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专访庞星火:与病毒“交手”37年 见证疾病防控愈发从容

专访庞星火:与病毒“交手”37年 见证疾病防控愈发从容

2020年07月27日 07:12 来源:新京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新京报讯(记者 戴轩)7月23日下午4点,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走进北京市新冠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大厅,开讲第108回“星火故事会”——她希望这是最后一回了。

  在疾控战线上工作了37年,庞星火没有料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走红。在她心中,战疫英雄是每一个配合与践行防疫举措的北京市民。7月24日,庞星火接受新京报专访,讲述了北京在三轮疫情中的应对思路与收获。

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谈新冠

  秋冬季部署已启动 监测流感样病例同时进行新冠筛查

  新京报:北京第二次“二降三”了,最近工作有没有轻松一点?

  庞星火:因为没有新增病例,所以与新冠疫情相关的应急工作显著减少,不过其他工作没有停止。

  一方面,新冠肺炎仍然是防控重点,随着大家生活恢复正常,流动性增加,疾控的压力其实在增加,因为传播风险增高了,一旦发生病例,路径会更加复杂,我们的弦绷得更紧了。另一方面,其他工作也在重启,毕竟新冠只是传染病的一种,夏季还是诺如等肠道传染病的高发季,秋冬将至,我们也要为流感做准备,提前部署疫苗接种,还要考虑到万一新冠和流感共同来袭,如何应对届时的挑战等。

  新京报:秋冬流感高发季快到了,有专家担心新冠可能卷土重来,怎么应对可能的挑战?

  庞星火:我们已经开始做方案了。针对流感,我们要确定今年疫苗接种的方案和策略,定了就开始招标,同时加强对人和病原的监测。

  今年由于新冠疫情,对病例的监测会不一样,流感和新冠肺炎都是呼吸道疾病,患者都可能出现发热、咽痛、咳嗽等症状,冠状病毒也容易在秋冬季传播,针对这些特点,我们在对流感样病例进行监测的同时,也会纳入新冠病毒的核酸检测,同时考虑这两种可能性。我们也会加大科普宣传的力度,让大家提前绷紧这根弦。

  新京报:检测能力跟得上吗?

  庞星火:这回新发地聚集性疫情后,北京迅速提升了检测能力,到现在,每天检测量还能达到5万,各个医院也在不断申报开展核酸检测。我们会持续保持这样的检测水平,也会持续提供应检尽检和愿检尽检的服务。

  新京报:你怎么评价北京这半年多的疫情应对?

  庞星火:我们很努力,也做到了最短时间控制疫情,尤其是这一轮新发地事件,很快锁定了“震中”,发病数量、时间都在预判内,可以说圆满完成了任务,没给北京丢人。当然,这是整个北京的成功,不光是疾控的功劳,各部门的积极参与,市民的高度配合,哪一个都少不了,我觉得更应该给所有北京市民点个赞。

  新京报:北京前后经历了三波疫情,都有哪些不同,积累了哪些经验?

  庞星火:传染来源不一样,我们应对的侧重点也不一样。最初的一波疫情主要来源于武汉,这是我们头一次和新冠短兵相接,建立了一系列应对的机制和模式。第二次是境外输入,要求我们把好入境的关口,比较难的是集中入境的那一拨人,给转运和救治带来了很大压力,为此启用了第一入境点和小汤山医院,如果未来降落航班增加,我们可以制定更完善的方案。第三次是新发地聚集性疫情,这是一起突如其来的聚集性疫情,而且是那么大体量的农贸市场,辐射范围不敢想象,最短时间找出传染来源、确定不同风险级别的人员采取不同的管控方式,这是这次收获的经验。

  很少有其他城市像北京这样经历这么多轮疫情,每一轮情况还不一样。我们也从中积累很多经验,一次比一次从容,老百姓的防控意识也提升了,对政府的信心也在增加。

  新京报:有没有收获一些疾病防控的新思路?

  庞星火:精准防控还有文章可做。最近一次疫情中,我们从高到低,划分了不同的风险和管控级别,比如新发地牛羊肉交易大厅是最核心的第一风险,新发地从业人员是第二层,来市场购物的人是第三层,曾经到访过的是第四层。分别要求他们集中隔离、封闭管理、居家观察,没有一刀切。

  风险地区的划定,也从区细化到街道,减少波及范围,尽最大努力不影响城市居民的生产生活。未来,根据评估情况,可能会细化到一个小区、甚至一个楼门,尽量将管控范围再缩小,我们会逐步寻求这样的工作模式,平衡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降低对人们正常生活的影响。

  新京报:有专家说,不要指望病例“零增长”,只要可控就行。你怎么看北京的疫情防控形势、挑战有哪些?

