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吃药可控制胎儿性别?藏在互联网的“转胎药”

吃药可控制胎儿性别?藏在互联网的“转胎药”

2021年01月13日 07:54 来源:中国青年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转胎药”藏在互联网

  互联网上依然找得到“转胎药”的踪迹。近期,记者注意到,在多款备孕、育儿App里都有孕妇声称自己吃过“转胎药”。一位自称已有“两个女宝”的妈妈说,怀第三个孩子时,怕婆婆生气,硬着头皮喝了“转胎药”。有女性声称,因为想要男孩,所以在怀孕42天时吃下“转胎药”,可是最后生下的还是女孩。

  一些女性称吃下“转胎药”后后悔莫及,还有人反映遇到“婆婆让吃换胎药”的情况——有人拒绝服用,有人发现药被偷偷放在饭菜里。

  没人说得清这种声称“包生男孩”的药有多长时间历史。至少1700余年前的晋代古籍中,就有过相关记载。近些年,虽然许多医生曾拍过揭露“转胎药”骗局的短视频,媒体也曾多次报道各地孕妇吃“转胎药”生下畸形婴儿的案例。数十年来关于“生男神药”的辟谣与打击从未停止,但它也从未消失。在某备孕App上,有网民发起投票,其中依然有14%的人选择相信“转胎药”的功效。

  2021年1月8日,有媒体报道称,一位被婆婆催生,又遭遇丈夫出轨的28岁女子为“挽回失败的婚姻,想生个儿子”,于是在某电商平台买下声称无副作用、无用全额退款的“转胎药”。服药数月后,这名女子生下一名女孩,之后,她开始出现诸多不良反应,包括体毛越来越旺盛,经常肚子疼,绝经等,医生诊断她得了卵巢综合征。

  2012年,在河南驻马店,一个孩子因为母亲在怀孕时吃下转胎药,出生后“发育异常、性畸形”;2017年,在江苏连云港,一位4岁女孩“既有男性生殖器官,也有女性生殖器官”;2019年,在安徽淮安,一位15岁女孩被查出“无子宫且一侧卵巢缺失”。

  记者调查发现,这背后有一群藏匿于各省的“非法行医”者。那些卖“包生男孩”药的人,有人是算命的,有人在开乡村诊所,有的卖药人自己有5个女儿,也有人利用新生殖技术违法提供服务。他们存在于河南、山东、广西等省的村镇或城市里,那些“神药”通过快递,送到全国各地的孕妇那里。

  卖“转胎药”的人

  2021年1月,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一位姓周的女人告诉记者,她手里有“生男孩”的中药丸,已祖传五代,每年购买者逾千人。一位自称家住河南省邓州市,名叫李金锚的男人则告诉记者,他可以保证孕妇在“怀孕40天内换胎”。

  当记者假称妻子怀孕联系上李金锚时,他先“算了一卦”,半个小时后告诉记者:“百分之九十五是女孩!”

  他告诉记者,怀孕40天之内,胎儿的生殖器还没有成型,“可阴可阳”。他提供的秘方,可以让胎儿长出男孩的生殖器,“百分之百有效”。他手中的“转胎药”,由10多味中草药组成,有些药需要去山上采,总费用5000元。

  后来在电话里,李金锚说,他老家在湖北十堰,如今定居邓州市。大约30年前,为了躲“超生”,他逃到河南,遇见传他秘方、被他称为“神仙”的人。“神仙”2008年过世后,他开始卖“转胎药”。

  那些卖药者总把秘方的源头指向一个神秘的“师父”。另一位卖“转胎药”的男人,声称自己花了16万元从身在青岛的师父那里学了“科学生男生女法”。他发在微信朋友圈的广告名片上写着“收徒”。他叫李风传,生于1988年,山东费县人。

  他声称喝他手中的秘方中药,可以控制胎儿性别。按他的说法,女性怀孕后,只需将两味野生中药材熬制成汤,“喝一口就行”。生男孩的药和生女孩的药要价不同,男孩收费5万元,女孩收费1万元。他愿意签下赔偿协议,如果吃药后生下的不是男孩,赔偿100万元。

