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说好毕业包分配结果只卖水果?安徽省教育厅介入调查

2019年07月13日 02:10 来源:澎湃新闻 参与互动 

  安徽蚌埠经济技术职业学院旅游系学生在校方的牵线搭桥下,入学时花1.6万元与北京启程博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启程公司)签订就业协议,该公司将负责学生的“专业课教学”,以及实习、就业问题。

  2016级签订协议的学生三年后发现,启程公司安排的实习难以令人满意,承诺的工作也遥遥无期,在此过程中,还被实习单位收取各种押金。

  蚌埠经济技术职业学院相关工作人员7月8日回应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院长助理周传军在积极联系学生,收集合同和缴费票据,准备起诉启程公司。

  启程公司工作人员同日回应澎湃新闻称,该公司“是按照合同规定给学生安排的实习岗位”,得到了学校和学生“认可”,否认存在违反合同的情况。

  安徽省教育厅民办教育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已派专人到学校了解情况,督促学校进行处理。校方可能存在学生实习事项管理不到位、涉嫌违规收费的行为。接下来,安徽省教育厅将要求学校尽快依法依规地就学生情况与第三方的公司进行协商处理,维护学生的合法权益。

学生与启程公司签订的协议 采访对象供图
学生与启程公司签订的协议 采访对象供图

  入学后签就业协议, 三年多缴1.6万元

  蚌埠经济技术职业学院旅游系2016级学生飞宇(化名),是反映情况的学生之一。他告诉澎湃新闻,和他一样签订该协议的有60余人,组成“高铁动车乘务班”。

  学生们提供给澎湃新闻的《高铁动车乘务班就业协议》显示,协议涉及三方,甲方为启程公司,乙方为学生,丙方为家长。

  上述就业协议显示,为保证学生的顺利就业、同时适应市场的要求,高质量培养社会实用型人才,使学习与就业相结合,现甲乙丙三方就乙方三年学业完成后的就业问题,签订就业合同。

  根据该协议,启程公司为签约学生提供的“实习就业方向”包括北京、哈尔滨、武汉、山东、上海等地;“就业岗位”包括高铁乘务员、高铁动车餐车餐服员及北京南站VIP贵宾接待员;“强化技能及就业安置费”共收16000元,其中第一、二学年各5000元,最后一年6000元,随学校学费一起缴纳,实习时免住宿费。

  协议规定,启程公司负责签约学生第一、第二学年专业课教学,第三学年实习、实训工作,及期间的教学与管理;签约学生就业前的职业指导及就业安排。签订协议后,启程公司承诺确保学生在上述工作岗位中“拥有一个岗位”,“至于是哪个具体的岗位,由学生竞争获得,但学生不得自己指定岗位或工作的铁路局”。

  此外,启程公司在协议中承诺,其提供学生毕业前进入企业实习期间往返火车费用,免费住宿。该协议有效期为2016年9月1日~2019年6月30日,并规定协议失效前“甲方若不能将乙方安排到协议中规定的工作地区和岗位,则退回所有费用”。

  飞宇说,三年缴费16000元,第一次是启程的人过来收的,后来就直接交到学校财务处了,不过财务处给的发票和收据上,盖的是启程公司的章。除16000元外,学生每年还需向学校缴纳7000元学费。

  实习、工作分配均未兑现

  签约后的几年内,学生们逐渐意识到“问题不对”。多名学生向澎湃新闻反映,协议中所谓的“专业课教学”,仅是每学年为期4天的“礼仪课”,内容为礼仪、形体和化妆,第一、第二学年的课程内容相同。“同学们普遍认为两年一万元的费用上这些课程,价值十分不对等。但学校并没有给解释,他们说这是启程安排的,问启程去。”飞宇回忆。

  等到大三,学生前往启程公司安排的实习单位,发现实习内容和专业“天差地别”。

  飞宇告诉澎湃新闻,今年5月,他和部分同学被带到沈阳一家经营各类销售和餐饮保洁服务的商贸公司,到达首日即被要求收取5000元押金,对方未给予合理解释。不少同学拒绝缴费,便被实习单位赶走,回到学校等待第二次安排,但后续安排的实习依旧需要缴纳费用。协议中承诺的交通、住宿免费也未兑现。

  多米(化名)与其他25名同学被安排到青岛一家餐饮公司实习,主要工作是“在列车上卖水果”。

  多米告诉澎湃新闻,实习前,启程公司称,仅有部分学生实习岗位为“乘务员”、其余学生则为“餐服员”,到达后却被告知,所有学生均为“餐服员”。到达次日,启程公司便要求学生向实习单位上缴5500元,“用于考乘务员上岗资格证及服装押金”,但学生们收到的却是4000元的收据。

  澎湃新闻获得的通话录音显示,有学生就此向启程公司相关负责人沟通,询问“收据外的1500元”去向,录音中,相关负责人表示,4000元是给实习单位的押金,其余1500元则是“黑钱”,并称学校也知晓此事。至于这笔钱的具体去处,该负责人则不愿谈。

  多米说,同学们在上述餐饮公司干了一个多月后选择退出,押金至今未获退回。

  另有一名学生表示,2018年11月其前往广州实习,启程公司允诺的岗位为“餐吧员”,他在广州南站接受了11天培训,交了1000元后却被告知因为身高不够,只能做地面保障员,后被分到当地一家外包公司,“每天拖箱子、搬东西,三天后便离职了”。

