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武汉留守记:在家佛系的我,不出门不添乱

武汉留守记:在家佛系的我,不出门不添乱

2020年01月29日 08:06 来源:中新网微信公众号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1月20日,女儿的英语补习倒数第二次课,想想再坚持一天我就可以睡懒觉了,心里就特别美。我俩细细筹划了后面几天怎么过,比如去扫荡下珞珈创意城,或者去奥特莱斯过过眼瘾,再不济在光谷来个慵懒的下午茶……还有好友带着女儿在下午5点左右出发去台湾了,我还可以在线欣赏台湾新年风光。

  一切都是那么的措手不及。

  21日一大早,微信群、微博、朋友圈里各种消息刷爆了。我们的娱乐活动被我妹妹及时警告并制止了,但还是心大,我并没想到要去储备点什么。在家翻了个遍,我才找出5个日常口罩。因为还没有采购过年物资,憋了一天半的我们在22号下午去附近的悦活里采购蔬果。超市里人还比较多,大概是像我们一样来办年货的。大家都带着口罩,次序井然,只是少了一分热闹。

  22号晚上,我想应该买点口罩了,可发现哪里都断货。果断放弃,在家佛系。

  1月21日早上9点,我们公司上海总部成立预防工作组,指定防控负责人,要求每日汇报员工健康状况。并建议没休假的同事在家办公。

  1月22日上午10点多,我收到了日本同事的问候邮件。我们3年前在法国总部第一次见面,之后再也没有联系过。突然收到她的关心,我很感动。中午12点左右,另外几个日本、台湾的同事纷纷微信发来消息,问我们的情况。

日本同事的问候邮件

  还有很多消失几年的朋友,突然从微信里蹦出来,问我是否缺什么。他们来自深圳、上海、石家庄、张家港、连云港、南宁等,虽然不能邮寄什么,但我觉得心里很安定。

  23日早上10点“封城”,我打开手机发现更是炸开了锅,一部分人凌晨4点逃离武汉。那些没有来得及回家的人呢?我只是想了一下,但发现自己无能为力。

  我认识的一个美发小哥哥在做了所有尝试后,被留在了武汉。据他说,他们一群人都没走掉,因为年前做头发的人多,忙不过来。年轻的他们也从没打算在武汉过年。结果被留下的他们每天就是泡面、炒饭、速冻饺子过日子。

美发小哥的年饭截图

  确诊病例在不断增加,我都不认识。唯一知道的是妹妹的同事:父亲已经确诊,胃出血;他和母亲疑似病例,但还得奔波于各大医院为父亲求医。妹妹和同事们为他家捐款2万余元,他的哥哥和同学给他送了生活物品以解燃眉之急。

  还有更多素不相识的人需要救助,所以各省的医疗队来了,最匮乏的医疗资源就要解决了。

  这些天武汉一直阴雨。从封城,到封路,原本应是热闹的大年冷清到难以想象,小区里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静,静得像刮过一阵疾风。以前每晚都能听到一些狗吠,这几天也没有了,难道他们也如此知趣?

宁静的小区

  我们小区有个跑步群,有大约230人。以前只讨论跑步相关内容,这些天群里每天讨论生活的七零八碎,群主是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跑量惊人,他说的最多的话是相信政府;这个事会让我们每个人成长。

  是啊,武汉人甚至湖北人都在遭受一场劫难,我们不是一个人。群里的在海外的同学朋友都已经开始援助我们了,国内的更迅速。作为一个普通人,我能做的就是管好自己和自家人,不出门不添乱,希望疫情尽早得到控制。

  过年,也过关。

  作者:黄丹

  

【编辑:周驰】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