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综合评价录取:如何兼顾自主与公平

2018年09月07日 09:27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参与互动 

  一个可见的趋势是,裸分进入北大清华的学生越来越少,综合评价录取、“三位一体”招生的比例逐渐增大。在这个过程中,如何保证招生的公开与公平,是高校和教育主管部门需要解决的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徐天

资料图:8月30日,3000余名2018级新生来北京大学报到,开启大学生活。图为报到场地外,众多家长在遮阳棚下避雨。<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贾天勇 摄
资料图:8月30日,3000余名2018级新生来北京大学报到,开启大学生活。图为报到场地外,众多家长在遮阳棚下避雨。中新社记者 贾天勇 摄

  在此次北京公布的高考改革方案中,最引发热议的是一个数字:60%。

  北京市提出,将充分借鉴其他省份的经验,在部分高校探索开展综合评价录取模式改革试点,综合评价录取依据统一高考成绩、学业水平考试成绩、面试成绩、普通高中综合素质评价进行录取,高考成绩占比原则上不低于总成绩的60%。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逐步扩大试点院校范围。

  这一比例引发了巨大关注。有人认为摒弃了仅凭考分录取的单一向度,向素质教育又前进了一步;但也有家长认为,这种录取模式,尤其是变数较大的“普通高中综合素质评价”,会催生招生黑幕。

  实际上,综合评价录取模式改革并不是北京的首创,此前已在第一批试点进行。浙江作为最早开始“三位一体”招生的省份,已进行了多年探索。上海也在2015年,开始了综合评价试点的尝试。

  一个可见的趋势是,裸分进入北大清华的学生越来越少,综合评价录取、“三位一体”招生的比例逐渐增大。清华大学招生办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不排除未来在浙江全部采用‘三位一体’招生的可能。”

  在这个过程中,如何保证招生的公开与公平,是高校和教育主管部门需要解决的问题。

  1:1.5的测试名单

  2014年9月,国务院公布《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选择上海和浙江作为高考综合改革试点地区,两地将率先探索基于统一高考和普通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参考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的多元录取机制。

  所谓高考综合评价录取改革,是指在统一高考成绩公布后,按事先公布的比例,从高分到低分排序,确定参加学校测试的名单。通过开展面试或技能测试为主的学校测试,并参考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信息,决定最终录取名单。

  2015年,复旦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率先在上海探索综合评价录取改革试点。两校规定,根据高考成绩,按院校专业组招生计划数的1.5倍,确定入围面试考生名单。

  面试这一环节中,复旦大学采取的是专家、考生多轮一对一面试模式,上海交大则采取考生与专家一对多两轮面试。

  复旦大学校长助理、招办主任丁光宏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说,两天面试,该校共出动具有六年工作经验以上的正教授400人次参加考核,学生需提交包括自述、入学申请、专业兴趣和各种获奖证书等材料,再经过5名教授共75分钟的一对一面试。从看材料到面试,每位学生共有150分钟接受教授们的审阅,这差不多是国际一流大学普遍审核时间的十倍。

  为了公平起见,专家、学生均于当天由纪检人员随机抽签分组,面试过程中手机与网络信号全部屏蔽,面试结束后每位专家独立评判打分,预录取结果将公示并接受监督。复旦大学还将面试现场全程录像,长期留存以防争议。

  最终能决定是否录取该学生的成绩中,统一高考成绩占60%、校测(面试)成绩占30%、考生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10%。

  上海市教委副主任陆靖告诉媒体,这样的招生机制在评价标准上,旨在探索评价学生专业潜能的科学方法,以及反映学生综合素质的有效办法。

  2016年起,在上海探索综合评价录取改革试点的高校增加至九所,均为上海的大学,除复旦、上海交大之外,还有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华东理工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东华大学、上海财经大学和上海大学。今年,浙江大学也加入其中。

  这些学校均复制推广了复旦、上海交大的经验,按照高考成绩排序,以1:1.5的比例确定入围面试考生名单。最终按照6:3:1的比例,折算考生高考成绩、面试成绩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由高到低排序,确定录取名单。