  多名学生告诉澎湃新闻,因为对实习不满意,与启程公司产生纠纷,协议中承诺的“毕业后分配工作”尚未兑现。

  该校2015级“高铁动车乘务班”学生筱燕(化名)告诉澎湃新闻,彼时启程公司承诺毕业后“到铁路局工作”,但其分配到的工作并非铁路局,工作也并不对口,而是武汉一家“外包公司”,“负责在列车上卖水果”。

  “关于实习内容和合同不符,以及学生对分配的就业单位不满意,这些情况一直存在,但学校一直没有替我们解决。”筱燕表示,据其了解,毕业一年后,绝大部分2015级签约同学都脱离了启程公司分配的工作,另觅他职。

  学校:准备起诉合作单位

  蚌埠经济技术职业学院旅游系主任胡永告诉澎湃新闻,学校已经着手处理此事。“代表学校也好,作为本人也好,我们在积极地为学生进行下一步工作。我们在积极安抚学生,已经为学生做出一些承诺了。”胡永表示,学校会维护学生合法权益,以及学校的权益。

  该校一知情老师告诉澎湃新闻,该校与启程公司的合作始于2015年,校企合作的企业资质核查以及学生实习、就业等事宜主要由胡永负责。“去年(2015级)学生向学校反映过这些事,学校当时也在积极地联系启程,后来学生要出去实习,这个联络可能断了。但学校方面说,胡永主任一直在配合处理这件事。”

  据上述老师透露,该校院长助理周传军在积极联系学生,收集合同和缴费票据,准备起诉启程公司。对于有学生质疑学校和启程“合作分钱坑学生”一事,该老师表示,“学校财务处没有收到过任何一分钱”。

  周传军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称,除了规定的学费、住宿费、书本费之外,学校没有收取过学生的任何费用,也不会违背相关文件规定去做事。“除了前期的 16000元之外,还有协议书中提到的往返车费、住宿费,以及学生另外交的押金等多项金额,都是我们的诉讼请求。”

  启程公司:没有任何违法乱纪的行为

  7月8日,启程公司一任姓经理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解释,该公司“是按照合同规定给学生安排的实习岗位”,得到了学校和学生“认可”,否认存在相关安排“不符合学校要求或者合同规定”的情况。“学生离校实习之前,启程会到学校进行岗前培训和情况说明,然后学校开出离校证明,(我们)才会安排实习。”

  为何实习工作是到外包公司“卖水果”?任经理表示,高铁上的销售工作实行“轮岗制“,不管是销售纪念品、餐食还是销售水果、饮料,都是服务员的具体工作,只是分属于不同范围和岗位。

  任经理解释称,有的同学去的实习单位并不属于高铁系统直签单位,而属于劳务公司或外包公司,但这并不代表启程没有履行合同中的承诺。“现在很多高铁用工人员和高铁站就是这种情况,而且都是合理合法的。”

  至于“不退押金”一事,任经理称,这是因为同学们没能完成实习,在实习中途就退出了,且没有按照手续退回实习单位下发的制服、箱包等物品。

  “在和学校达成合作前,启程通过了学校考察,关于合同签订、课程详情、收费标准等事宜,双方都有过沟通。每次招生,启程、学校以及学生、家长都会开一个会,说明情况,随后才会签订协议。”任经理强调,“我们不是强买强卖的。”

  对于该公司是否和学校存在分账,任经理拒绝回答。“因为这个牵扯到合同里的一些东西,没有办法具体回答。我们和学校的合作毕竟还没有走到法律诉讼这个地步,但如果未来走法律诉讼途径或者教育部门来查证的话,我们手上有和学生的合同、和学校的合同,还有相关证据,看相关职能部门怎么去评定这件事儿。”任经理称,该公司没有任何违法乱纪的行为,其名誉也遭受损失,将保留追究相关方责任的权利。

  安徽省教育厅:校方或管理不到位、涉嫌违规收费

  澎湃新闻注意到,教育部出台的《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规定》第十五条第六条规定,职业学校和实习单位要依法保障实习学生的基本权利,不得通过中介机构或有偿代理组织,安排和管理学生实习工作。

  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2019年3月5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工作的通知》第二条规定学校严禁借学生实习与实习单位、劳务中介机构之间进行利益输送,收取劳务费、中介费。

  此事经微博博主爆出后,引起舆论热议,目前安徽省教育厅已介入调查。

  安徽省教育厅民办教育处一名工作人员7月8日告诉澎湃新闻,月初在网上发现该舆情后,省教育厅非常重视,立刻向学校了解情况,并要求学校依法依规地协商处理,后派专人到学校了解情况,督促学校进行处理。

  据安徽省教育厅调查,截至目前学校还在跟第三方公司磋商。在调查过程中,教育厅也发现校方在学生实习事项管理中可能存在着管理不到位、涉嫌违规收费的行为。接下来,安徽省教育厅将要求学校尽快依法依规地就学生情况与第三方的公司进行处理,维护学生的合法权益。

  澎湃新闻记者 何利权 实习生 殷宇婷 刘迎香

【编辑:罗攀】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