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视频首页  中新访谈
往期回顾
性教育,一堂人生必修课   编导:孙恒业   摄像:李硕行、康登淋、闫格

  【字幕】2018年11月北京市朝阳区

  【解说】

  这是一场面向青少年的性教育课程,前来听课的学生来自北京的几所高中,他们的年龄从14岁到18岁不等,带着各种各样的青春困惑,通过网络报名自愿来到这里,希望能找到答案。

  【现场同期】

  许佳睿中学生:

  大家好像普遍对性教育抱有偏见,但是并没有什么人敢去做什么事情。现在这也成为社会广泛的需求。看到同学谈性色变,我觉得是不正常的。

  任睿通中学生:

  我记忆里中学好像并没有就此开展非常充分的课程,除了生物课可能会就是有一定的介绍吧。中学没有。

  宋玉中学生:

  我觉得是学校吧就是如果学校重视的话,那么学生本身也会重视性教育就不会回避,但学校目前的状态就是回避有关性的内容。

  任睿通:就首先,同学们就肯定会反应比较激烈,导致老师他就不愿意讲。

  许家瑞:讲不下。

  任睿通:你一讲他就。

  许家瑞:哄堂大笑。

  任睿通:对。

  【解说】

  虽然中学生大多认为学校性教育存在缺失,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性一无所知。网络时代青少年有上网“求知”的便捷路径,但复杂的网络环境其实并不能承担性教育的功能。

  这堂性教育课的组织者王龙玺,是有从业十年经验的性教育专家。课堂上,王龙玺让同学们说出关于性的联想,这些十几岁的孩子给出的几乎都是负面词汇,而对性的积极一面却鲜有提及。

  【现场同期】

  AV、GV、宫外孕、香肠、肛交、灌肠、早泄、阳痿。

  【同期】王龙玺某性教育公益组织成员

  在信息时代任何一个孩子他在生活中接触大量的性的信号。我们能做的只有在他们接触这些信号的时候教给他们很好的知识技能,帮助他们建立完整的独立思考的能力,让他们能够自己去判断和应对这些问题,我觉得这是未来我们在教育上需要作出的一个观念的转变。

  【解说】

  201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调查了中国6省市30所学校的性教育状况,结果显示大部分学校有关性教育的内容被安排在心理课或生物课,师资力量薄弱、课时紧张、重视程度不够是学校性教育难以深入开展的主因。

  王龙玺认为,学校开展性教育的关键一步,需要相关人员对性话题“脱敏”。

  【解说】王龙玺某性教育公益组织成员

  我们在甘肃的三个县里面有一个合作项目,我们花了两天的时间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帮助老师去建立信心,脱去对性这个话题的敏感,教他们去大方坦承的去讲性这个话题。其中有一个环节我们要求每一个老师大声念出关于性器官的名称,很多老师很羞涩,这对他们是一个很难的事情。这就是我为什么说上课的技能不是最难的,而难的是让他们跨过心理的那一步。

  【解说】

  要从谈性色变转为大方谈性,要跨越的距离,显然不只是三尺讲台,还有东方人含蓄内敛的表达方式。

  【字幕】2018年12月北京市海淀区

  【解说】

  这是一场关于性教育的研讨会,200多名来自中国各地的性教育专家和讲师,在这里探讨如何推进赋权型性教育的发展。性教育专家方刚是这场研讨会的发起者,他所主张的“增能赋权”的性教育理念,致力于在面对有关性的问题时让孩子学会独立思考和自主选择。

  【同期】方刚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

  这个教育的理念简单讲,我们帮助孩子自己去思考生活思考人生,思考每一个选择背后的是什么。思考完之后呢我知道如果有风险我该怎么办,包括承担风险规避风险。这些都做完了我自己就能做出一个决定了。

  【解说】

  近年来,由于性侵事件频传,互联网上开始出现大量的反性侵知识,一些学校主动开展讲座,有些幼儿园把性别教育纳入教学范畴。方刚承认这些做法具备一定的积极意义,但也给出了别样的思考。

  【同期】方刚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

  因为社会上性侵的报道多了。家长要的是防性侵的教育,不是我们增能赋权的性教育。家长要的是你来规训我的孩子,你来别让我的孩子受性侵害。他家长要的是这个,我不觉得家长普遍的意识提高了,我不认为这样。这些家长的态度有助于促进防性侵教育,不会真正促进性教育。

