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我在楼兰修铁路:特写格库铁路上的筑路人

2019年07月18日 21:3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视频:我在楼兰修铁路:格库铁路上的筑路人来源:中国新闻网

  【新时代·幸福美丽新边疆】我在楼兰修铁路:特写格库铁路上的筑路人

  中新网新疆库尔勒7月18日电(勉征) 1300年前,唐代玄奘大师历经九死一生穿越库姆塔格沙漠后,在《大唐西域记》中写道:“目无飞鸟,下无走兽,复无水草”。在其南边,是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如今,在这两大沙漠中间的风口戈壁地带,一条修建中的全新入疆大动脉——格库铁路穿越而过。

建设中的格库铁路新疆段。中铁一局格库铁路新疆段PJS标项目经理部
建设中的格库铁路新疆段。中铁一局格库铁路新疆段PJS标项目经理部

  在中铁一局格库铁路新疆段PJS标项目经理部库东铺架基地,记者见到了不同岗位的筑路工人,是他们的勤勉劳动,铸造出了这条独特的铁路。这条铁路沿线,楼兰古城、米兰遗址等世人耳熟能详,但难以触及的地名,变成了可以期盼的新地标。

机车司机李作为。 孔庆玲 摄
机车司机李作为。 孔庆玲 摄

  边走边清沙 机车司机练成了清沙高手

  “风沙大的时候几乎什么也看不见,钢轨一旦被沙子埋住,就得赶紧停车清沙。沙子打在脸上疼呀,清理几十分钟才能走也是常事。”32岁的机车司机李作为是河南周口人,机车运输艰难,他讲述时却能大笑着回忆。

  这条时常会被风沙埋住的铁路,李作为开着机车一周要跑三四趟。

  形象一些说,铺架基地就像是后厨,轨排生产、运输、轨节钉联、道砟装卸、桥梁整备等工作都在这里进行,“配菜”“做菜”完成后,成品要被送到前方铺轨现场安装铺设,每道工序环环相扣保证着铺轨工作顺利进行。

赵燕正在操作钉联机。 孔庆玲 摄
赵燕正在操作钉联机。 孔庆玲 摄

  李作为就是环节中的“传菜员”,他和100多位同事负责操作14台运输机车运输“传菜”。从铺轨基地出发,18个小时左右抵达前方基地,休息一天再返回。14台机车日夜运送不停,保证前方钢轨铺设没有停顿差池。

  格库铁路东起青海省格尔木市,经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县、尉犁县,到达库尔勒市。铁路全长1200余公里,新疆段正线长度约700余公里,总投资逾226亿元,是新疆规划建设“东联西出”三大铁路通道中南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

  格库铁路途经地带很复杂,有沙漠、戈壁、沼泽、湿地、高原、大山等,尤其是若羌地区沙尘暴严重,格库铁路今后将成为中国铁路建设中风沙最严重的铁路之一。

  格库铁路建成后,将成为继兰新铁路和哈额铁路之后的新疆第三条出疆铁路。通车后,从库尔勒到格尔木的时间将从过去的26小时缩短为12小时,比原先乘坐汽车缩短了14个小时,不仅进出疆物流将有很大改善,也将极大促进新疆与内地的交流,进一步完善中国内陆与中亚等地区的陆路运输通道。

  从2017年6月开始铺轨以来,李作为和同事们一直工作在一线,对这条线路的熟悉程度超越旁人,“伸头一看就知道跑到哪了。”

  冬天项目上休假,李作为会回河南老家探亲,但对他来说,项目上也早已是他的家了。

  盼着铁路建成后环游新疆的夫妻建设者

  铺轨基地里女工人不多,28岁的陕西姑娘赵燕是其中一个。娇小的身材,却能在钉联机总控室中独当一面,独自同时操作两台钉联机。

  记者观察半晌,钉联机和工人配合才能制作出成品钢轨。机床上一次会放置42根水泥灰枕,一根灰枕就要300多公斤,机床将它们排列好后,吊装上一根25米长的钢轨轨节。紧锢后成品轨排完成。按照长度来算,工人们一天最多能做出2.5公里长的轨排,相当于工人们一天要赶制出40排钢轨。

  赵燕的职责就是配合指挥,按照工序操作钉联机。两台机器同时操作,要高度注意配合,保证工人的安全。总控机上十多枚操作按钮,启动、升架子、落架子、走车、散板、收板。赵燕依次操作,动作熟练一气呵成。