  “三位一体”的尝试

  与上海的试点模式不同,浙江尝试的是“三位一体”招生。早在此轮高考改革之前的2012年,“三位一体”招生模式就在浙江首次进行,参与招生的是浙江省内两所普通高校,综合成绩基本按“学业水平测试成绩(折算成满分100分)×20%+综合测试成绩(折算成满分100分)×30%+高考文化分(折算成满分100分)×50%”计算形成。也就是说,高考分数占50%。

  2014年,在浙江被确认为此轮高考改革首批试点之后,浙江大学加入浙江省“三位一体”招生阵营。截至2016年,参加浙江省“三位一体”综合评价招生试点的高水平大学阵营已扩大至八所,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在浙总招生计划数超过 1000名。

  与上海的综合评价录取改革试点的流程类似,高校拿出一部分自己在浙江省的高招专业和名额,在高考前几个月公布,学生提交申请表进行初评,高校公布通过初评的名单。高考结束后,高校立刻各自进行面试、笔试,确定拟录取名单。高考成绩公布后,再根据折算后的综合成绩,按照各专业招生计划,从高到低录取。

  高水平大学对报名参加“三位一体”招生的学生资质做出了严格规定,比如,要求学生在学考中获得九个、十个A,甚至全A。因此,浙江省的学考成绩,不只是用“合格、不合格”来标识,而是用等级进行区分,以满足“三位一体”招生的需求。

  报名通常在高考前两个月进行,高校要求学生提交全省统一的综合素质评价表和个人陈述材料。据了解,综合素质评价表上注明了学生学业水平(学选考成绩及获奖情况)、品德表现、运动健康、艺术素养、创新实践,个人陈述材料则是根据招生学校的相关规定提交。

  通过初评的学生,可参加高校“三位一体”的笔试。通常来说,笔试安排在高考结束之后的几天之内,一流大学的笔试难度都比高考难度更大。2018年,北京大学在浙江的“三位一体”笔试要求学生考五门,其中,语数外必考,另外可在物理、化学、历史和政治中选择两门,同时,物理和历史中至少选择一门。

  据一名考生透露,语数外的考卷是一本十多页的册子,需连考数小时,极为考验考生的心态和体力。

  北大的笔试成绩同样采取赋分的方法,在笔试得到A或者A+的学生,可进一步参与面试。

  重点院校的面试考题和自主招生类似。以2017年清华大学“三位一体”招生的面试情况来说,每个考生要面对三至五名来自清华的考官,12分钟的考试时间被分为4个3分钟。前两个3分钟,所有考生面对的是两道相同的考题,分别用两三分钟论述自己的观点。第三题为2选1形式,由考生抽签决定。而第四个3分钟,则是考官向考生自由提问。比如,如何定义理想中的大学与人生,怎么看待全国高考使用统一卷。

  之后,高校根据初评、笔试和面试成绩,公布入围学生名单。待高考出分后,根据折算后的综合成绩排名,确定高校相关专业“三位一体”的学生招生名单。

  包括北大、清华在内的一流高校,综合成绩折算方式基本类似。高考分值占比基本固定为60%,学考成绩占10%,高校进行的单独测试成绩占比30%。也就是说,无论是上海试点的综合评价录取改革,还是浙江试点的“三位一体”招生,他们公布的高考分数占比,与此次北京市公布的综合评价录取模式改革中的高考分数最低占比是一致的。

  自主与公平的平衡点

  2016年,一组北大清华在浙江录取的榜单在网上流传,被浙江网友评论为“十分震惊”。

  榜单显示,2016年,浙江省高三考生被北大清华录取人数为347人,在这其中,通过高考裸分考上北大清华的浙江学生仅有39人(即仅凭自己的高考分数被录取,没有任何加分项目)。其他都是通过自主招生、“三位一体”等形式考上北大清华。

  浙江省内一家媒体向相关高中和北大清华确认了榜单的准确性。该媒体报道,北京大学2016年在浙江招生203人,其中“三位一体”招生占50人。清华大学在浙江招生144人,其中“三位一体”招生占101人。

  今年,《金华日报》根据清北两校的录取情况,更新了榜单。榜单显示,2017年,北大在浙江招生200人,裸分录取12人,清华在浙江招生150人,裸分录取15人。而根据2018年的预计录取数,北大清华在浙江共招生350人,裸分录取人数分别是10人和8人。由此得出,从2016年至今,裸分录取率从11.27%下跌至5.14%。

