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上一页 铝业“冰与火”:中铝巨亏 民企大赚(2)

2013年12月09日 07:49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0)

  点击进入行情中心

  中铝体制积弊

  对于中铝和几个民营铝电企业的“冰与火”现象,体制原因屡屡被认为是“祸首”。

  “一是管理不行,二是机制不行。”信发铝电董事长张学信曾对媒体表示,在某个地区的工厂,央企的干部比信发的员工还多,“信发的职工1100多人,对方的管理人员就1100人”。

  对此,中铝子公司的基层员工张苇(化名)深有体会,“有时感觉,车间里干部比干活的还多”。曾在魏桥铝电工作两年的孙鹏(化名)则透露,在魏桥铝电,一百多个工人由一个车间主任管理。

  去年年报显示,中国铝业共有在职员工9.8万人,其中生产人员7.94万人,行政人员1万人,分别占比81%和10.2%;而魏桥铝电公布的数据则显示,截至去年9月末,该公司共有员工2.1万名,结构是生产人员1.67万人,技术人员3950人,管理人员334人,分别占比79.65%、18.76%和1.59%。

  “国企的员工‘太享福了’。”张苇觉得,一天下来,她们公司5个工人干的活,未必有民企1个工人做得多。孙鹏则说,魏桥铝电“不养闲人”,“任务紧急时,1个工人能顶3个人用”。

  张苇还认为,其所在工厂的管理也有些懈怠,“有些岗位居然可以默许睡觉”。据孙鹏介绍,在供职时,他感觉魏桥铝电管理非常严格,规则极为细化,比如“不戴安全帽不得进厂”、“上班打闹受处罚”、“睡觉被罚三分之一的工资”、“上班抽烟立刻被开除”等。

  据报道,在管理层级上,中国铝业一般有4—5级,民营企业只有2—3级。一位中铝总部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中铝的审批程序繁琐、周期比较长,“有时审批下来后,却发现要引进的设备已经快过时了”。

  对此,张苇表示认同。她举例说,其所在的车间进行过几次技改,但资金投进去、技改完成后,却发现“还是跟不上那些民营企业”。

  在中铝内部横向比较,上市公司中国铝业与存续公司之间,也存在着差异。前述中铝总部的人士说,上市时,一些辅业和不良资产被剥离出来,组成存续公司,“当时大家想办法找关系去上市公司,避开存续公司”。

  “但十年下来,上市公司亏损了,存续公司反倒活得很好。”该人士说。以山东铝业为例,记者获悉的数据显示,去年,隶属上市公司的中铝山东分公司亏损8亿元,存续公司却盈利近8000万。

  至于原因,上述人士分析说,上市公司严守主业,担心各种风险因素;相比之下,存续公司为了生存,什么赚钱做什么,更加市场化,“这其实也说明,市场永远是最积极的因素。”

  民企受益于自备电厂

  业内人士认为,生产成本方面,南山铝业、魏桥铝电等民营铝企较中铝具有优势。

  南山铝业的一位前高管告诉新京报记者,南山铝业靠近港口,可以省去一笔原材料的汽运费用;同时,其产业链覆盖上游和下游深加工,综合利用程度高。

  公开资料显示,电力成本占电解铝生产成本的40%,超过原材料的33%。根据测算,国内电解铝的耗电强度为14000度/吨,即电价每上调一分钱,将增加成本140元。自2010年起,对电解铝的用电优惠被取消,电网电价也有所上调。由此,相较2010年、2012年,每吨电解铝的用电成本约增加1400元。