  几十米外,赵燕的丈夫张皓也在忙着指挥测量轨距,他是一名安质员。2017年,夫妻俩一起从陕西宝鸡市来到这里,一对儿女留在老家由老人照顾。

  以前张皓在各地参与铁路建设,夫妻俩聚少离多。后来,张皓终于说动赵燕,一起来到库尔勒,成为一对夫妻同事。刚开始赵燕很不适应这里的干旱气候。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现在习惯了,回老家还想这里呢。”

建设中的格库铁路新疆段。中铁一局格库铁路新疆段PJS标项目经理部
建设中的格库铁路新疆段。中铁一局格库铁路新疆段PJS标项目经理部

  夫妻俩如今别的顾虑没有,就是想孩子,虽然每天晚上都跟家人孩子视频,但毕竟不能时常陪伴。赵燕一休假就赶回老家陪孩子。其大女儿今年7岁,小儿子4岁。赵燕盘算着,如果女儿这学期期末考试成绩不错,就把她接来,看看爸爸妈妈工作奋斗的地方。

  下工后,夫妻俩站在一起说话,张皓皮肤黝黑,赵燕却很白皙。赵燕爱漂亮,和丈夫说话间,还不忘掏出镜子照照。

  “我们虽然在后方,但每个人都很关注铁路铺设的情况。”赵燕说,“听说到女儿国站了,大家都议论女儿国什么样呀?到楼兰了,楼兰又是啥地方?毕竟我们参与了,花了心血。”赵燕盼着铁路早点通车,到那时,她打算和丈夫带上家人,坐上火车体验一下。“不仅要坐格库线,还要环游新疆!”

  野生动物相伴 筑路工人与狼和谐相处

  刘晓锋可能是铺轨基地中干过工种最多的人,如今他是一名领工员,负责基地的轨排生产、装卸、钉联、押运、前方焊接板供应等,他对建设项目的体会也更深。

  刘晓锋今年36岁,但参与铁路建设已经15年了,他在新疆参与了数条铁路的建设。“相比之下,格库铁路距离远,运输难度大。”比他资格经验更老的PJS标项目经理黄克军赞同他的说法:“我觉得,格库铁路可能比我参与过的青藏线还艰苦。”

  对刘晓锋来说,新疆的高温和严寒让他尤其难忘。夏季,地表气温在40℃左右时,站在钢轨旁能看到钢轨在冒热气,一摸非常烫手。桥梁架设时,焊工要焊焊接板,电焊已经达到60℃~70℃,工人们又穿着厚重防护,眼看着汗珠往桥墩子底下砸;到了冬季,最寒冷时气温降到零下30℃,工作又是另一种难。

  刘晓锋所说的桥梁,其中之一是台特玛湖特大桥。作为格库铁路新疆段的控制性咽喉工程,该桥关系整个格库铁路建设的进度,大桥全长24.5公里,穿越塔里木河自然保护区和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是整个线路上的最长大桥。

  记者了解到,库格铁路全线共设车站20处,特大桥21座,隧道16座,其中最长隧道为阿尔金山隧道,全长13195米。阿尔金山段海拔最高处达3500米。

  刘晓锋在前方参与铺设过钢轨,“一天班上下来,时常满头满脸沙子,尤其到了盐碱地,吹得满脸都是白色。”到了高原,人又变得行动无法利索。“不管怎么样,大家都是咬牙坚持。”

  除了恶劣的气候环境,工人们施工时常常要和野生动物相伴。在修建阿尔金山段时,一匹野狼时常出现,在这段无人区,只有野狼和工人相伴。野狼白天就卧在工区附近的山坡上晒太阳,或是静静地看着大家忙碌;太阳落山,它会从山坡上下来,转到工区生活区的后门,有时,它还会在晚上溜进生活区,到生活区小食堂的过道里转悠。

建设中的格库铁路新疆段。中铁一局格库铁路新疆段PJS标项目经理部
建设中的格库铁路新疆段。中铁一局格库铁路新疆段PJS标项目经理部

  时间长了,工人们偶尔路过野狼身处山坡时,有人会远远地给野狼打个招呼:“兄弟,舒服呀!”

  各种极具考验的环境中,工人们日夜奋战,铁路一段一段顺利推进。如今,格库铁路的修建已经推进到了阿尔金山的高海拔地区,还剩150公里左右,就能全线贯通。

  届时,这条货运和客运功能兼备的铁路线,将为新疆和内地人民带来更多便利和好处。正是这些基层筑路人,让这一切成为可能。(完)

【编辑:李泊静】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