  “女孩儿是别人的,男孩儿是自己的。”李风传用夹杂着方言的普通话说。

  他告诉记者,2015年妻子再次怀孕,那是他们结婚的第三年,女儿3岁,他想要个男孩,曾在费县四处打听生男秘方。后来,在汽车站遇见卖此秘方的师傅。妻子喝下药后果真生了一个男孩。他开始四处兜售这种药。

  李风传声称,过去的5年间,他的药帮人生下3个男孩,1个女孩。那些来找到他的,有做装修的、卖烧鸡的、卖猪肉的,多是已经有两三个女孩。

  “精子和卵子在结合的一刹那,胎儿性别就决定了。”河南省妇幼保健医院妇产科主任王兴玲告诉记者,胎儿性别是不可能被改变的。但她常遇到问诊者提出选择胎儿性别的要求。最近她还接到一个熟人的电话,家里有两个女孩,特想要男孩,问能不能用点药。

  王兴玲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她遇到过一个女人,为了生男孩,差点儿给她下跪。

  那个女人自称因为没生出男孩,在家中没地位。“她在外边打工,自己挣钱,都不敢回家,回村里婆婆就拿着砖头撵她。”王兴玲说。那个女人告诉王兴玲,包括她上初中的女儿都说,“奶奶对你不好,爸爸打你,那你给他生个男孩不就没事了吗。”

  王兴玲心里难受,但她没办法,后来那个女人走了。医院配有心理咨询师,来疏导此类问诊者的心理障碍。

  但那些卖“包生男孩”药的人,却对生男孩无比自信。

  广西梧州的梁绍源为此专门建了名为“男宝珍藏”的网站,声称用他的祖传中药秘方,“男女年龄不超40岁有把握一次性成功怀男孩”。他告诉记者,已怀孕的人需要一只没被阉过的公鸡作药引子,费用为3800元。

  他的微信朋友圈里展示了2020年来自广西、上海、四川等近20个省份的购药者成功生下男孩的案例。他告诉记者,有差不多1000人在微信上买过他的药,多是80后、90后,“九成肯定是成功的(生了男孩)”,药材为“纯保健中药材”,但他无法解释药物原理。

  采访中,那些卖“包生男孩”药的人,有的表示自己的药没有副作用,有人会在记者疑惑时说“信你就吃,不信就算了”。

  贵州毕节一位49岁的女性告诉记者,原本她也不相信,但她的侄女连生3个姑娘,吃了换胎药后生的第四个小孩是儿子,孩子现在已经5岁了。她说,他们那儿的有些人就是躲起来都要生儿子。

  有女孩在网络上气愤地表示,长大后才知道,母亲怀她时吃过“转胎药”,好在如今身体并无大碍。

  多年来从未消失

  多数时候,“转胎药”进入公众视野,与“两性畸形”有关。

  按医生们的说法,市场上的“转胎药”大体可分两类,一类是使用雄激素,比如甲基睾丸素,另一部分是中草药或者偏方。无论哪类“转胎药”,对生男孩都不会有帮助,而对孕妇与胎儿会有危害。

  北京协和医院生殖医学中心创始人何方方教授从医40余年,遇到过1例吃“转胎药”导致的性别畸形。那大约是21年前,何方方在协和医院负责妇科内分泌病房,见到过一个蹲着小便的“男孩”。

  “‘他’的问题是不能像其他男孩一样站着小便。我们查了孩子染色体以后发现,孩子实际上是个女孩。”何方方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她所谓的‘阴茎’其实就是阴道口突出来的一点皮肤。”

  后来何方方得知,孩子父母是一对农村夫妇,他们在生过两个女孩后,想要个男孩,“(怀孕早期)吃了一种药,说是可以让女孩变成男孩,这种药实际上是甲基睾丸素”。孩子出生之后,“他们认为是男孩,就照着男孩去养,也是按男孩打扮的。”

  一篇发表于《中国医科大学学报》的论文曾汇总了1994年至2009年的342例女性假两性畸形的病例,病因以先天性肾上腺增生为主,但其中有33例(占9.65%)患者的母亲在怀孕期间服用了具有雄激素作用的药物,例如甲基睾丸素。

