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他们是践行南丁格尔誓言的男护士

他们是践行南丁格尔誓言的男护士

2020年02月14日 17:46 来源:现代快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现代快报讯古有花木兰代父从军,今有 " 男丁格尔 " 一线抗疫!新冠肺炎疫情严峻,华夏大地紧急动员,掀起一场全员抗击疫情的阻击战。而在抗疫一线,在大家已经耳熟能详的武汉金银潭医院、武汉同济医院、武汉客厅方舱医院等战疫一线,除了一大批出色的女护士在艰辛付出之外,还活跃着一批男护士的身影。他们比女护士要更加强壮有力,同时又细心、耐心、爱心兼具。他们在各个医院已经成为病人护理,尤其是重症病人护理的顶梁柱。他们战斗力满满,是名副其实的 " 战神 ",同时他们又是爱心满满的暖男。

  他们是践行南丁格尔誓言的男护士

  欧飞宇是湖南省第一批援湖北医疗队队员、株洲市中心医院院前急救中心男护士,在新冠肺炎疫情重灾区之一黄冈参与重症病人救治。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称自己也害怕被感染。

  " 如果对担心的评估是 0-10 分,你的担心有几分?""6-7 分吧。"

  " 睡得好吗?现在每天睡着几小时?"" 有时候好,有时候要 2-3 点才能睡着。"

  在初到黄冈支援医护一线工作时,医疗资源相当紧张。他每天大概要护理 20 多个病人,大多都是高烧、咳嗽、乏力等症状,也有重症病人。

  记者问他如何应对随时有可能的危险。他回答:" 首先我们把防护做到无懈可击,上岗之前我把防护操作练习到没有瑕疵。睡前一杯奶,医院给我们配备了维生素 C 片,注射胸腺肽提高抵抗力。尽可能保证睡眠。下班回来热水洗浴半小时,把鼻子耳朵等都清洗干净。然后我知道自己年轻。"

  记者问他,那个不恐惧的 3-4 分是什么?" 他说," 我的个人防护做得很规范,还有就是我自己没有后顾之忧,就算感染了,我家里离得远,我爸爸有哥哥照顾,我一个人可以应付,不会传染给其他人。"

  欧飞宇的父亲每天会来电话问他的情况。欧飞宇说,父亲跟遇到的每一个朋友和熟人都讲,他的儿子支援湖北去了。他觉得很夸张。他还认为自己没有这么好。" 之前,在 5.12 宣誓的时候没有太多感觉,现在再读南丁格尔誓言,职业自豪感和价值感就体会得非常真切。"

  南丁格尔是护士的代名词,南丁格尔誓言是每一名护士都要宣读的,代表着对护士职业的忠诚和操守。疫情当前举国动员,全国各地援助湖北医疗的顶尖团队主要任务之一就是抢救重症病人,降低死亡率。有人把这次屡屡露面的重症监护室男护士称为 " 男丁格尔 ",是非常准确的。

  他们是 " 板寸天团 ",也是暖男

  南京中大医院是东南大学附属医院,中大医院副院长、重症医学专家黄英姿已经在最近一批江苏支援黄石医疗队中出征,而在此前,她就为本院提前出征的男护天团——顾德玉、郑智宙、高伟、邓猛四人剃了板寸。这四人也被叫作 " 板寸天团 "。

  2 月 2 日出征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他们一同被分配在了重症监护室。在我们眼中,每天都在更新的重型、危重型患者人数,在他们的眼中,就是实实在在的担子。2 月 6 日,这四人一同向第三批江苏省支援湖北医疗队临时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看得出,他们在前线已经倾力付出,一线锻炼了他们的意志。但同时,他们也都是家人所关心、牵挂的人。邓猛,老大哥,省级重症专科护士,女儿 7 岁。郑智宙,最小,女儿才两个多月。高伟,儿子 16 个月大。

  记者搜索了很多关于抗疫男护士的报道,出征的不光有 80 后还有很多 90 后,有家庭有孩子是很常见的。他们很暖。

  柏文喜是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首批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工作在 ICU 科护理平台。到达武汉后,他和关宝兴、赵雪文等几位男护士主动承担了近乎所有的后勤保障工作,只为了让女队员们能够节约体能全力应对疫情。

  " 男生要有男生的担当 ",在繁忙的抗疫战斗之余,柏文喜挤出时间在他的 " 战地日记 " 中写下这句话。

  " 援助医院要为咱们提供一批工作鞋你统计一下。"" 我这边有个急活但我现在要去查房走不开。" 类似的请求数不胜数,柏文喜默默应下,为同事们分担工作减轻负担。搬运分发省里、院里配给的物资,统计各种物资需求,购置物资,再分发物资,再将剩余物资入库 ……这些工作成了男护士们的工作日常。

  这样的担当,谁会不爱?

