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哨所班长一句“想你” 藏族阿妈抹起了眼泪

哨所班长一句“想你” 藏族阿妈抹起了眼泪

2021年07月29日 17:41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哨所班长一句“想你”藏族阿妈抹起了眼泪
    图为3位藏族阿妈达吉(左)、次仁曲珍(中)、普赤(右)在仁青岗村接受记者采访。 杨程晨 摄

  (重走天路看变迁)哨所班长一句“想你” 藏族阿妈抹起了眼泪

  中新网日喀则7月29日电 题:哨所班长一句“想你” 藏族阿妈抹起了眼泪

  中新网记者 杨程晨

  从上世纪80年代起,西藏日喀则亚东县下亚东乡仁青岗村的3位藏族阿妈次仁曲珍、达吉、普赤,接续为雪山峭壁上的詹娘舍哨所官兵运送生活物资。

  “每位官兵都是我们的儿子。”走了近40年的天路,见证了年逾花甲的阿妈和雪域哨所官兵的亲情。

  一条崎岖小道从海拔2800米的仁青岗村蜿蜒穿越原始森林区、乱石峭壁区,通向4700米的雪域哨所詹娘舍。哨所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大雪封山期长达八九个月,年均气温在零下20摄氏度左右。到了冬季,官兵们便只能吃干菜、罐头,30余公里路途,阿妈背着数十斤蔬菜凌晨出发,待回到家已是晚上九点。

  近日,中新网记者在达吉家采访3位阿妈时,哨所的两任班长分别与她们视频通话。

  “阿妈,你们最近身体都还好吧?”哨所现任班长刘杰飞问道。

  “好呢好呢。你们呢?要保重好身体,等阿妈上来看你们。”

  “阿妈,前段时间休假了,过年之后就没见过你们。很想念你们啊。”

  “是啊,6月底我们上去过,你不在。”次仁曲珍对手机屏幕讲着话,右手抹起了眼泪。

  “早年也有其他村民和我们一起送菜,但很难坚持下来。”次仁曲珍对记者说,“现在哨所通了路、通了水,条件比以前改善了不少。过去他们的艰难,你们可能无法想象。每次上去看他们,我们都心疼。”

  除詹娘舍哨所外,3位藏族阿妈还同时轮流为则里拉、卓拉、多仁、乃堆拉、东嘎拉等哨所送菜80多吨,往返里程约7万公里。普赤说,她们还会带着孩子去哨所,帮着官兵把脏衣服背下来,待洗干净再送回去。“我们的普通话是跟解放军学的;他们有交往对象,有时候也会来征求我们的意见。”

  不一会儿,1997到2001年在哨所当兵的龙克勇也和阿妈接通了视频电话。退伍后的一段时间,龙班长与阿妈靠书信联系,直至2012年在北京录电视节目重逢。2019年,已在湖北恩施工作的龙克勇专程来亚东看望阿妈。

  过去,一封从家乡发来哨所的信,往往少则一个月、多则半年才能收到。于是战士们把阿妈的地址告诉亲朋好友,阿妈又成了哨所官兵的“邮差”。近40年,她们共为哨所官兵收发邮件超过50000余件。

  一阵寒暄过后,龙班长向记者回忆往昔。那时,悬崖上都是被凿出来的路,天气好时,阿妈每周都会上哨所;一旦气候恶劣,可能一个月才能上去一次。“相较于新鲜蔬菜、书信,对阿妈精神上的寄托来得更大。”

  达吉告诉记者,现在的詹娘舍哨所物资供给已经很充足,“我们不用再往上送菜了”。但3位阿妈仍会不定时包车上山,最近一次是“七一”前夕,她们计划建军节前后再去看望官兵“儿子们”。(完)

【编辑:朱延静】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