签,庄鱼终于得以脱险。

  重获自由 相关传销人员被批捕

  记者日前从江西赣州市人民检察院官方微博中看到,直到今年5月,有犯罪嫌疑人因非法拘禁被批捕,微博称“2017年以来多名犯罪嫌疑人以交男女朋友和找工作为名义,通过QQ、微信聊天等方式,多次将外省人员诱骗至于都,随后以推销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的产品为名,在于都县多个传销窝点,以威胁、恐吓、限制人身自由、洗脑等方式胁迫受害人,骗取财物。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之中。”记者注意到,该团伙推销产品、作案时间及地点均与庄鱼经历吻合。

  如今事过一年,每每意识到相熟的朋友好久没有联系,庄鱼总会下意识地问一问情况,“演员剧组本身就是很不稳定的圈子,人员流动性很大,不像上班族有固定的工作地点和同事。我们可能永远都在接触不同的人,所以哪怕有段时间没消息了,别人也不会起疑。之前觉得传销离我很远,从没想过会有这一天。”

  日前记者见到庄鱼,她是个瘦弱的姑娘,因不愿因此事炒作,她始终不愿意在稿件中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如今庄鱼已神色如常甚至带着些活泼,但她说,直到现在偶尔还会做噩梦,组织成员会问自己什么时候“归队”,“梦里会特别紧张,一紧张就容易惊醒。幸好,我已经逃了出来。”

  北京晨报现场新闻

  记者 田杰雄

【编辑:叶攀】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