  庞星火:我一直说,我们的目标是尽量保持零增长,但零增长不代表零风险,其他省份、其他国家,还有疫情发生,北京也经历过56天没有新增病例后卷土重来的情况。北京新发地疫情已经找到感染来源,可以说完全控制住了,但没有到完全放开的地步。

  复工复产就意味着疫情传播风险加大,因为人群聚集增多,接触的机会增大。我们不敢放松,要睁大眼睛去监测和发现。

  居民也应该有这个意识,清楚生活中的风险点,比如聚会时要确保参与成员是健康的,保持安全距离、戴口罩,触碰了公共物品及环境后不要胡乱触碰眼睛和嘴巴,发热了就别去上班,及早就医等。都有这样的意识,疾病传播的风险就更小一些。

截至7月23日,庞星火已经参加了108场北京疫情防控发布会。摄影/新京报记者 李凯祥
截至7月23日,庞星火已经参加了108场北京疫情防控发布会。摄影/新京报记者 李凯祥

  谈发布

  参加108场发布会 希望公众能听进“碎碎念”

  新京报:你现在红了,有人说你是“星火故事会”会长,有人称呼你“经历了百场发布会的女人”,你知道吗?

  庞星火:我知道,现在出去停车,还有不认识的市民跟我打招呼,说庞主任注意身体。

  新京报:当时为何决定主要由你来承担新闻发布的任务?

  庞星火:我主要分管传染病防控工作,所有新冠疫情相关信息,会首先汇总在我这里。往年,我也会参加所里传染病相关信息的发布,从分管业务来说是比较合适的。

  新京报:北京的疫情防控发布会已经开到160场了,你参加了多少场?

  庞星火:同事数了一下,我去了108场。一开始完全没想过持续这么长。

  新京报:参加这么多场发布会,你的状态有什么变化?

  庞星火:变化还是挺大的。其实我不太适应摄像头,“长枪短炮”架在面前,我会紧张,现在也习惯了。

  这几个月,我也在不断学习和调整,以前觉得自己的专业就是疾控,不是主持人,不会太在意发音、语速这些细节。但上了发布会,我代表了疾控的形象,所以哪怕非常忙碌和疲惫,也会尽量注意一下仪容和状态,把手头的发布稿预习一遍,不认识的字查一查发音,发布的时候保证吐字清楚等。有时也会有些口误,不过网友们很宽容,还挺让我感动的。

  新京报:作为专家,你可能更多关注专业和实操的问题,对参加发布会是什么看法,会不会觉得占用了太多精力?

  庞星火:在这个特殊时期,让信息在专业机构和普通大众间保持流畅透明,是非常重要的。疫情来了,每个人都会有焦虑甚至恐慌的情绪,迫切想要知道自己到底身处一个什么环境,因此网上一直有各种民间消息,但这些消息真假莫辨,只会让公众更加不安。

  我去参加发布会,一方面是向公众传达真实信息,希望大家不要轻信传言;另一方面,也希望能给大家一些防控的指引。

  疫情来了,疾控冲在前面,但光靠疾控远远不够,每个人都是防控的一分子,有自己要遵守的规则和承担的责任。戴口罩、勤洗手、少聚集,这些听起来简单,每个人都会说,但在生活中一丝不苟地执行,很难。我借助一些有代表性的故事,反复强调这些要点,就是希望能让更多人记住并且践行这些。我觉得,借助发布会这一形式,提升公众的健康素养,和流调、检测、筛查等专业工作同样重要。

  谈职业

  “误入”公共卫生领域 这份工作的价值无可取代

  新京报:你当年为什么选择从事公共卫生行业?

  庞星火:本来想当医生,阴差阳错进了这一行,结果就这么干了大半辈子。

  新京报:很多人说公卫是苦行业,累,待遇也一般,你怎么看这份工作,想过转行吗?

