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武汉留守记:不知他是否看到我口罩下的笑容

武汉留守记:不知他是否看到我口罩下的笑容

2020年01月27日 23:03 来源:中新网微信公众号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1月27日,正月初三,封城第五天。

  午饭后,在小区里随便走了走。一位大叔迎面走来,双耳挂着口罩,看到我后立马戴好,严阵以待。因为出门前再三检查过口罩是否佩戴正确,我倒是不慌不忙地笑了笑,只是不知在口罩的遮掩下,大叔有否看到这个笑容。

  路过小区的儿童玩耍区,明明知道不会有什么人,还是下意识望了望,果然是意料之中的冷清。可能是工作时间的原因,亦或是自己性格的原因,平日也和左邻右里没什么交集,最多也就是上班的时候正好在电梯口碰到会彼此微笑。

  

以往春节充满欢声笑语的小区儿童乐园,现在空无一人。

  现在看着那一扇扇如以往一样紧闭的大门,我反而多了几分好奇,这里面的人也和我们一样,仍身在武汉么?偶尔在客厅听到走道外的动静,也会多几分猜测:他们是刚刚遛完弯还是做完补给呢,抑或,这一瞬即逝的声音只是自己的错觉?

  网络上的消息仍然满天飞,有振奋人心的,比如武汉火神山医院的建设进度,比如医疗人员和医疗物资的支援进度,比如病毒的研究进展,据说有好几种药物都会投入使用。

  关于各种医疗系统流出的小道消息也在减少,倒是有个截图被各个聊天群疯传。说,有医护人员的群都一片淡定,有理科生的群都忙着科普,有文科生的群都忙着各种谣言。哑然失笑的同时不由得感叹,之前是作为武汉人,现在是作为文科生,又莫名背了一次锅。但是我想这个段子其实也说明了,不懂才会有谣言。

  

小区垃圾箱专设了废弃口罩丢弃点。

  糟糕的消息也有,比如日渐增加的确诊和死亡人数。对我们而言,这只是一个个数字,而事实上每一个数字后面都是一个家庭或者一个群体的悲伤。这些数字背后有着自己怎么样的故事,作为一个围城里的普通人,不是不想知道,而是不敢知道,不忍知道。

  还有大量从武汉返乡的人员信息被泄露的事情,从朋友圈看到,有的在家自觉自动接受隔离的人员甚至开始受到信息骚扰,言辞之恶毒令人侧目。想起前一天湖北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春运前后有500万人流出武汉,这500万人是否安好呢,身体和心态?

  不由得又想起另外两则温度完全不同的新闻,一是上海杨浦专门开辟酒店给武汉过去的人居住统一管理,二是日本政府不公布确诊者国籍,只写“居住在武汉市的旅客”,在被记者质问时说:“国籍与疫情二次扩散无关,要尊重患者。”也许未感同身受的我说这些有些矫情,但是,隐私和生命一样,都应该是被尊重的。

  冷风拂过,又不由得咳嗽起来。每年冬天都会犯的老毛病,以前我还跟朋友调笑说,有的东西跟自己久了,会变得亲切,即使是咳嗽这种疾病。现在想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不懂事真的无关乎年龄啊。现在最需要的是一杯热腾腾的姜茶吧。小区门口进来一辆自行车,保安大叔又拿出了体温计。而我,也打算上楼回家了。

  作者:杨梅

  

【编辑:周驰】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