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以柔克刚 检察官与“杀妻藏尸”案嫌疑人交锋始末

2018年09月07日 05:12 来源:法制日报 参与互动 

视频:上海杀妻藏尸案凶手一审获判死刑 受害者家属泪洒现场  来源:中国新闻网

  人物档案

  许靖,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公诉处副处长,从业至今,办理一审案件超过500件,其中包括很多上海滩大要案。比如静安“11·15”火灾案、“福喜”案、南非珠宝抢劫案、南斯拉夫跨国绑架案、藏强黑社会性质案等。

  他是第七届上海市优秀公诉人,先后荣立两次个人二等功,两次个人三等功。

  杀妻藏尸,这会是个什么样的凶残冷血之人?

  审讯室里,检察官许靖紧紧盯着犯罪嫌疑人朱晓东。不得不承认,此人确实生得一副好皮囊,看着斯文柔弱,很难将他与杀妻藏尸的犯罪事实联系在一起。

  凭着多年的职业经验,许靖透过朱晓东的眼神,慢慢触摸到了冷漠、锋利和一丝残忍……

  此人不容易突破。果然,按照审讯流程,任凭怎么发问,朱晓东始终一言不语。

  许靖脑海中蹦出一个英文单词:Deadend——死胡同。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见到许靖时,他对当时提审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

  (一)

  许靖是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公诉处副处长,个子不算高,穿着黑色T恤、休闲裤,理着板寸头,干净利索。很多时候,他常常眉头紧锁,作沉思状。

  “杀妻藏尸”案是轰动全国的大要案,许靖作为参与此案的公诉检察官之一,压力巨大。面对朱晓东的不配合,许靖不得不转换策略。

  “我不再发问,而是把证据一份一份地抛给他,包括他亲人的一些笔录。”许靖告诉记者。

  再凶残冷血的人内心都会有一处柔软之地,那就是许靖要寻找的突破口,通过不断试探,他成功了。

  (二)

  许靖是个优秀的辩手。他的同事形容说,法庭上他就像一只豹子,暗中窥伺,伺机而动,一旦出击,百发百中。同行们纷纷称赞,“听他开庭,真是一种享受”。

  在“杀妻藏尸”案的庭审中,正是拥有了充分的证据和一丝不苟的准备,整个过程出奇地顺利,朱晓东最终被法院判处死刑。

  许靖办公室的书柜里全是像砖头一样厚重的刑法书典,这些知识最终印入他的大脑,成为制胜法宝。他常常笑说自己是个“懒人”,因为他懒于动笔,善于用脑。

  “在‘杀妻藏尸’案的公诉中,我没有写大段的文书材料,我一直认为文字越多,漏洞越多,给辩方律师留下的可乘之机也就多了。”他说。

  (三)

  从1999年做公诉人开始,许靖就养成将证据材料牢记于心的习惯,到了法庭上,各类证据、证言张嘴就来,思路清晰、逻辑性强。

  这次他凭借这一杀手锏,再次击败抗辩律师。

  许靖告诉记者,他曾面对过一支有着20几人的辩护“梦之队”,其中还有华东地区知名的刑法学专家。

  那是发生在2015年的“福喜”案。福喜公司是一家美国企业,专为知名快餐企业提供食品原材料。2014年,福喜公司被发现供应过期原材料,上海二分检以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对两家单位和10名被告人提起公诉。

  食品安全领域对于许靖和他的团队来讲是个非常陌生的领域,为此他啃了诸多相关书本,先后二十余次与辩护律师沟通,多次提审犯罪嫌疑人,反复核查证人证言。

  庭审当天,虽然材料众多,但他却没带上法庭。他说,大脑是他最好的提词器。

  “福喜”案的庭审历时两天,持续30多个小时。他早已经预设了辩方律师的所有辩护角度,没有给对方机会。最终,案件成功办结,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2015年度十大有影响案例之一。

  这次“杀妻藏尸”案的公诉依然完美。他说,自己对案件的办理有“洁癖”。

  (四)

  话不多,工作忙,是家人对他的评价。

  “女儿都上初三了,我很少关心她的学习,都是老婆料理的。”谈起家事,许靖深感无奈。他说,作为检察官就必须履行保密义务,回家不能提及案件的情况,即便像这种在大街小巷、茶余饭后被热议的案子。

  许靖与法结缘源于15岁的那年冬天,当时发生了震惊全国的于双戈持枪抢劫银行并杀害工作人员的案件,后来又引出于双戈女友、知名歌手蒋佩玲的包庇案,一时间案情甚嚣尘上。

  当时还是学生的他在邻居家守着电视足足看了4个小时,这次“偶遇”在他心里种下了法律种子,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他毅然选择了法律。

  “我不在办公室阅卷,那就在看守所讯问嫌疑人;不在看守所讯问人,那就在法院开庭。”许靖笑着说,这是他长久以来的工作状态,也是他的坚守。

  “杀妻藏尸”案结案那天,他长舒一口气,然后继续紧锁眉头,作沉思状,因为办公室还有诸多案卷等着他。

  □ 本报记者  余东明

【编辑:于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