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姐妹月偷手机五百部 常吃咸菜收入寄回家(图)——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亲姐妹月偷手机五百部 常吃咸菜收入寄回家(图)
2009年09月03日 08:05 来源:大河网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啪——”列位看官,今天咱们接着说郑州中原警方破获的安徽籍特大盗窃团伙。团伙里有个骨干,原本只是一个乡村肉贩;而一对亲姐妹,竟月偷手机五百部!昨日,郑州中原公安分局提审了主要嫌犯,让我们把镜头推近,好好看看这个团伙到底都是些啥样的人。

  乡村肉贩恋上有夫之妇寻欢作乐欠下十万巨款

  话说安徽枞阳县,住着一个40多岁的严大强。2005年年初,严大强还在镇上摆摊卖肉,一天挣个二三十块钱。这样的收入本来还够补贴家用,可一个女人的闯入让他开始亏空了。

  这个女人叫左思洋,两人是在镇上打牌时认识的。这个左思洋是个有夫之妇。毕竟都是结过婚的人,为了修成正果,俩人开始想着发大财,然后远走高飞。想发财,靠卖肉当然不现实。俩人正在寻找发财的门路,严大强的媳妇儿不干了,我给你生完儿子带孙子,你在外面找女人,那可对不起了,离婚!

  离了婚的严大强,恢复了自由身;可左思洋却没能如愿,就一直拖着。

  为了哄女朋友开心,严大强变着法子给她恢复第二春。吃香喝辣,穿金戴银。这么大的开销,肉铺子哪能顶起?再加上严大强又喜欢打牌赌钱,只见那钱像流水一样往外走,严大强的窟窿越挖越大。

  祸不单行,2008年5月,严大强和左思洋来郑州玩的时候,出了车祸,医药费花了好几万。“到最后,我欠了人家10多万块钱”。严大强那个愁啊。这时,“拯救”他的人来了。“一天轻松挣几百,就早上出去转转,其他时间想干啥干啥,没人问你。”朋友左志勇说完,还给他提供了一个上线的电话。

  什么生意这么赚钱?是“摸风”,当地人流传20年的一种生意。它能让人快速致富,最适合希望不劳而获的人。

  携情妇拜山头郑州“摸风”拉下线搞培训规模发展

  “摸风”,本来是一种在白纸上变出字的小把戏,流传在安徽省枞阳县民间。

  先用白蜡在白纸上写出想要的字,然后用香灰揉擦,就能把原来写的字显示出来。这本来是一个很好玩的游戏,但有人却将游戏变为犯罪的手段。“摸风”确实赚钱,但却违法,这一点严大强很清楚。但为了让自己的情妇“过上好日子”,他决定豁出去了。

  今年6月,天气渐热,严大强来到郑州。他的想法是,除了能“摸风”,他还能带着情妇继续打交通事故官司,看能不能要回事故赔偿金。到郑州的第一天,严大强就开始“拜山头”,先给上线程小雨打了个电话。程小雨一口答应:“只要你手头有货,我上门去收。”

  听说严大强也开始“摸风”了,他的狐朋狗友很快给他打来电话,希望能在他的手下大干一番。2009年6月20日,严大强的“生意”开张了,一天收了好几个手机。与众不同的是,严大强从一开始就不甘居人下,直接从收购做起。“摸风”的行当跟传销非常相似,分上线下线。下线都是一线,直接去都市村庄、快捷酒店等地方行窃,上线则是收购下线偷来的东西,他们还经常发展新的下线。上线培养了几个弟子后,一般就不再亲自出马,“只在业务上指导指导”。他的手下则会对新发展的人展开培训,虽然没有书面教材,倒也是环环相扣。“摸风”时一般都是女人出马,男人望风。为什么呢?大清早跑到别人房间里,你说走错房间了,谁信呢?

  对“摸风者”的训练,“培训师”经常亲力亲为。他们斜卧在床上,半开房门假寐,细心观察受训者的表现。一旦受训者蹑手蹑脚进来,他们一般都会突然“惊醒”,开始盘问受训者。“房东在这个房间吗?”这样的回答一般才会过关,否则重新再来。

  经过强化培训,严大强的团伙越滚越大,朝着专业化的方向发展开来。

    ----- 社会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