  据报道,中国铝业的用电,主要来自电网供电及自备电厂供电,“有50%的用电供应来自电网,导致用电成本居高不下”。

  与中铝不同,魏桥铝电披露称,其所用电力均采购于母公司魏桥创业下属的高新铝电,基准价为每度0.34元。同期,国网供电的价格则在每度0.4元—0.6元之间。

  “相对于网上购电,自发电可以有效抑制购电成本。”魏桥铝电称。而南山铝业也在公开报告中称,其铝业生产所用电力均为自备电厂提供,具有低价电力优势。

  一位中铝子公司的工人说,其曾在不同的场合,多次向所在地政府领导提议“提供电力方面的帮助”,但却没有得到政府的正面回应,“电网那边也不同意”。

  今年5月,金融机构美银美林,针对魏桥铝电在港上市的母公司中国宏桥发布了报告。报告称,电解铝方面,中国宏桥每吨的成本优势为3800元。

  分开来看,相比同行业,中国宏桥可从电力中获得成本优势2800元,运输包装带来的200元,高周转率带来的500元及其他方面的300元。

  今年初,中铝山东分公司承认,其在氧化铝生产成本上,与魏桥等民营企业的差距曾达到过400元/吨。

  此外,中铝总部人士分析称,在中铝巨亏的原因中,不断增加的财务成本难以忽视。2012年,中国铝业亏损82.3亿元,当年的财务费用为46.6亿元。该人士称,不断增长的财务费用,与中铝在海外的投资,以及在国内的扩张密切相关。其中,2008年,中国铝业曾联合美国铝业公司入股力拓,这笔收购总价约140.5亿美元。

  此举虽使中铝获得了力拓12%的股权,但也让中铝背上了沉重的财务成本。“这些贷款现在还在产生利息。”上述人士说。

  “国有企业的很多资金,来自廉价的银行贷款,对风险的把控并不如民营企业慎重。”此前,信发铝电董事长张学信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中铝裁员、卖资产自救

  近年来,深陷泥淖的中国铝业,开始放下昔日“霸主”的身段,屡向民营企业“取经”。

  2010年前后,中铝的新“掌门人”熊维平,带着调研组到同行业中的先进民企考察。2011年7月,中铝总裁罗建川到东方希望下属的三门峡铝业考察时说,对方“有许多地方值得中铝学习”。

  据报道,一系列考察后,中国铝业启动了三件事:展开控亏增盈攻坚战;推进管理改革创新;实施战略转型,由单一铝业公司向综合矿业发展。

  作为普通工人的张苇,能切身感受到公司扭亏的“新气象”。她说,厂里有效益不好的车间关停,一些工人被分流;厂领导频繁开会商讨意见。

  “领导的压力很大。”张苇说,有个在外面跑销售的领导,听到工人每月拿两三千元的工资后,“心里很难受”;还有个车间主任,因为产品质量提高不上去,几乎天天泡在车间,“家都很少回了”,张苇说,今年来,车间的纪律也严格了许多——上班睡觉不再被默许。起初,这个变化使她和一些同事有些难以接受,“上班又没什么事做,还不让睡觉,只能坐着‘大眼瞪小眼’”。

  巨亏之下,“国企工人”也不再是“铁饭碗”。根据年报,2011年时,中铝有职工10.1万人,2012年,职工人数为9.8万人——照此计算,一年下来,大约有3000名员工离职。

  接下来,中铝的裁员或会更加激进。近期,中铝山东分公司、中州分公司等多个分公司的员工,均在网上发帖称,一些特殊岗位的职工,可能会提前到40岁或45岁被迫“内退”。

  这些措施,发挥效果尚需时日。上市公司中国铝业如果2013年再报亏损的话,将被ST处理。

  为避“ST”,今年以来,中国铝业开始甩卖不良资产。今年5月,中铝出售了贵州分公司的氧化铝生产线和西北铝加工分公司资产;6月,中铝又出售了中铝河南和青岛的铝加工业务等;10月,中铝又宣布以130亿元的价格,出售中铝铁矿公司65%的股权。这些资产的接受者,均是中国铝业的母公司中铝公司。而据推算,上述交易,为中国铝业带来240亿元的收入。

  此外,中报还显示,今年上半年,中铝压缩了1300万元的管理费用和3300万元的销售费用。

  种种举措下,今年前三季度,中国铝业亏损18.5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43.3亿元大幅收窄。

  就在全力扭亏之时,11月19日中铝公告称,中铝副总裁李东光,因个人原因正接受有关部门调查。

  □新京报记者 尹聪 郑道森 山东报道

【编辑:于恋洋】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