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内网络赌场疯狂 60秒可完成"跨国赌局"(图) (2)——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境内网络赌场疯狂 60秒可完成"跨国赌局"(图) (2)
2009年04月02日 13:19 来源:大河网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境内网络赌场也疯狂

  与被骗出境的人不同,张涛(化名)是在国内赌博输了钱,但与那些人一样,张涛现在也失去了人身自由。

  3月21日,记者接到了张涛的电话,他说自己是登封人,因赌博已输了200多万元,轿车、房子均已抵押给了赌场,现在还欠赌场20多万,天天被追债。“简直是生不如死,我身边还有6个朋友处境跟我差不多,全是因为赌博……”

  此后几天,每至夜深人静时,张涛总会换不同的手机号拨通记者的电话,但记者始终无法主动与他取得联系,因为再打他的电话,不是占线就是无人接听。

  3月27日,记者在登封市区一洗浴中心见到了张涛,他苦笑着说,只有这一会儿,赌场派来追债的人才不会贴身跟着。

  今年44岁的张涛在登封市郊开了一家小工厂,“每年挣个几十万松松的”。靠着这个小工厂,他在市区购置了两套房子,还买了一辆别克轿车。

  2008年11月下旬,一天下午,张涛的一个朋友约他到另一个朋友家中“玩”。此前,张涛也打牌,但只是打打麻将之类,“赌的都是一块两块,不大”。但这一次,张涛见到的却是一台电脑,旁边摆着一张只有在电视里才见过的赌桌,转台、筹码一应俱全,而电脑画面中的场景更为热闹,有押钱的,有出码的,也是赌场。

  张涛很快就在朋友的指点下摸清了门道,他身上带的3000多元现金转眼就变成了1.8万元,兴奋不已的张涛从此再没心思操持工厂,开始专业赌博。

  很快,登封市区15家大大小小的赌场都留下了张涛的足迹,而这些赌场的老板都与他成为熟人,时不时会通电话,告诉他当天在哪里设有赌局,有时在家里,有时在宾馆。

  60秒完成“跨国赌局”

  通过张涛的介绍,记者认识了在登封开赌场有一段时间的王忠(化名)。3月28日下午3点,记者在张涛的一个朋友的带领下到王忠家中去“玩”。

  这是一套三居室的大房子,位于登封市区一繁华街道上的家属院内。敲了半天房门,却并不见动静,张涛的朋友只得拨通王忠的手机,并再三说明带的是个新朋友,也是来玩的。

  打开房门,王忠客气地向记者解释:“现在上面查得严,一般生人都不让进。”

  穿过客厅,走进一个房间,里面已经有4个人围在一台电脑前议论着,看见王忠进来,都不耐烦地嚷嚷:“到点了,开吧!”

  “先别急,你总得等想玩的人都到吧?来,你要多少码?”王忠一边说一边忙着从抽屉里往外掏筹码,这些花花绿绿类似骨牌的筹码上写满了数字。

  “这是一百的,这是五百的,还有一千的,等你押的庄赢钱了,就按筹码找老板兑现。”见记者不懂,一个刚买了筹码的赌徒解释道。

  打开电脑,输入网址和密码,电脑画面很快就切入缅甸一家名为新东方的赌厅,通过视频,记者看到赌厅内人头攒动。

  按照买筹码人的意愿,王忠不断地用电话与庄家联系着:“我们在24厅,你让接线公司派接线员赶紧过去,我这边卖了4.3万元的码。”

  “好了,搁吧!”伴随着王忠的一声招呼,几名赌徒纷纷把手中的筹码摆放在电脑前边的一张赌桌上,这是一张会转的赌桌,上面同样标满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号码。

  短短60秒后,输赢已见分晓,赢钱的赌徒兴高采烈地拿着筹码等着换钱,而输钱的赌徒,则垂头丧气地大骂“点儿背”。

  “这是短的,也有90秒的,还有更长的,但现在上边查得严,一般都玩时间短的。”关掉电脑,王忠他们顺利完成了一次“跨国赌局”。“下次再约地方吧,总在家里不安全。”王忠称,他们现在开场子的,“都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简单得很,只要有电脑和网线,哪儿都管玩,再说了,开场子的,上边没人谁敢开?”

  交些钱就能开个场子

  王忠那里只是登封网络赌博的一个小场子,在他的上方,还有上线及上线的上线。

  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在登封设的“总部”有三个,他们直接与境外联系,并在境外派有接线公司,专门往各赌厅派接线员,这些接线员会按后方的指令在赌场上出筹码。

  这些“总部”的老板,最早也是去境外赌博时认识了当地赌场的老板,然后向对方押下几百万元保证金后,回到登封开场子。赌场给他们提供网址及密码,通过现场视频可直接进入赌场,赢钱了由境外赌博公司通过银行汇过来,输钱了,他们从这边汇款过去。

  为了发展更多的赌客,这些老板回到登封后,又不断发展下线,只要有网线和电脑,向“总部”交些钱,马上就可以开场子,既可以在家开,也可以在宾馆开。“现在登封这样的场子多得很,我去玩过的就有15家。我还去过一家‘总部’,是在一个酒店里,我看见桌子上摆的钱有一二百万,不断有人进来取钱、送钱。”张涛说。

  “我们挣的是‘赢口’(赢家的意思)的钱,输钱了不提钱,赢钱了提17%。赢钱了,一个电话,‘总部’的老板派人马上送来,输钱了,你也要马上给老板送过去。”王忠说。

  24小时贴身追债

  为了吸引更多的人参赌,也为了挣更多的“赢口”,王忠自今年2月初也开始模仿缅甸赌场的规矩,允许赌客赊码,但赌客一旦输了钱,也就失去了自由。“老板专门从武校雇的有打手,24小时贴身追债。”王忠说。

  张涛已经被贴身追债十多天了,追债的这个场子他只欠了不到两万元,可家中实在拿不出一分钱,能卖的东西也都卖完了,两名被老板雇用的追债者昼夜跟着他,他得管吃管住,一天还要向每人付100元“追债费”。张涛曾于3月24日谎称到郑州借钱,与记者约好了见面地点,但最终因为被追债者怀疑而作罢。

  记者与张涛在登封见面边洗澡边聊天时,两名追债者还不时上前搭讪,记者问他们以前是干啥的,一名身高1.8米左右的壮小伙挥舞着拳头说:“武校的,想不想跟我比划比划?”

  张涛称,他熟识的赌客还有6个人跟他有一样的遭遇。一个在银行上班的朋友欠一个场子40多万元,不得不把家中两栋三层的楼房抵押给银行贷款还债。还有一个女赌客,因为欠债还不上,被派到缅甸接线还账,谁知她在那边又赌上了,又欠那边赌场100多万元,现在还在那儿关着,张涛问记者能不能想办法把她解救出来,“她老公现在都愁得想上吊了”。

  为了证实自己所言非虚,张涛当着记者的面拨通了正被追债的几个朋友的电话。在电话中,记者与对方攀谈,一名被追债者还告诫记者:“可不敢报案,这些开场子的黑白两道都有人,弄不好连命都保不住,前些天小冬(音)的脚筋不是被挑了?”

  张涛还有一个朋友向记者报料,称登封目前这些网络赌博的场子不止十几家,有些赌场为了追债还专门在送表、大金店、嵩山等偏远地方建了房子,专门扣押输了钱的赌客,并施以种种暴力,然后打电话向其家中索债,与境外赌场的套路如出一辙。这些情况记者几经努力,尚未证实。(大河报 记者朱长振文杜小伟图)

【编辑:吴博
    ----- 社会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