  而“三位一体”的招生名额始终稳定,甚至逐步上升。自2016年,北大清华在浙江进行“三位一体”招生开始,三年来,清华大学在浙江的招生名额始终在150人左右,“三位一体”招生名额则控制在105人左右。北京大学在浙江的招生名额则在200人左右,“三位一体”招生计划名额从第一年的50人,上升到2017年的65人,今年则投放了85个名额。

  清华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刘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评价浙江的“三位一体”改革称,这个方式在打破高考“一考定终身”之余,保障了高校的选材自主权。“不排除未来在浙江全部采用‘三位一体’招生的可能。”

  对于高校来说,这样的招生方式,无疑扩大了招生自主权。北京大学在“三位一体”招生简章中也明确表示,这种模式可以“探索建立科学的具有北京大学特色的人才评价和人才选拔机制”。

  除了高分之外,需要学生具有什么样的特质,可以在面试中进一步明确。复旦大学就在其“三位一体”招生简章中提出,要“着力选拔具有学科特长和创新潜质的优秀学生”。

  对于考生而言,高考在向非一考定终身的方向发展,录取方式也在突破一考定终身。

  清华大学招生办公室副主任徐宁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高考统招录取中高考成绩占比是100%,如今却降到了60%。这正是‘三位一体’综合评价录取方式的优势。以往单纯依靠高考成绩录取,考生的心理压力特别大,平时表现再好,只要高考没有发挥好,还是会留下遗憾。‘三位一体’大大弥补了这种遗憾,如果坚持下去,将很大程度上淡化分分必争、一考定终身的概念,引导考生将注意力放在平时,以平常心对待高考。”

  不再简单地围绕高考指挥棒,不再唯分数论,必然会倒逼高中生更注重自身综合素质的发展。上海交通大学一名担任“三位一体”面试官的教授曾表示,综合评价录取改革试点,要求高中生提交的申请材料中包括社会实践经历、思想道德品格等评价和相关证明材料,“会引导学生不唯分数论,更多地重视自身真正意义上的成长,学会自我生涯规划。”

  他也认为,当下的高中生在针对自我探索和外部世界认知还不够,学生未来在多元录取的大学入学通道中,还需要更多的生涯发展支持。

  目前,在浙江省,除了一批重点高校之外,省内普通院校通过“三位一体”招生的名额,也达到每个学校有三五百人的规模。省内高职院校,也在探索提前自主招生。浙江省一所高中副校长告诉媒体:“这种变化也是新高考改革的方向和要求。各个高中,也在根据新高考改革的精神,进行课程改革,开出一些拓展性课程,帮助学生迎接这种变化。”

  在这个变化里,如何保持公平和透明,极为重要。

  复旦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丁光宏说,综合素质评价报告在综合评价录取和三位一体录取当中很重要。“这个东西代表了这个学生三年的培养轨迹。我们的三位一体录取也好,包括综合评价录取也好,为什么大学这么有兴趣,花这么大的精力去做,其中很重要的是,它跟高考相比不仅能看到结果,而且还能看到孩子的成长过程。”

  复旦大学已经将此量化。“将来无论自主招生,还是综合评价,或者是高考录取,在学生成绩投档的同时就把综合素质报告评价投到网上,而且很规范、很公开。”

  也有业内人士对这种招生方式提出了质疑。杭州市的一名高中校长告诉媒体,这样的录取方式,对家境普通的孩子是不利的。以自主招生为例,要参加北大、清华的自主招生,学生需要在学科奥赛中得奖。而奥赛,不仅仅要看学生的学习能力和天赋,更需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家境普通的孩子,参加这种培训,可能会有点吃力。”

  绍兴市一所重点中学的校长也对媒体表达了类似的想法:“这两年趋势很明显,裸分考北大清华很难,必须要靠奥赛。学校请金牌学科奥赛教练,百万年薪不稀奇,我们普通学校怎么请得起?所以北大、清华现在通过学科奥赛提前锁定尖子生,录取学生越来越集中在城里那些重点中学,我们是有想法的。还有,三位一体面试,城市的学生和来自我们小地方的学生站在北大清华老师面前,表现怎么可能一样?”

  自主权和公平性如何两全,是高校及教育主管部门需要进一步探索的问题。毕竟,此轮高考改革要形成的高等学校考试招生模式,除了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之外,另一个要点是公平公正。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3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曹梦媛】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