  此前有研究显示,孕妇在孕期服用具有雄激素作用的药物,有可能造成女性胎儿的男性化。也有孕妇服用“转胎药”后胎儿流产。即便是经过外阴整形手术,患者出院后,可能需要调整居住地、学校,以恢复社会性别,未来可能无法生育子女。

  1998年至2004年,安徽省淮南新华医院曾收治过9名“药物导致女性假两性畸形的病人”,她们“病情相似,住同一地区”,她们的母亲均服用了当地流传的“转胎药”,实为“甲基睾丸酮”。

  如今,多位妇产科、儿科医生向记者表示,最近几年没遇到过吃雄激素出生的婴儿,病人一般也不会主动透露是否服用过“转胎药”。过去的30多年从医生涯里,儿外科医生罗洪只遇到过两三例吃“转胎药”的。

  虽然他们都感觉重男轻女观念已有所改善,但还是有人向他们咨询生男孩或生女孩的办法。

  记者注意到,除了“转胎药”外,如今在一些网购平台有商品打着“备孕男孩”“生男孩的药”的旗号进行售卖。他们大多是碱性钙片,但是声称“可以提高生男孩几率”,原理是“Y精子在碱性体质中的存活率是最高的”。

  2021年1月10日,记者在某网购平台检索“碱孕宝”“生男孩的药”,出现不少售卖“碱性钙片”的店铺,有客服称,该产品可以“提高生男孩几率”“80%以上的几率”,但不能保证100%生男孩,也没有用于调理生女孩的药。

  90后的上海妈妈林夕(化名)试过类似的办法。她告诉记者,她第一胎生了一个男孩,第二胎想要女孩,于是在私立医院咨询过医生后,提前半年备孕,每天不仅吃药,还炖鸡、鸭、鱼,试图将身体调理成酸性体质,但最后失败了,又生了一个男孩,“不靠谱”。

  早在1971年,耶鲁大学医学院妇产科发表于国际期刊《生育与不育(Fertility and Sterility)》的论文就对“PH值(酸碱度)对人类X、Y精子运动的影响”进行了研究,结果表明,携带Y染色体的人类精子的运动,不受PH值的影响。

  但碱性钙片等碱性食品,被部分女性用来调理生男孩,其中孕前多吃热干面也被认为有助于生男孩。

  有媒体在2018年报道过,不少店铺在网购平台销售孕前调理生男孩的“碱孕宝”等产品,涉嫌虚假宣传,后来相关店铺均被撤下。但在该网购平台上至今仍存在销售“生男孩秘诀”的书籍。

  也有卖“转胎药”的人告诉记者,2018年网络平台打击过销售“偏方”“秘方”类店铺后,他们转移至社交平台销售。李风传起初在某短视频平台上发过他的名片,后来账号被封。他在费县县城四处贴过小广告,被城管抓过两次,罚了400块钱,就再没贴过。他现在主要在“朋友圈”做宣传。

  包生男孩的其他可能

  生男秘方是与重男轻女的性别观念一起流传至今的。

  在古代,为求男婴,人们会向神灵求子,或者寻找千奇百怪的民间秘方。

  晋代古籍《风土记》如是记载:“花曰宜男,妊妇佩之,必生男。又名萱草。”《本草经》中又称它为“歧女”。明朝嘉靖年间,曾有方士向皇帝敬献生子神丹。

  如今,这群非法行医者,从早期的游走于乡村城镇,到辗转潜藏到互联网中,甚至有人将生男秘方搬进乡村诊所或中医堂。

  一个声称拥有生男秘方的网站上写着,“闻气调理,无需内服”。广西人梁绍源所建的、名为“男宝珍藏”的网站,原本网站名称为:“美好的每一天”。

  在河南唐河,开中药堂的一个女人自称,她家的备孕产品部分流向医院。而她家祖传的生男孩药,被制成小黑丸,装在透明的密封袋里,快递至全国各地,还招收销售代理。

  在山东昌乐,一位姓周的女人告诉记者,她有祖传秘方,已经传了五代。自制的纯中药丸儿可孕前调理生男孩,“男孩能坐胎,女孩不坐胎”。她发来的视频里,棕色的生子丸用透明的塑料袋包着,她说几乎每天都有寄药丸的快递发出去。

