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在世界屋脊上,有一位“神鸟”黑颈鹤的守护者

2019年01月22日 15:01 来源:中新社微信公众号 参与互动 

  每年10月至次年4月,成群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颈鹤从藏北高原飞至拉萨河谷、林周县澎波河流域湿地过冬。旦增是西藏拉萨林周县黑颈鹤国家自然保护区巡护员,主要职责便是保护这些高原“神鸟”安全过冬。

  

  西藏林周县黑颈鹤。王媛媛 摄

  林周县自古称作澎波地区,被誉为拉萨“粮仓”,大片的耕地冬季休耕时为黑颈鹤提供丰富的食物来源。“如今,来林周县过冬的黑颈鹤数量一年比一年多。”旦增说。旦增是位老党员,2015年被林周县林业局正式聘为巡护员。

  西藏高原生物研究部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在西藏越冬的黑颈鹤约有6300只,2014年6500余只,2017年至2018年冬季调查中,西藏越冬黑颈鹤种群数量为7500余只。

  作为黑颈鹤的“全职保姆”,旦增主要有三项工作:巡护、喂食、救助。

  

  旦增准备骑摩托去巡护。江飞波 摄

  “他们(村民们)都爱开我玩笑,如果他们上午在哪个山沟里看到了一群黑颈鹤,下午在甜茶馆里遇到我就要调侃说,旦增家的黑颈鹤又多了一群。”旦增笑着说。

  有趣的是,旦增的普通话并不好,听、说能力有限,但他非常喜欢科教自然类的电视节目,中央电视台的《人与自然》是他的必追剧。

  

  旦增的午饭是糌粑。江飞波 摄

  “估计我的巡护范围今年有600至700只黑颈鹤。”旦增说,巡护过程中主要看黑颈鹤的栖息地有无异常,有无流浪狗等其他天敌攻击黑颈鹤,另外就是查看黑颈鹤有无受伤、生病等。

  

  西藏林周县的黑颈鹤翩翩起舞。王媛媛 摄

  冬季的澎波河谷非常美丽,四周雪山环绕,黑颈鹤不时盘旋在村落的上空,发出声声鹤鸣。

  常年与黑颈鹤打交道,旦增对黑颈鹤极为敏锐。

  采访时他会突然指着窗外说,远处几个正在缓缓移动的小黑点正是黑颈鹤,而记者要仔细地循着他所指的方向才能辨别。在户外时,车辆快速通过,他总能提前看到黑颈鹤的位置。

  旦增一家住在虎头山水库边上的卡东村,往下几公里就是卡孜水库。旦增的巡护路线以土路居多,骑摩托车一圈下来要两三个小时。到2018年夏天,他已经骑烂了一辆摩托车。

  

  旦增已经骑烂的摩托车。江飞波 摄

  旦增说,家人很支持他的工作。为了照顾好黑颈鹤,家里的农活他并不怎么参与。

  旦增的爱人次珍说,现在一家人和他一样,出门处处留意黑颈鹤的动向。“我们平时在哪块农田里看到黑颈鹤比较多,回来也会和他‘汇报’,让他留意。”次珍说。

  

  旦增在装小麦,准备喂食。江飞波 摄

  傍晚,我们跟着旦增到田里进行喂食,“我小儿子的房子现在空着,正好堆放小麦。房子外面的农田地势平坦,是黑颈鹤喜欢落脚的地方。”旦增说,黑颈鹤爱吃小麦,而并不怎么吃青稞。

  林周县林业局每年冬天会给巡护员发放1000斤小麦,用于喂食黑颈鹤。“如果巡护员负责的区域内黑颈鹤比较多,小麦不够的话还可以再申请。”旦增介绍,高峰时期,最多一天要撒大约50斤小麦。

  

  旦增和他照顾的黑颈鹤群。江飞波 摄

  大致掂量了分量后,旦增扛着小麦走到农田里,而百米开外,上百只黑颈鹤悠闲地在田里觅食。

  旦增将小麦均匀撒在一亩多地里,同时介绍自己投喂的经验:要与黑颈鹤保持距离,大约一两百米就可以了,“黑颈鹤们看得到,待会我们走了,它们自己会过来吃的。”

  多年的经验,旦增总结了一套自己的投喂技巧。

  “要站在黑颈鹤的角度看问题。”旦增说,出于安全考虑,首先地点一定要平坦开阔,便于黑颈鹤观察。其次位置要相对固定,不能今天撒在这里,明天撒在那里,黑颈鹤养成固定的进食习惯很不容易。

  

  旦增在给黑颈鹤投食。江飞波 摄

  再者,时间上也很有讲究,小麦撒太早了容易被其他动物抢吃,太晚了黑颈鹤就不来了。“傍晚最好,要等村里的牛羊回圈了才撒。”旦增说,牛羊走动会惊跑黑颈鹤。

  

  每天给黑颈鹤喂食是旦增的“快乐时间”。江飞波 摄

  在水库周边,记者感受到了周边藏族民众对黑颈鹤的爱护。“我们都有留旦增的电话,如果有人来水库捕鱼惊扰到了黑颈鹤,我们就给他打电话。”水库边上的村民白玛央金说,如果遇到黑颈鹤受伤等情况,村民们都会第一时间通知旦增。

  正在说话时,几只黑颈鹤正在白玛央金门口几十米开外的田埂上悠闲地觅食。

  “它们是一家三口,最小的那只是孩子,稍小一点的是妈妈,另外一只是爸爸。”旦增说,如果三只黑颈鹤在一起,一般是一家子。

  

  黑颈鹤“一家三口” 。江飞波 摄

  “冲冲(黑颈鹤的藏语称呼)是吉祥鸟,它们能到我们这里落脚,是很好的寓意。”白玛央金说。

  除了日常巡护、喂食,旦增还负责救助黑颈鹤。

  “正式成为巡护员后,林业局对我们进行了培训,从2015年到现在,我一共救治了4只黑颈鹤。”旦增说。

  日复一日地巡逻、喂食,旦增并不觉得乏味。他说自己最开心的事便是和“高冷”的黑颈鹤打交道。

  

  旦增家附近成群的黑颈鹤。江飞波 摄

  每年3月中旬至4月,大部分黑颈鹤要启程飞回藏北进行繁衍,秋冬时节,其中部分黑颈鹤将“拖家带口”飞回澎波河谷,飞回旦增的身边。

  即便夏天,旦增也要悉心照顾少量留下来的黑颈鹤,做它们忠实的守护者。

  

  西藏林周县的黑颈鹤。王媛媛 摄

  作者:江飞波  

【编辑:张楷欣】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