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基会30万善款遭截留案续:嫌疑人向警方投案——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红基会30万善款遭截留案续:嫌疑人向警方投案
2009年05月28日 03:34 来源:京华时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说起儿子马书军,母亲哭个不停。记者 刘薇 摄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马书军截留小天使基金一事有了新进展。昨天(27日)记者获悉,见到通缉令后,马书军已向东城警方投案,目前警方正在做进一步调查。此案另一关键人员、邯郸市红十字会前工作人员王莉昨天也出面澄清。

  马书军称“要解释清楚”

  昨天,记者见到了马书军在河北涉县时的一位好友李军(应本人要求,为其化名)。李军是马书军同乡,与马有近20年的交情。

  据李军介绍,媒体22日发表“马书军涉嫌截留小天使基金”的报道后,马书军并没消失,而是一直待在涉县。在一家名为中茶园的茶馆里,他还看到马书军在上网。看了媒体的报道后,马书军很失落,并对其说,“王秘书长怎么能把我说成是毒蛇呢?我一定得去找他说清楚。”

  李军还称,他绝对相信马的为人。马一向讲义气,心软,爱帮助人,不是个会逃避的人。事发后,他亲自开车送其到红基会和王汝鹏秘书长说明情况。这几天,他也劝马书军尽快到北京说明情况。此后,马书军便没了消息,“我一直以为他去北京自首了”。

  昨天,记者从一知情人处获悉,嫌疑人马书军已赶到东城公安分局,向警方说明情况。截至记者发稿时,警方正在做进一步调查。

  另一经手人称未允其截留

  记者询问马书军和王莉之间的关系,李军称不了解详情。

  李军还称,在送马书军去北京的路上,他曾听到马书军给王莉打电话,“大概打了20分钟左右,两个人在电话里还吵了起来。马书军在电话里说,‘把钱分给涉县的孩子,是你同意了的,怎么能现在不承认呢?’”

  此前,马书军在给红基会秘书长王汝鹏的电邮中也表示,(截留事件)是和王主任(王莉)商量后,把钱分给了其他患儿。

  昨天,记者就此问题向王莉本人求证。王莉承认马给她打过电话,但马没有说过截留的话。“我不知道马书军把钱分给别的孩子的事情,他以前可能在我旁边说了这个,但我没听清楚,我肯定和他说了,我是红基会的工作人员,不能这么干。”

  钱为何通过她转交给患儿家属?王莉解释称,马书军帮忙弄到钱后,有的患儿家属不方便去北京拿,她就主动说可帮助代转,并提供了自己的一张工行卡,“这完全是出于好心”。

  知不知道小天使基金按规定应直接打到患儿账户上?“‘小天使’这事,有患儿家属到我这儿盖章,说要申请这个,我才知道。当时,我复印了他的空表格,留着给别的孩子用。表格后来没了,我又问河北省红十字会要。省红十字会说网上就有,我就叫单位的小年轻帮我打印了。我40多岁,不会上网,所以,没看过小天使的章程什么的”。

  亲朋眼中的马书军

  “他文化水平不高,也不太懂法,他也和我聊起过这件事,但他一直没觉得他犯了法。”李军称。

  “马书军和我说过,这些钱不是他要的,而是家长自己主动给的,是家长们来求他帮忙,他才帮的。他现在也很后悔,觉得要是当时心不软,不掺和这件事,就好了。”

  据李军介绍,马书军的儿子马晓凡得到红基会的帮助后,马书军在京待了些日子。回到涉县后,经朋友介绍,他在石家庄东安集团上班,每月有2000块钱左右的工资。马晓凡治病过程中染上肝炎,常患感冒,“马书军说,这个感冒很麻烦,要到北京治疗,治一次得花几万块,所以他也很缺钱”。

  记者昨天获悉,从北京回来时,马书军已和其妻离婚,马晓凡被马带回涉县,由保姆带养。目前,马晓凡被马书军送到妹妹家抚养。

  在马书军的妹妹家,记者见到了8岁的马晓凡。据他说,从北京回来后,他就一直和保姆生活在一起,经常看不到爸爸,也很久没见过已和爸爸离婚的“北京妈妈”。

  马书军的父母依旧生活在圣寺驼村。昨天,两位老人还不知道儿子出了事。他们说,马15岁辍学离家,一直在外闯荡,打工、当兵、救孩子,很少回家,也很少和父母有深入的交流,“这个二儿子,懂事、善良,虽然脾气有些暴,但是个不赖的孩子”。 (记者刘薇 卢国强)

【编辑:谢宏钰
    ----- 社会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