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现实版樊胜美”冲上热搜 人们在愤怒什么?

“现实版樊胜美”冲上热搜 人们在愤怒什么?

2021年01月28日 10:14 来源:成都商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这件事之所以备受关注,在于节目以及洛洛生前微博中透露出的疑似父母对洛洛的索取,也在于洛洛父母对公司的索赔,还在于栏目调解过程中表现出的一味求“和”。

  近日,现实版樊胜美、洛洛、杭州和事佬同时冲上微博热搜榜,这三个话题指向同一件事:一个年轻女孩之死。

  在一档叫《杭州和事佬》的节目中,呈现的故事是这样描述的:1996年出生的女孩洛洛在杭州工作三年,疑因遭受家里长期索取,心理压力很大。2019年10月,洛洛心情不好,前往钱塘江散心,遇到涨潮意外去世。事后公司对家属补偿了6万元,但几天后其父母索赔三十多万。

  这件事之所以备受关注,在于节目以及洛洛生前微博中透露出的疑似父母对洛洛的索取,也在于洛洛父母对公司的索赔,还在于栏目调解过程中表现出的一味求“和”。

  如一些网友指出,调解现场可以看到,洛洛母亲化着精致的妆容,洛洛父亲以女儿说自己很忙加班、聊天聊得很少为理由,言语间透露了一些漫不经心。面对洛洛公司老总“要钱给儿子买房”“知道女儿想自杀,为何不带她回去”的质问,以及洛洛朋友举例“她可能只有七千块,她爸爸问她要一万块,她只有七千,她爸爸就说都给我吧”等陈述,家人们没有直接回应,更偏重于洛洛的工作压力,要求公司按照工资标准给予一定比例的“赔偿”。

  一个年轻生命意外离世,本是个悲剧,却在节目中成为了交战的筹码,家人的聚焦点,更多是公司赔偿金额的多少,这未免让观者心寒。

  其实,洛洛之死距今已经一年多,赔偿问题很久没达成一致。调解现场,栏目组、公司、警方曾多次提及洛洛父母到公司闹,最终不得已以节目调解的方式解决问题。这看似解决了矛盾,洛洛父母不闹了,公司也可以开展正常工作了,但表面的和谐之下,却暗流涌动。就像公司老总在接受调解期间说,“我现在很不和谐”。

  这种不和谐,也已经转移到网友身上,不少人纷纷表达愤怒。这种愤怒,一是来源于女孩疑似承受的“樊胜美式”的压力,二是其父母亲人在索赔过程中表现出的、对女儿生命的某种不在意。这样的愤怒也转移到了节目本身,作为化解矛盾的一个途径,调解节目花了不少心思,费了很大精力,进行着艰难的调解,但最后的结果在观众看来似乎却是“无辜者退让、贪婪者向前”。

  根据各方对前因后果的交代,洛洛是在非工作时间意外去世,从法律上看公司无需承担责任。企业本着道义给予6万元慰问金,这是对生命的怜惜,也是对不幸家庭的同情。而从节目看,其父母却以索取回应善心,以金钱“定价”生命,或许就像洛洛曾发表在微博的一句话,“我倒宁愿花钱买断亲情,从此两不相欠”。在这样的背景下,调解一味求“和”,反而可能会本末倒置,失去基本的价值判断。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黄秋荻

【编辑:姜雨薇】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