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成都公交案疑犯人生轨迹:长年漂泊很少顾家——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探寻成都公交案疑犯人生轨迹:长年漂泊很少顾家
2009年07月05日 08:48 来源:武汉晚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张云良资料图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7月2日,成都市公安机关通报称,成都“6·5”公交车燃烧案已告破。警方查明,此案是一起特大故意放火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张云良是苏州人,62岁,已当场死亡。

  消息传到苏州高新区阳山花苑后,小区不少业主顿时议论纷纷。阳山花苑有张云良家和两个女儿的多套房子,虽然张云良没住过,但小区不少业主是张云良原来的乡邻、亲戚、工友,他们都对张云良有印象或很熟悉。在他们的眼里,张云良是怎样一个人?

  阳山花苑位于苏州高新区浒墅关,前日,记者接到张云良家在该小区的线索后,当即前往了解情况,没想寻找起来花费了好大一番功夫。

  一位刘先生说,该小区有多户是张云良的亲戚,据他听其中一个亲戚说张云良和两个女儿在小区至少有4套房子,但基本出租,没在这里居住。

  在阳山花苑二区27幢楼前,一位老大爷自称原是和张云良一个村的,几年前,虽然张云良老家拆迁后在小区有房子,可张云良长期在外漂泊,很少回来,根本没在该小区住过,“我好多年没看到他了,估计他要是来小区,绝对找不到自己家里房子。”

  张云良原是浒墅关红星村人,在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大爷印象中,张云良个头不是太高,长得挺帅的,人很老实。据其透露,大概在1965年,张云良应征参军,随部队去过越南。4年后,22岁退伍回来的张云良很快便娶了村支书的女儿,“村支书的女儿很漂亮,说明张云良还是有点本事的。”

  手表被盗他自己破了案

  “我在矿上是电焊工,他是下井的采掘工。”采访中,小区一位保安告诉记者,张云良的户口在三区19幢,但房子已出租。当记者来到该幢楼下询问具体门牌号时,问到的人恰巧是张云良的昔日工友顾先生。顾先生向记者透露,原铁矿的陆矿长也住在该小区,陆矿长对张云良过去的情况特别熟悉。在顾先生的热情带领下,记者找到了正在做生意的陆矿长。

  “张云良很聪明,心计不少。”据陆矿长回忆,张云良是1969年3月退伍的,在家呆了一年这才被招工进铁矿,成为一名井下矿工。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让他看到了张云良有着一定的“小本事”。

  一天,张云良下井干活回来,发现自己一块价值上百元的手表没了。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这样一块手表那可是“价值不菲”。张云良向公安机关报案后,案子迟迟没破。他决定不指望警方,而是自己破案。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陆矿长吃惊不小。“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本领,竟然真的从矿上一名员工那里把手表找回来了。”陆矿长记忆犹新的是,张云良并没罢休,却自己当起了“小偷”,“他认为警方没破得了这个案子,反倒是他自己破了案,说明不如他有能力,于是他在矿上连偷两块手表让警方再来破案。”

  陆矿长说,或许是张云良和警方赌气,当两名被盗矿工报警后,警察还没来,张云良便把手表分别还了回去。此后,这事便不了了之。

  随老板外出闯荡被开除

  “大概是1976年左右,张云良跟人去了广州一带。”陆矿长说,当时,张云良做生意不在行,就跟在老板的后面打杂。然而,自从这一出去后,张云良和原来发生了巨大变化,“出去好像不想家,很少回来,没有家庭责任感。并在外面学会玩了,喜欢嫖娼。”

  吴县铁矿当时是国营单位,张云良长期离岗,也没有再回到单位。1977年左右张云良被开除。陆矿长说,他时任矿长,开除手续是他经手办的。

  “上世纪八几年他回来找过我,具体年份记不清了。”在陆矿长的脑海里,张云良不是想重回单位上班,而是找他一起做生意,“让我投资做钢材生意,被我拒绝了。”陆矿长说,虽然张云良如何向自己炫富,都没打动他。陆矿长说,张云良自从外出后有点“六亲不认”,“妻子、孩子不顾,连父母去世了都没回来。”

  没赚到钱要女儿“孝敬”

  在阳山花苑三区15幢前,几位聊天的居民听记者打听张云良的情况,其中一个经营小卖部的中年女子说,她认识张云良的老婆,但从来没见过张云良。以前,张云良的妻子在当地一家绣花厂上班,因张云良长期外出不归,家里全指望妻子支撑,并照顾两个女儿。

  另一位居民说,两个女儿也很争气,后来都找到不错的工作。“大女儿原在银行上班,后来辞职到了一家台资企业,成了企业的副总,小女儿在镇幼儿园当老师。”

  “张云良两个女儿家庭经济条件都不错,听说大女儿现在年薪百万;小女儿丈夫也是做生意的。”据小区内一位了解张云良家庭情况的王先生介绍,张云良长期在外,已漂泊了20多年,可并没挣到什么钱,即使挣了点也被挥霍了,反而不断向家里要钱。两个女儿开始每月给他寄去600元,后来给多少就不知道了。两个女儿家庭条件都可以,并不在乎那点钱,主要希望张云良能回来安度晚年。

  欠妹妹500元断绝来往

  在知情者的指引下,记者找到张云良的妹妹张学宝。在村里的房子被拆迁后,她也居住在阳山花苑。听说记者来是采访其哥哥张云良的事情时,她显得很平静,“我和这个哥哥很长时间都没有来往了。”

  张学宝比张云良小7岁,说起张云良,她称哥哥长相很好,而且对人和气,以前兄弟姐妹之间感情很好,几乎不怎么吵架的。可是,后来张云良有次借钱,伤了兄妹之间的感情。“多年前,他问我家借了500元钱,却不大讲信用,我催着要了很多次,都没有讨要回来。”

  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后来,哥哥的女儿出嫁,作为姑姑肯定要被通知参加的,没想到张云良竟然没有告知她家。于是,从此两家不再有什么来往。据《现代快报》

【编辑:魏恒
    ----- 社会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