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数量激增、抢占车位……老年代步车正“野蛮生长”

数量激增、抢占车位……老年代步车正“野蛮生长”

2020年10月30日 14:57 来源:北京晚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天黑得越来越早,开车回家的刘闯(化名)驶入居住的中信新城鹿圈路2号院,瞪大眼睛在夜色中努力寻找着车位。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小区里开始有了老年代步车,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老年代步车开始抢占机动车车位。

  记者近日调查发现,数量激增的老年代步车带来了停车乱象。在小区里、在学校门口、在公园附近、在机动车停车位、在禁停区域,随处可见乱停的老年代步车。记者分别采访了交管部门、社区管理者和行业专家,得知因相关法规缺失,目前对老年代步车的管理还无法严格、到位。

  停车乱

  代步车挤占机动车位

  中信新城鹿圈路2号院坐落在亦庄开发区凉水河西板块,于2013年落成。整个小区无论是外部环境还是内部设施,都相对较新。“按理说,我们小区不应该存在停车难的问题。”刘闯说,小区地面车位不收费,住户登记车牌就可以停,地下车库400元钱一个月,“我数了数小区里的机动车,车位基本上应该是够停的,可就是乱停乱占的现象太多。”

  刘闯说的乱停乱占,主要指的就是老年代步车。记者上午在该小区里走访,粗略统计发现,同一时间停着的老年代步车至少有30辆左右。老年代步车太多又乱停,居民有意见,小区物业也想了办法——设置了专用车位。在小区3号楼附近,记者看到了“老年助力车停放区域”的标牌。有大约10辆老年代步车沿着路,停在这块区域。

  可是,这块区域的面积与小区老年代步车的保有量严重不对等。“那块地方根本不够,停不下的都挤机动车停车位上来了。”记者到小区物业管理处询问,这里的工作人员也只是摇摇头:“怎么办……全凭自觉呗。”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西城区建功南里小区。因为小区老年代步车数量众多、随意停放、影响出行,这里的居民早有意见。2019年12月,社区联系物业在小区里规划了专门车位,引导居民有序停车。时间过去还不到一年,记者在建功南里小区看到,4号、5号、6号楼之间设置的“非机动车、老年代步车、摩托车停放区域”内,已经停得满满当当。挤不进去的老年代步车只能见缝插针,挤占小区里的公共空间。

  建功南里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对此表示:“自觉的,就停在专门的区域里。不自觉的,也没辙。”

  不服管

  收费禁停贴条全无效

  从建功南里小区北门出来,是白纸坊西街辅路,这里有一排路侧停车位。已经覆盖了电子收费系统,机动车只要停靠,就会被计时收费。但是一辆老年代步车停靠在车位里,因为没有号牌,这辆车既占用了停车资源,还不用付费。

  沿着白纸坊西街一路向东,道路慢慢变窄,车位也越来越紧张。在陶然亭公园北门附近,这里可供机动车停车的空间非常有限,路侧大部分都是禁停区域。但是禁停标志对老年代步车无效,即便是紧靠着公交车站的地方,也有老年代步车停放。

  “这公园几个门都这样。”家住陶然亭公园附近的老张,早就发现了老年代步车的乱停问题,“东门、南门,也是停了好多老年代步车。现在小汽车都怕贴条,不敢乱停,可是这老年代步车好像没人管啊。”

  无视禁停标志的老年代步车,在鼓楼西大街也有。作为一个热门的改造街区,今年9月15日起,鼓楼西大街道路两侧全面禁止停放机动车,违停必罚。记者昨天傍晚在这里看到,高大的黄色隔离板把道路和人行道隔开,甚至连违停的条件都不再具备。但即便是这样,还是有老年代步车顶着隔离板停在路边。

  老城区停车乱,新城区也不例外。在亦庄开发区的西环南路,紧挨着亦庄新城滨河森林公园。这里有几个为公园而设置的停车场,其他位置对违停机动车处罚非常严格。记者在现场看到,有的机动车看起来是停在了停车场,但是因为车身没有严格停入车位,探到了停车场边缘,就被贴了条。不过,老年代步车依然在法网之外,停在禁停位置,也没被贴条。

  亦庄开发区交通大队工作人员表示,因为没有车牌,所以没法对老年代步车贴条,有时候需要派执法人员用拖车把车辆清走。不过,他明确表示——老年代步车既不能上路,也不能停在机动车停车位上。

  监管难

  低速电动车无法可依

  按照亦庄开发区交通大队工作人员的说法,对老年代步车的违规行为会扣车处理,但目前北京市没有明确的法规或文件给老年代步车定性。

  记者调查时发现,驾驶老年代步车的不全都是老人,老人大概占了驾驶者的七成,剩下的都是中青年。在学校周围,每到上学放学的时段,老年代步车就非常密集,这时候可以看到很多驾驶老年代步车的中青年家长。

  下午3时30分,快到放学的时间,西城区实验小学门前,接孩子的人群慢慢聚集。机动车禁止在学校门前停靠,但老年代步车不断在此停靠,接到孩子再开走。

  在学校东门对面的右安门内西街路口,老万停下老年代步车,拿出手机,玩一会游戏,等着女儿放学。看起来40岁左右的老万,从女儿一年级开始,就用老年代步车接送女儿上下学。今年女儿读六年级,这已经是他的第三辆老年代步车。“这车的寿命就两年,开坏了得换。”老万很感谢老年代步车带来的便利,“尤其马上冬天了,早上天没亮就上学,放学都天黑了,没个车孩子太苦了。”老万知道老年代步车不允许上路,但他6年来没遇到交警执法。

  在学校接孩子,老万把车停在了禁停位置,回到小区他就停在楼下。“我们是老小区,我就住二楼,车停单元门口。充电就从家里甩一根电线出来。”老万有驾照,他会尽量按照交规行驶,但行驶过程中,经常遭遇不懂交规的真正由老年人驾驶的老年代步车,“我知道现在这车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没办法,我是真的需要,你看这些家长,也都跟我一样。”记者跟老万聊天的5分钟时间,至少有10辆老年代步车在学校门前把孩子接走。

  汽车行业专家田辉告诉记者,老年代步车的正式名称应该是四轮低速电动车,目前,我国还没有这种电动车的国家标准。

  “众所周知,电动自行车的新国标是2018年出台的。但是四轮低速电动车没有国标。所以,目前对老年代步车的管理暂时无法可依。”田辉介绍,在老年代步车的生产大省山东和河南,有些地市会颁发一种地方性的牌照,“那种‘电××××’号牌就是”,这种车辆只能在当地行驶。而在北京,老年代步车无法按照机动车管理,因为没有机动车牌照。同时,这种四轮车也无法按照电动自行车或者摩托车标准管理。“有些驾驶者的出发点其实就是想钻无法可依的空子。随便开、随便停,不缴停车费、不怕罚单。这些车还普遍没有保险,当他们与行人发生碰撞时,行人理赔会遭遇麻烦。”

  本报记者 孙毅 文并摄

【编辑:房家梁】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