  庞星火:从来没想过转行,这已经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好像生下来就是干这个的。我是一个很外向的人,适合做和人有关的工作,干疾控,符合我的天性。我也认可这个职业的价值,就像你说的,这确实不是一个能致富的工作,但它能给很多人带来健康,这份价值是无可取代的。

  疾控中心提出一个好的建议,一旦被采纳,可以影响到成千上万的人。举个例子,肺炎是一种严重影响老年人健康的疾病,我们一直在力推老年人肺炎疫苗接种,前年终于落地了,北京的老人可以免费打肺炎疫苗,我特别高兴。流感,大家觉得是常见病,但在高危群体中,流感能造成一系列严重问题,给个人和家庭带来重创,接种流感疫苗,可以让很多人免受这种痛苦。2008年到现在,北京都在给老人和在校中小学生免费接种。这些惠民政策的提出与实施也是疾控工作的一部分。

  新京报:新冠疫情是你从业以来经历过最严重的公共卫生事件吗?

  庞星火:是的,当年SARS也没有波及这么大范围、持续这么长时间。有一些措施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比如武汉“封城”。新冠一来,所有人都见识到了传染病的威力,会死人、会让社会经济运行停摆,其影响不亚于战争。

  新京报:SARS时你也在一线,当时情况怎么样?

  庞星火:当时有一种天要塌了的感觉。从来没见过那么空的北京城,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从疾控中心去当时的北京市政府,十分钟就能到。我们每天回家特别晚,路上没人,我害怕,就想着谁要来劫我,我就说我是干SARS的。

  有一回,我们去北京饭店,给即将访问我国的一位国外领导人准备房间,偌大的酒店,一个住客都没有,黑漆漆的,那景象太可怕了。我当时在卫生局指挥部,每天接到医院的电话、患者的求助,初期病人特别多,住不进院,老有死亡病例,心理压力很大。整个城市像是停摆了,北京人上哪儿也受歧视。

  这次新冠来势汹汹,比SARS严重多了,但我不觉得无助。一方面是在疾控干了这么多年,经历过风浪了;另一方面,几十年来政府对公共卫生越来越重视,建立了成熟的应对体系,让我心里更有底了。

  新京报:具体什么让你心里更有底了?

  庞星火:应对模式越来越完善、有序、科学。而且是在政府主导下,各部门配合,全社会参与。可以说虽然挑战一直存在,但我们越来越自如。

  人类的科技进步,在与传染病的对抗中也起到了巨大作用。这些年来,检测方法更多了,检测速度也加快。新冠病毒的基因全序列,很快就能拿到,然后很多部门一起攻关病毒检测方法与试剂研制,这些都是后期精准防控的基础,SARS时的技术条件和能力是远不如现在的。

  新京报:你从业的这37年里,整个社会在公共卫生方面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庞星火:传染病规模有了非常明显的下降,几乎让人忘记了疾控中心的存在,好多人听到疾控,还以为是接种疫苗的。不过疾控的工作就是这样,防控得越好、存在感越低,这就是我们干这行的初衷。

  谈病毒

  病毒是人类的老对手 来了就面对,不必害怕

  新京报:新冠会不会从此与人类共存,就像流感那样?

  庞星火:我们在密切关注中。新冠毕竟刚出现没多久,未来是像SARS那样彻底消失,还是像甲流那样变成季节性的流行病,现在不好下结论。

  新京报:从黑死病、西班牙大流感,到SARS、H7N9、新冠,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似乎一直没能摆脱病毒的阴影。作为公共卫生专家,你怎么看?

  庞星火:我们生活的地球有非常复杂的环境。人要吃喝拉撒,就不能不与外界交流,经济发展后,交流的范围更大,外界有着各种各样的病原体,病毒是其中之一,我们不可能不接触,也不可能不受伤害。

  病毒是很强大的。会有老的病毒死灰复燃、新的病毒不断出现,你觉得已经很熟悉的老对手,也会不停地变异,流感就是这样,新冠同样如此,这是世界生物体复杂的一面,这种挑战长期、复杂、充满不确定性,但人类就是在这样不断与外界各种因素抗争中生存下来的。

  人类的文明史,就是一部与病毒的抗争史,我们有时战胜,有时必须与对方共存,在这个过程中,人类有了药物、疫苗、新的检测手段、更好的健康素养,武器越来越多,对抗病毒的能力也会越来越强大。

  新京报:你们是离病毒最近的一群人,别人要躲开,你们得迎上,害怕吗?

  庞星火:恐惧的根源是不自信,觉得自己弱小、能力不足。我们作为专业人员,不能怕,怕了还怎么对付它?病毒来了就面对,想办法控制,突发的疫情,我们已经应对很多了,我们有信心,而且经过一次次的战斗,从中不断提升能力、积累经验,也就越来越有信心。

  新京报记者 戴轩 摄影记者 王嘉宁

【编辑:李玉素】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