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张玉环欲申请国赔约458万:拿钱也买不回我的9778天

张玉环欲申请国赔约458万:拿钱也买不回我的9778天

2020年08月08日 04:33 来源:华西都市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江西张玉环案再审宣判无罪”追踪
   张玉环欲申请国家赔偿约458万“拿钱也买不回我的9778天”

  8月4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原审被告人张玉环故意杀人再审一案进行公开宣判,撤销原审裁判,宣告张玉环无罪。
  “张玉环杀人案”近27年后再审改判无罪,引发网友广泛关注和热议。
  目前,江西高院等多家单位向张玉环道歉。他表示接受道歉,但近27的痛苦和折磨不是一句道歉就能解决的问题。“搞得我妻离子散、一无所有。我要求司法机关追究‘刑讯逼供’人员的刑事责任。”
  张玉环表示,希望通过申请国家赔偿弥补以前的遗憾,不过这个想法还没有启动行动,“拿钱也买不回我的9778天。”
  申请国家赔偿后续如何开展?张玉环现在的状态怎么样?6日晚,记者采访了张玉环的哥哥张民强及代理律师尚满庆。

  1张玉环代理律师:肯定要申请国家赔偿

  张玉环代理律师尚满庆表示,张玉环相当于重新踏入社会,这两天在家处理一系列事情,还没有具体开展申请赔偿事宜。赔偿的具体数字要根据他提出的时间,也取决于启动的时间,目前张玉环还未提出赔偿申请,所以还没办法确定。
据尚满庆介绍,目前张玉环还在办理身份证,之后还有一系列其他手续,比如上养老保险等。“他们家人的态度还是很坚决的,肯定要申请赔偿,要追责。”

  2律师:可申请约458万元赔偿金

  关于张玉环的后续赔偿问题,记者采访了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律师介绍,公开报道显示1993年10月27日起,张玉环开始失去自由,2020年8月4日江西高院判令张玉环无罪,共计9778天。
依据《国家赔偿法》等相关规定,他可以主张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若张玉环身体受到伤害,还可以主张生命健康赔偿金。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职工年平均工资为346.75元/天,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可主张3390521.50元(346.75元/天×9778天)。
精神损害抚慰金一般不超过人身自由赔偿金、生命健康赔偿金总 额 的 百 分 之 三 十 五 即1186682.53元。这样计算的话,张玉环基本可以主张4577204.03元赔偿金。

  3前妻宋小女:为了老公、孩子拼了命也不怕

  张玉环与前妻宋小女1988年结婚,婚后有两个儿子。为了生计和两个儿子的未来,21年前,宋小女决定改嫁,与张玉环签订了离婚协议。
在张玉环离开家乡的20多年里,一切都改变了,但前妻宋小女对他的支持从未动摇。前不久,张玉环收到了宋小女给他买的新手机,帮他适应生活,这让他感觉“好像回到了从前,夫妻在一起时的场景了”。
而宋小女谈到自己这些年为张玉环的付出,坚定地说道:“一个女人,为了孩子,为了老公,可以拼了命,我不怕。”

  4张玉环代理律师:二人还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

  现在张玉环回来了,很多网友关心前妻宋小女会如何选择。张玉环说,“宋小女还是要回福建的,她嫁了人了。”
关于张玉环和宋小女的关系,张玉环的代理律师尚满庆说,他们其实还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但张玉环的性格应该不会强行挽留。因为当初宋小女离开他不是因为跟张玉环感情破裂,而是没办法独自带两个小孩。

  5张玉环哥哥:张玉环目前精神状态尚好

  张玉环的哥哥张民强表示,张玉环与社会脱节太久,离开时家里还都是骑自行车,连手机也没有。
据张民强介绍,张玉环对电子产品还不如两三岁的小孩。“昨天他刚开始学习使用手机,发视频时我好心痛。他不知道怎么用,他放在耳朵边上听,我让他放在手上,他就看着,好像看动画片一样的,我看着好心疼。我本来想走开,他就抓我的手不让我走。我看着他就想到我两岁的孙女,她跟爸爸视频都很畅通,张玉环连两岁的小孩都不如。”

  张玉环艰难适应社会:像一个新生儿 需要一点点教

  8月6日早晨6点不到,张玉环就起床了。他在家里摸索着牙刷、牙膏、毛巾等日用品的摆放位置,儿子张保刚耐心地告诉他,但一转头,父亲好像又忘了。张玉环说,可能是刚回家事情太多,抑或是在“里面”太久,出来记性变差了。
他拿一小块硬纸板,一笔一画地用圆珠笔记下儿媳和孙子孙女的名字,一遍记不住,他又抄了一遍,放在床边上的箱子上。
张玉环回家前,两个儿子保仁和保刚就商量好了,要给父亲买一部智能手机,方便他跟远方的孙子孙女视频。回家的第一天,张玉环在儿子的指导下学会了打电话,保刚把家里所有亲人的电话都提前存在了手机通讯录里:民强、小凡、小女、保仁……
南昌的8月,酷暑难当,老宅没有空调,保刚让父亲吹电扇乘凉,张玉环盯着电扇,好奇地问:“这个扇子怎么还能摇头的?”
近27年的牢狱之灾,锐利得像一把刀,把张玉环和现代社会割裂,他的思维仿佛仍停留在出事前的1993年。他对张保刚说,出来最要紧的事是解决住房问题,他预备花两三万元在老宅的地基上盖一栋新房子。张保刚无奈地笑了,“爸爸呀,现在农村随便盖栋房子也要几十万了哦。”
“啊,要几十万啊?”张玉环吃惊地看着儿子,好像听到了天文数字。
张保刚说,父亲刚出来,就像一个新生儿,需要一点点教他,“等他知道现在种地不挣钱了,他就会转变想法的。”他和哥哥计划,用一年的时间轮流“陪护”父亲,直到他适应出来后的生活。

  法院解释改判三大理由

  当张玉环于2017年8月22日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刑事申诉书后,2019年3月1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决定,并于2020年7月9日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再审过程中,张玉环及其辩护律师提出,张玉环有罪供述系刑讯逼供所致、在案物证均无法与被害人或犯罪事实相关联、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原审在保障被告人辩护权等方面违反法定诉讼程序,影响公正审判等。
  江西省高院在再审判决中认为,原审认定张玉环作案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按照“疑罪从无”的原则,不能认定张玉环有罪。江西省高院列举了改判张玉环无罪的理由:
  其一,作为作案工具的麻袋和麻绳,经查与本案或张玉环缺乏关联;原审认定被害人将张玉环手背抓伤所依据的人体损伤检验证明,仅能证明伤痕手抓可形成,不具有排他性;
  其二,原审认定的第一作案现场,公安机关在现场勘查中没有发现、提取到任何与案件相关的痕迹物证;
  其三,张玉环的两次有罪供述在杀人地点、作案工具、作案过程等方面存在明显矛盾,真实性存疑,依法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审判长田甘霖表示,本案除张玉环有罪供述外,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张玉环实施了犯罪行为,间接证据亦不能形成完整锁链。
  综合新华社、澎湃新闻

【编辑:刘羡】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