  " 记者见到他时,已经连续工作了近十个小时。摘下医用手套和口罩,他的双手已被汗水泡得肿胀发白,额头和两颊则是深深的勒痕印迹。" 这是另一篇报道中记者的描述。30 岁的窦登辉是十堰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国际呼吸治疗师。1 月 23 日下午两点,作为十堰首批奔赴武汉支援的医护人员,窦登辉与另外两名同事一起驰援武汉金银潭医院,共同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

  窦登辉说,只有自己亲身经历才知道,其他医护人员配备的尿不湿在他那完全用不上,因为本来就喝得少的水,几乎都通过汗液排出来了。在密不透风的防护服中,几乎全身都泡在汗水里,贴身工作装完全湿透,一拧一把水。

  接近 14 个小时的工作后,窦登辉睡了足足一天才缓过劲。而此时,远在房县的叶小玉还在忙碌当中。叶小玉是他的妻子,请命出征前,叶小玉还在生病,她无条件支持了丈夫。而病体初愈的她又承担起了社区防控的工作。

  暖男的背后,是温暖的家庭。

  他们的眼泪因病人康复出院而流

  1997 年出生的范锦哲是厦门市儿童医院急诊科护士。2 月 4 日,他出发前往武汉,目前在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参与救治工作。

  2 月 10 日深夜 11 时,一位 35 岁的患者给管床护士范锦哲和医护人员们写下长诗《神秘容颜》,并发在微信朋友圈:"…… 最危险的疫区有你的出现 / 指引我们走出了黑暗 / 时光也许带走你神秘的容颜 / 但我永远记得你那双可爱的眼。"

  患者还在朋友圈里写道:" 感谢来自全国各地的白衣天使拯救大武汉!穿上厚厚的防护服,每天 8 小时,不能吃不能喝更不能上厕所,常人难以承受,何况是你们这些可爱的 90 后。你们是最可爱的人,照片留下你们神秘容颜,愿你们一生平安!"

  董福勇是武汉市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护士,是一位呼吸治疗师。1 月 13 日,他被紧急调到医院后湖院区,这个院区是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诊疗定点医院。

  在后湖院区监护室工作了 20 多天,这个 28 岁的小伙子,从没有跟家人或同事提过苦与累。

  一些病人经过治疗,康复出院了。每每这时,董福勇打心底里为他们高兴。正月初三那天,一名 60 岁的女士出院,董福勇小心地将她从病床抱到轮椅上,再推出隔离区,送至等候在外的家属身边。

  " 她一把拉住了我,紧紧握住我的手。" 董福勇还记得她当时的话," 幸好有你们,把我们救回来了。你们一个个全副武装,只能看到两只眼睛,我都不知道救命恩人们长什么样 ……"

  董福勇哭了,他说这是欣慰的泪水," 我们做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

  这次抗击新冠肺炎,数万医护逆行,冲向抗击疫情的生死线。这也被看成是中国男护士的一次集体亮相。平时,他们在重症监护室、手术室;而如今,他们 " 战斗 " 在最危险的隔离病房。层层防护之下,病人们记住的只能是他们的背影,还有他们的眼神。

  眼睛不会撒谎。他们和病人的眼神相遇,流露出的是甘心、爱和坚定。

  据南京中大医院方面介绍,男护士从 2007 年开始走入该院护理团队大家庭,1568 名护士中如今已有 57 名男护士,主要分散在重症医学科、手术室、急诊中心等部门,因其体力和反应较快等优势,已开始 " 挑大梁 "。

  殷非,也是南京市第一医院的一名男护士,目前正在在湖北抗疫一线。他是家中独子,报名时也紧张,但是他说:" 我还年轻,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我必须担起这个责任,因为有那么多同胞需要救助。" 难怪,在贴吧里,有很多女同胞们在对抗疫男护士们集体高调喊话," 等你平安归来,我娶你!"

  现代快报 +/ZAKER 南京记者 孙玉春 陈彦琳 梅书华(综合 中国新闻网 中国青年报 厦门网 " 株洲市第一医院微讯 " 楚天都市报)

【编辑:黄钰涵】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