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校舍是租来的老师是短聘的……这所民办职校的困与乱

校舍是租来的老师是短聘的……这所民办职校的困与乱

2020年09月29日 08:56 来源:半月谈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校舍是租来的,老师是短聘的,学生是哄来的:这所民办职校的困与乱

  当小陈满怀憧憬地进入西北某民办职业学院,却发现校舍是租来的,学生是哄来的,老师三天两头换,实习收费也远高于实习单位要价……“上学成了上当”,是该学院不少学生的共同感受。而这并非个案,它折射出民办职业教育普遍面临的生存之困和发展之乱。

租来的教室条件简陋 魏靖宇 摄
租来的教室条件简陋 魏靖宇 摄

  1

  租两层楼办大学,宿舍竟不能充电

  西北某职业学院是一所民办大专学校。走进校园,笔直的大道两旁植被茂密,树丛中的假山和喷泉将学校装点得诗情画意。

  “两年前我沿着这条大道走进学校,对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充满期待。后来我才知道,这条大道、我们上课的教室、住的宿舍,甚至整片校园都不是我们学校的。”该校大三学生小陈说,“无论如何我都想不到会在租来的学校里念书。”

  该校一位老师说:“民办院校租校舍很普遍,我们这个校园里有4所民办院校,3所都是租人家的校舍。”据了解,学校租了近2000张床位,每租40张床位送1间办公室、50张床位送1间教室。

  租来的教室位于一栋办公楼的中间两层,教室内条件简陋,有的教室没有电教设备。该校学生小许说:“教室都是抽签分配的,有的班级运气不好,分到的教室没有电教设备,上课用PPT就要和别的班借,我们班的教室每周都要借出去两三次。”

教室的插线板上插满了学生的充电宝 王靖 摄
教室的插线板上插满了学生的充电宝 王靖 摄

  每间教室的讲台旁边都放着一排插线板,上面插满了充电宝。据学生介绍,学校封禁了宿舍内的插电孔,他们只能将充电宝在教室充满电后带回宿舍用。“有时候教室里充电的地方满了,要么排队,要么去超市花钱充。”由于宿舍没插电孔、没网,这里的大学生几乎没人用电脑。小许说,学校说宿舍不能充电是为了防火安全,但是如此管理未免太过“简单粗暴”。

  对于学生的抱怨,校方“委屈”地表示,除了保障安全用电,还由于租来的宿舍本来就不能充电,他们无权更改电路。“租人家的房子,自主权不在我们这。”该学院的院长说。

  租房办学使学校的老师、同学都有不安全感,“保不准啥时候就要搬了”。对于出租方的各种要求,他们也只能照单全收。“之前合同上写的礼堂共用,但现在每次使用要交500至1000元的租金。”院长说,能有啥办法呢,不交钱就不给用。去年操场改扩建,变成封闭式的了,以后用操场可能也要收钱。

  常年租用校舍也使办学条件难以提升。作为职业类院校,按国家规定,实践教学的学时应占总学时的50%以上,然而这所学院很多专业没有实训基地。院长说,他们多次向上级教育部门申请实训基地的建设项目,都没有获批。“上级教育部门说,你们学校都是租的,投资建了实训基地,哪天你们搬走了咋办。”

  2

  一门课一学期换好几个老师

  “这个月李老师,下个月陈老师,一门课一学期换好几个老师。”一位学生说,该职业学院的教师稳定性很差,一门课换多个任课老师的情况并不少见。

  院长介绍,很多老师到民办院校教书都是抱着“过渡一下”的想法,一边教书一边找工作,找到更好的工作立刻就辞职。民办院校考虑到办学成本,与普通教职工的合同多是一年一签,根据教职工的考核情况续签合同。有些教师一年合同到期后就辞职,还有些不等合同到期就走人了。

  《高等职业学校设置标准(暂行)》规定,高等职业学校内须配备专兼职结合的教师队伍,具有大学本科以上学历的专任教师一般不能少于70人。然而半月谈记者发现,这所民办职业学院一共有教职工60余人,其中专任教师只有30多人,远低于国家的要求。

  为了解决缺教师的问题,该民办职业学院去年招聘了两名大学毕业生。为了尽快补缺,两人在没有考取教师资格证的情况下就直接上了讲台。一年过去了,其中一人在入职几个月后考上了研究生,直接辞职走人,另一人还在一边考教师资格证,一边教书。

  遇到教师突然辞职,学校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代课老师,就会安排非该专业、甚至非教学岗的教师临时顶上。有一次,该校护理系的护理实操课临时缺教师,没有教师资格证、也没从事过护理教学的班主任当起了代课老师。“班主任连护理铺床都不会,却在给我们上护理课。”该专业同学说,她当班主任之前就是个超市工作人员。

  为了弥补师资上的短缺,这所职业学院外聘了100多名教师。但外聘老师解决不了教师稳定性差的问题。该校财务处的一位工作人员说,外聘教师的讲课费分讲师、副教授、教授三档,有的讲师想要副教授级的讲课费,不多给点说不来就不来了。

  3

  中间商“赚差价”,上学咋成了上当

  大学本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可该校大三学生小娟却觉得,她的大学充满遗憾。2018年,看着招生手册上优美的校园环境,小娟和家人以为找到了心驰神往的大学。可来到这所民办职业学院上学后,小娟发现自己“被骗了”——不仅学校是个“空壳子”,校园管理“很奇葩”,还从学生身上“薅羊毛”。

  小娟说,学校的一花一草全是租的,没有一砖一瓦属于自己的学校,连招生手册上的假山喷泉都是拍别人学校的。“大学里的条件甚至连所像样的高中都不如。”

  让学生们头疼的还有被学校“揩油”。今年7月,学校组织小娟等221名护理系学生到多所医院实习。学校代医院向学生们收取了2100元至3200元不等的实习费。多位学生告诉半月谈记者,半夜班主任突然挨个寝室打电话催交实习费,说不交钱就不能去实习,有些同学只能凌晨给父母打电话要钱。第二天,有的家长向一家实习医院打听后发现,医院只要1500元的实习费,学校总计多收了10万余元。

  由于实习收费不透明,该民办职业学院受到当地教育主管部门的处罚,10万余元悉数退回。但院长感觉很委屈:“民办职业学院都是这样收实习费的,有的学校至今连教育部门发文要求退的疫情期间宿舍费都没退,我们学校已经算好的了。”

  聊起大学,这所学校的两位女学生表示,自己来这所学校上当了。而受邀来此工作两年的院长也表示有种上当的感觉:“我之前是公办学校的,头一次来民办学校工作,没想到是这么大一个烂摊子,真是不想干了。”

  多名教育工作者表示,民办学校的发展之痛,有自身能力不足造成的“无可奈何”,也有监督管理不到位造成的“有恃无恐”,亟须国家予以规范与扶持。

  来源:《半月谈》2020年第18期

  半月谈记者:魏婧宇 王靖

【编辑:李玉素】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