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探访“列车裁缝”:他们的坚守点亮旅客归家后的灯火

2019年01月27日 19:27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探访“列车裁缝”:他们的坚守点亮旅客归家后的灯火
    连结员对正在推进中的车列进行解体 曹灿文 摄

  中新网广州1月27日电 题:探访“列车裁缝”——他们的坚守点亮万千旅客归家后的灯火

  作者 孟晨光 刘烨 郭军

  春运归家旅途,喜悦中掺杂不少疲倦。夜深到家,最温暖、最解乏的不过灯火点亮后映入眼前那熟悉的家。有这么一些人,他们坚守在看不见的春运岗位上,力保春节期间电煤运输,他们戏称自己是“列车裁缝”。

  记者27日在广铁集团江村车站见到了这些“列车裁缝”,见证了他们春运期间紧张而繁忙的工作细节。他们实际上是铁路“调车作业人员”,铁路系统内部又根据作业分工将他们分称为“连结员”“调车长”。他们的工作就是将南来北往的货车重新“拆解及组装”并送入相应的铁路线路内。

  江村车站是华南地区最大的编组站,进出广东的货车绝大部分都要在这里作业,最多时候日办理货车1万多辆。每年春运,由于很多公路运输都停了,因此他们有一个战略性的任务,就是保障广东乃至湖南部分电厂电煤的运输。

驼峰领车调车长正在监视推峰作业 曹灿文 摄
驼峰领车调车长正在监视推峰作业 曹灿文 摄

  记者跟随上行车间主任曹灿文来到上行驼峰,曹灿文说:“调车工作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解体,一部分是编组,解体是将到达江村站的一列列货车按照去向拆解到不同的股道,编组就是按照货车出发方向将一辆辆货车组装成去向一致的一列车。上行驼峰进行的就是‘解体’作业。”

  上行驼峰作业人员是几个“90后”小伙子,他们正忙得不亦乐乎。驼峰主体信号机点亮指示“加速推峰”的绿闪灯光,调车机加大马力,吐着浓浓的白烟推送着解体车列加速驶上驼峰,驼峰峰顶上连结员按照计划提勾位置依次排开,手握提勾叉开始提勾作业。机车上,领车调车长密切注视前方,一手抓紧机车扶手,一手拿电台指挥机车向前推进。一整列车,不到十分钟就解体完毕。

  随后,记者又跟随曹灿文来到上行编组场,也就是他所说的“组装”的地方,这里也在繁忙紧凑的作业。

连结员正在进行下提勾作业 曹灿文 摄
连结员正在进行下提勾作业 曹灿文 摄

  正在作业的是上行车间一班七调的小伙子,最年轻的是刚刚踏出大学校园步入工作岗位的“95后”张金泽,今年是他第一次感受来自铁路春运大后方的这份紧张。

  张金泽手持电台,呼喊“十车、五车、三车,五米、三米,停车!”,“铛”,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钩销落槽的声音,机车头和车身紧紧的连挂在了一起。张金泽继续呼喊“连挂好了,可以牵出”。机车头升起了一道白烟,一列装满电煤的货车便向前方驶去,他们则快速登上车,扒乘在这装满电煤货车的车梯上。货车行驶的速度不是很快,停停顿顿的次数很频繁,每一次车辆的停顿都会伴随着一层煤灰的震落,飘落在他们的脸上以及衣服上。

连结员张金泽扒乘在编组完成后正在转场的车列上 段锡权 摄
连结员张金泽扒乘在编组完成后正在转场的车列上 段锡权 摄

  曹灿文说,“调车作业看似简单,但实则存在很大的安全风险,容不得半点粗心大意,每一句、每一步、每一钩必须做到句句准确、步步稳妥、勾勾到位,尤其是在推进中的车列上上下车时,一点马虎大意都要不得,以前就有过血的教训。”(完)

【编辑:张燕玲】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