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开民宿这五年 我成了“洱海环保民间PR”

开民宿这五年 我成了“洱海环保民间PR”

2020年09月30日 09:17 来源:中国青年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开民宿这五年 我成了“洱海环保民间PR”

  2015年,因为心里的家乡情结深厚,我辞去了媒体工作,回到千里之外的家乡——云南大理双廊。那时候村里家家户户建房,我和父母也盖了新房。正值大理开民宿的高峰时期,回到老家的我,除了继续为一些媒体撰稿外,自然成了一个洱海边民宿业的参与者。

  完全没想到的是,开民宿没多久,就碰上了持续至今的洱海治理行动。此前在媒体工作时,我就很关注环保议题,又是生长于斯的大理人,自然将洱海环境保护事宜当成自己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经营民宿这5年,有心和无意之间,我也与其他客栈老板一道,用自己的方式为洱海环保作了一点点贡献。

  环洱海的乡村早年环保基础设施较差,这是我们需要承认的一段历史。到了2015年、2016年左右,政府开始系统地在村庄里每一个角落铺设排污管道。2016年年底出现了一个暖冬,气温高了,导致洱海一些水域出现了蓝藻,“抢救洱海”成了所有人的共识。

  2017年,因为抢救性保护洱海,洱海边的客栈全部停业。恰巧在民宿关门期间,我的孩子出生了,作为新手“奶爸”,带娃成了自己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另外,虽然民宿不能开张,但我完全没闲着,平日里还多了一个全新身份——沟通者。

  关停客栈,是出于对洱海环保的考虑,有一些村民对政策无法理解,或者一些外来投资者会陷入不确定性的焦虑。在这种情况下,我自然被动地成了一个沟通者的角色。客栈民宿主之间经常交流聚会,我就在这种场合和当地人耐心沟通说明关停客栈、尽快推进环保工程的重要性;我也会和从外地来双廊投资、安家的人们聊天,让他们对在这里发展和生活保持充分的信心。我们客栈协会也会努力沟通协调,请政府和工程方尽量加快工程进度,让旅游业早日回归常态。

  自我评价一下,我做沟通者或许还是有一些优势的吧!毕竟之前从事媒体行业,在全国媒体圈也算是资源丰富者,我思考问题的方式和角度能相对更加客观、全面一些。慢慢地,身边的人都明白,洱海环湖截污工程完工,制约旅游业发展的污染问题将得到有效解决,由此环洱海地区才能真正实现长远发展。

  2018年秋天,双廊的民宿陆续恢复营业。历经环保风暴的客栈经营者的环保意识更强了,我们会在日常接待游客时,提供一些环保方面的小提示、小建议。比如劝住店客人节约用水——可别看坐拥这么大的洱海,其实大理是一个缺水的城市;把卫生间里常用的小罐洗护用品,换成可持续添加的大瓶装,劝诫客人避免产生过多塑料垃圾;减少客人一次性用品的消耗,很多民宿房间垃圾桶里,无纺布垃圾袋取代了一次性塑料袋……我们民宿经营者自身若树立起很强的环保意识,就一定能感染到客人,产生正向的影响。

  近年来,我感觉来双廊的游客素质都很高。他们选择入住白族古老乡村里的民宿,而非城市里的奢华星级酒店,说明他们在追求一种自然生态的生活方式。他们有环保意识,和我们这些民宿经营者互相配合,就能达成一种非常良性、持久、积极的效果。

  我有不少前同事在大企业里当PR(公关),我有时会开玩笑说:“我也是一个PR,我是洱海民间PR!民间的公关总监。”因为洱海民宿业一直都是全国乡村发展中很受关注的一块,又曾因2017年民宿的大规模停业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所以经常有媒体询问洱海保护的进展。我可以发挥自己的特长和知识储备,去成为一个讲述者。更确切地说,我把自己定位为一个民间的解释者。解释非常重要,它能够消除一些误解和偏见,以客观理性的视角看待大理在生态环保方面的现状和未来。

  大理是一个热门旅游城市,这么多客栈民宿,每天都在接纳天南海北的客人。在我看来,这片土地和山水,也是一个传播环保理念的关键“入口”。

  一转眼,到明年,我就35岁了。这或许是一个尴尬的年纪,我大概就会一直以现在这样一个相对独立的状态,感受大理日新月异的变化,见证参与环境保护的力量,与热爱这片土地的人一起努力,让家乡越来越美。

  赵一海(创业者)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于晓】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