  【解说】

  方刚直言,把性教育和防性侵教育划等号,反映出学校和家长对性教育到底是什么存在认识误区。

  【同期】方刚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

  因为在学校性教育中一次次地照顾这个观点,照顾那一个观点,最后你发现做的根本不是你原来想做的。包括教师,以前接受过我培训的后来变成了守贞教育了。

  【解说】

  的确,虽然大多数人赞同开展性教育,但对性教育的教育内容、教育方法、教育功能的认识都存在较大差异。和方刚一样具有学院背景的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文利认为,性教育并不是一个狭隘的生理层面的话题。近年她一直提倡全面性教育,即把性教育提升为一个多学科、跨领域的综合教育门类。

  【同期】刘文利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全面性教育涉及很多学科领域的这么一个教育的领域。比如说关于人际关系,关于社会性别平等,关于人权,关于生活技能,关于身体发育还有生殖健康,艾滋病的预防,它包含的内容是非常丰富的。

  【解说】

  认知差异导致性教育领域争鸣不断。2017年,刘文利曾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她主编的《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甫一推出就引起巨大争议,有人直指书中内容尺度过大,有人则力挺该书是性教育方面的有益探索,争议声中有些学校将已经发放到学生手里的读本收回。

  【现场同期】刘文利

  这是我们最早做的小学的性教育读本,从一年级到六年级一共12册,这也是就是去年网上讨论的那套读本。那实际上我们是在告诉孩子,当成年人向你提出这样的要求的时候你要有一个非常敏锐的警觉,这个实际上是有可能是在侵害你。那这个时候他就说他心里想,我得赶紧回家把这件事情告诉爸爸妈妈。所以这里面我们还提示给孩子,就是当你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你第一时间要想到向爸爸妈妈求助。所以在这个图里面我们是希望孩子,向孩子来传递这样一些信息。最终呢还是希望孩子能够很好的去保护自己。

  【解说】

  从2007年开始,刘文利就率领研究团队开发小学性教育课程,“珍爱生命”系列12册读本历时十年才整套出完。在她看来,相比社会的发展速度,人们对性教育的认识有了提高,但仍显滞后。

  【同期】刘文利

  我个人觉得中国的学校性教育还是有很大进步的。进步表现在,有更多的人认识到性教育的重要性。大家普遍地会觉得青春期进行性教育是可以的,但是并不是很多人能接受从小学甚至更低年龄段就进行性教育。

  【解说】

  性教育是否会导致性早熟?性教育到底从何时开始合适?知名社会学者李银河认为,性教育问题要权衡利弊,权衡之后就可以两害相权取其轻。

  【同期】李银河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

  我觉得性教育实际上是属于两害相权取其轻。也许他(孩子)知道了这个事,他要去尝试,这是会造成一些损害。但是另一方面,他(她)没受这个教育,他(她)也不知道从哪儿得着消息,他(她)也去看也去做了这个事,同时是没有保护的,他(她)不知道怎么避孕,然后又去流产,然后又传染性病,那你应该是怎么选?还是要做,这个东西一定要推动。

  【解说】

  课堂上,王龙玺通过游戏、画图、分享故事的形式帮助同学们了解性方面的知识。而在平时,王龙玺将更多精力投入到线上性教育领域的公共产品。他认为,培养性教育师资力量的传统方式时间长、成本高,希望能通过网络平台让一线老师快速掌握技能。

  【现场同期】王龙玺

  我们现在做的这个就是给一线老师用的性教育的技术支持平台。我们刚才看到一共有用这个平台完成了11万2千多人授课。

  【解说】

  王龙玺试图利用网络助力性教育,而方刚的工作重心则从校园转向民间,近两年他组织了多个商业付费的性教育夏令营和冬令营,想以此补充学校性教育不足的问题。

  【同期】方刚

  我们不需要再为理念妥协了。我们现在就可以大张旗鼓地说我们就做好的性教育,你愿意来就来。

  【解说】

  如今,那套曾经被一些学校收回的性教育读本,在电商平台几次卖断了货,并被多所学校引入,其中包括北京市的16所打工子弟学校。刘文利目前正带领团队研发初中性教育课程,未来她希望能完成中国基础教育性教育课程的完整开发。

  【同期】刘文利

  我希望中国的每一个学校都能开设性教育的课程,中国的每一个孩子都能接受性教育。

  【解说】

  古语讲,行百里者半九十。中国青少年性教育即已行于路,就不能惮于“道阻且长”。既然素质教育的核心是人的全面发展,那么性教育理应成为人之初,认知世界、认识自身的必修一课。

《中国新视野》是中国新闻社视频新闻部与北京南海影业有限公司联合制作的一档视频栏目。栏目立足中国内容、世界视野、国际表达,运用丰富的视听元素,记录展现行进中的中国,聚焦这个古老国度在新时代里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

Email:cnstv@chinanews.com.cn

电话:010-88311221

传真:010-68998389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