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乐清一农妇组织“经济互助会”骗财近亿元 ——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浙江乐清一农妇组织“经济互助会”骗财近亿元
2009年04月02日 09:44 来源:检察日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当投资人能够更多样地选择合法投资途径时,他们就能更自觉地抵制各种诱惑。

  浙江省乐清市区一农妇,凭借组织“经济互助会”这一骗人的老伎俩,在长达4年时间内非法集资9000余万元。至案发前,仍有44名受害人的8000万元无法归还。3月24日,陈美兰因涉嫌集资诈骗罪被温州市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

  身穿囚衣,坐在笔者面前的陈美兰,一点儿也不起眼儿,与普通的农家妇女没有任何两样。不是看着案卷,真的很难想象,她就是在浙江乐清集资近亿元的嫌疑人。面对我们的提问,陈美兰说:“一开始做这个,我就知道再也停不下来了。”陈美兰垂着眼睛说,从她的脸上,丝毫看不出能骗得近亿元集资款的狡诈。

  非法集资大案、要案时有发生,呈现出“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景象。非法集资者是如何让受害者心甘情愿地掏出腰包,沉浸在迅速致富的美丽谎言中的呢?

  放长线钓大鱼

  发达的工商业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与此同时,大量的民间闲散资金也亟待寻求出口,于是早期的民间借贷慢慢演变为各种名目繁多的“会”。随着全球性金融危机的蔓延,民间融资再一次被推到风口浪尖。越来越多的闲散资金与资金链断裂的企业开始以非法途径对接。非法集资以“经济互助会”、“呈会”、“排会”等伪装形式,再一次伺机出动。

  以前参加过“呈会”的陈美兰认为“东山再起的日子到了”。她和几名农村妇女一起办起了“经济互助会”,高息回报的诱饵很快就吸引了多人参与。

  “我们给出的月利息基本上是7%,比银行利息高多了,也比一般放高利贷的中介机构高。”陈美兰说,她一般会选择比较有闲钱又没文化的妇女入会,因为她们不懂法律知识又容易被“高回报”诱惑。

  由于是会主,所以早期聚拢的资金由陈美兰支配。她把资金通过高利贷方式贷给他人,从中获取暴利。因为动作得当,早期入会的会员都尝到了分红的甜头,陈美兰也获得了会员的信赖。

  “要吸收到更多的资金,放长线钓大鱼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陈美兰说,“刚入会的,我都保证给他们足够的分红,定期发放,让她们放心。这样一来,她们就会把更多的钱放到会里,然后又充当活广告,吸引更多的人入会。”

  然而,天上掉馅饼的美事没能持续更久,它很快变成了天上掉铁饼的惨剧。陈美兰的“经济互助会”逐渐变成筹资手段,最后成了投机诈骗者的聚会,很多人的血汗钱被骗得精光。

  拆东墙补西墙

  2006年以后,为了吸储更多资金,陈美兰“经济互助会”的利息回报率和入会人数一样,逐渐攀高。“雪球”越滚越大,经营中虽有盈利,但远不能支付集资款本金和高额利息。无奈之下,“只能是拿后入会会员的钱去补前期会员的利息,然后再吸引更多的人入会,补后入会会员的利息。”陈美兰说。

  为了吸引更多的人加入,陈美兰虚构了“经营房地产”、“办公司”等项目,以高额回报蛊惑人心。受害人李女士就是这样掉进陈美兰精心编织的陷阱里的。

  李女士从商多年,手头有大量的闲散资金寻求投资。2008年年初,陈美兰以投资房地产为由,通过“互助会”会员介绍,向李女士借款100万元,并许以2分的高利。在了解了陈美兰的“经济互助会”的“口碑”后,李女士慷慨地拿出100万元借给陈美兰。“我也担心那么多钱会不安全,就故意在3天后向陈美兰索要借款。没想到,陈美兰原封不动地把100万元还回来了,6万元的利息一分不差。”李女士说,正是陈美兰的这一爽快举动,让她放心了,又慷慨地借给陈450万元。不料,这回借出去的钱,却犹如肉包子打狗,至东窗事发时,仍有300万元没有收回。

  受害者赵女士告诉笔者,当初她也是看准了陈美兰“经济互助会”的口碑,贪图高收益,才投入150万元资金,至案发仍有120万元没有追回。

  “投资房地产和开公司都是虚的名头,借来的钱其实是用来返还其他外债和会员的利息。要撑住‘经济互助会’的门面,我才能借得到钱。”为了还债以及继续维持“经济互助会”,陈美兰打着会主的名号向他人高息借款用于“经济互助会”周转。“我当时就想,必须弄到更多的钱才能补上这个窟窿。”陈美兰对记者说。

  “拆东墙,补西墙”的缓兵之计,使“经济互助会”表面上光鲜亮丽,但实际上,它已经是一个空壳。果不其然,2007年,陈美兰的“经济互助会”因资金无法周转濒临倒闭。

  埋下定时炸弹

  据乐清处置非法金融活动办公室负责人透露,当时,温州市卷入“抬会”活动的有20万人,“抬会”会款达11.85亿元。

  “像陈美兰这样从事非法集资的人,还大有人在。”浙江省乐清市处置非法金融活动办公室负责人透露,截至目前,乐清市非法集资额达37亿元。由于形式越来越多样化,迷惑性越来越强,非法集资披着“大钱生小钱”的光鲜外衣大肆圈钱,再加上参与者的不配合,给取缔整治工作带来了相当大的难度。

  据温州市检察院经办检察官介绍,与乐清市的很多“抬会”组织一样,陈美兰的“经济互助会”既没有完善的财务规章制度,也没有出纳和会计。资金运转仅靠白条、会单和流水账。这种纯由个人信用保证、运作缺乏法律保护和规范的方式,如同埋下的定时炸弹,一旦到了快速成长和资金供求失衡的时候,注定会土崩瓦解。

  陈美兰的“经济互助会”也不能幸免。她以“投资房地产和开公司”的名义借来的巨款,其实都是用来返还其他外债和会员的利息,发展到后来,陈美兰已经完全无法控制“经济互助会”的局势。“经济互助会”每次向会员借钱都许以高利息,且所借外债均没有增值,所以欠的债越滚越多。

  2008年年底,“好口碑”的“经济互助会”终于崩盘。“后来,每天晚上我都睡不着,巨额的债务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但是已经停不下来了。”陈美兰无奈地叹了口气,游离的眼神中透出一丝不安。

  “虽然将要面临法律的惩处,但我却感觉真正地放松了。”陈美兰说。

  尽管心里早已没了底,但陈美兰老掉牙的骗人把戏却仍能一次次得手。原因很简单,乐清市处置非法金融活动办公室负责人说:“暴富的心理使部分受害人失去理智,甘冒风险参与到非法金融活动中,甚至为非法集资者充当保护伞,抵制有关部门的查处。”

  曾在处置非法金融活动办公室工作过的王正涛告诉笔者,参加非法集资的人法律意识都比较淡薄,不愿如实报案。

  据介绍,有一次,处置非法金融活动办公室排查出一起涉嫌非法集资的大案,光非法集资嫌疑人就有18人。“但这一信息公布后,主动前来登记的债权人只有100多人,与我们掌握的债权人数相差很远。”

  乐清市检察院办公室副主任余恭云曾对非法集资做过大量的调查研究。他认为,虽然出现了小额贷款公司,但由于资金来源的限制,仍有大量的民间资金无法通过法律途径阳光化,这给非法集资以可乘之机。

  温州市检察院的检察官提醒投资者,需增强理性投资意识,认清非法集资的本质和危害。

【编辑:王赛特
    ----- 社会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