  昌乐县卫生健康综合执法大队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此前他并未接收到相关举报。但他的一位同学,曾从外地老中医那儿买来孕前调理的药,“吃上也没管用,还是生了女孩”。他前些年只处理过一起外地人进入昌乐采血鉴定胎儿性别的案子。

  “如果收到举报,会按照打击‘非法行医’来处理,正规诊所售卖此类销售假冒伪劣药品,也是违法的,会没收非法行医所得,给予重罚。”该负责人说。河南省唐河县卫健委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般此类投诉由卫生监督所依法打击。

  在裁判文书网上,记者检索到2016年河南杞县一位乡村医生因卖“转胎药”被法院判处非法行医罪,拘役一个月,罚款5000元。

  “这些药能够大行其道,根本原因还是人们对于‘生男生女’有很大的社会需求。在农村重男轻女,有人会觉得只有男孩才能继承财产。”陕西省山阳县卫生健康局副局长、中医妇产科副主任医师徐毓才告诉记者,他并未接触过吃“转胎药”的病例,但身边有人吃孕前调理的药。

  徐毓才表示,售卖所谓“转胎药”、调理生男生女的药物,属于非法行医,无论是否具有行医资质,都是违法行为。如果有投诉,卫健委会联合工商、公安、药监部门进行查处。但多年以来他并未接触到类似的案子或者投诉。

  “像这种东西,很少有公开宣传,都是私下在搞。”徐毓才说。

  为了生男孩,三代试管婴儿技术也正在被利用。

  记者联系到一家名头为“国际生殖助孕中心”的公司,该公司声称在广州或重庆提供面向全国的三代试管婴儿代孕服务,包生男孩,费用为60万元,有公立医院医生参与其中。

  “三代试管婴儿是可以选择性别的,但咱们国家是严格禁止(性别选择)的。”王兴玲告诉记者,不得不作选择的情况,是男方或女方有遗传病,要剔除有遗传病基因的胚胎,获得一个正常胚胎。

  基于此技术的性别选择,多存在于地下市场。

  王兴玲在河南省妇幼保健医院里,经常会在卫生间、病人候诊区看到“包生男孩”“试管代孕”的广告,有时候出现在电梯里,或者用刀刻在墙上。“我们卫生员天天清理,防不胜防。他到我们这儿宣传,就是想把我们的不孕症病人抢走。”

  她曾经遇到一个被“包生男孩”的广告骗去的病人。王兴玲告诉记者,那位病人起初自称是在省内某一家医院做的试管婴儿。但这位病人怀的是三胞胎。“现在各个省最多都是移植两个胚胎,不可能移植三个胚胎。”王兴玲感到疑惑,向该医院求证不存在此病例后,再次询问病人,病人才告诉她实情。

  那位病人原本在省内一家医院做产检,正式做试管婴儿前,被一位承诺“试管婴儿包生男孩”的骗去。但孕后病人因为卵巢受到过度刺激,不得不到医院进行减胎。“那时候病人要求就降低了,已经不管是男孩女孩,怀健康的孩子就行。”王兴玲说。

  在一份民事判决书里,贵州省金沙县一对夫妻因通过试管婴儿生男孩失败,将助孕公司告上法庭。

  那对夫妇婚前双方各有一个女儿,婚后想要一个男孩。2018年原告夫妇与被告签订“二代试管标准协议”,约定被告为原告做试管婴儿,生男孩的成功率为80%,费用共计11万元。

  然而2019年5月10日,原告妻子生下双胞胎女婴。原告夫妇认为被告违约,此事闹上法庭,要求被告返还支付款项,并做出赔偿。

  审理此案的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认为,原被告的行为违法,违背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伦理原则,违背社会公序良俗,双方订立涉案协议应属无效。原告的主张并未得到法院的支持,被告另行依法处理。

  夫妇二人不仅生男孩的愿望落空,还因超生被当地政府罚款12万余元。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李强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01月13日 07 版

【编辑:黄钰涵】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