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公募基金的“1314”:互联网浪潮下的英雄沉沦

2014年01月03日 13:16 来源:中国经济网 参与互动(0)

  点击进入行情中心

  中国经济网北京1月3日讯 (记者 张桔)2013年已经尘埃落定,公募基金行业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一年的浮华之后一切归于沉寂,当整个行业在王亚伟离开之后一直苦寻亚伟式的接班人而未实现之时,突然基金行业又有了另外的一种方法来吸引投资者的视线、唤起广大基民的热情—互联网金融。

  一时间基民们被从天而降的各种宝们搞得晕头转向,甚至坐在北京的地铁上都能看到某家大公司的地毯式轰炸广告,但只靠货币基金这股热潮能持续多久呢?互联网金融一个难以逾越的鸿沟就是如何将卖货币基金转化为卖权益类基金,好不容易培养起的用户黏性很可能因为净值的波动而大幅流失。当未来利率市场化成为可能之时,货基的优势似乎终究将荡然无存。

  而股基的命运又将如何呢?上海的基金公司似乎终究难以逃脱宿命,年度总冠军的桂冠最终花落中邮,一位此前在源乐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跟着曾晓洁鞍前马后的研究员在转投公募后实现了凤凰涅磐,终于在时隔多年之后帮中邮再造了一只明星基金中邮战略产业股票,只不过如今已经是物是人非,中邮基金早已不是当年的彭旭时代。随之而来的问题是,2014年这只冠军基金还能再塑辉煌吗,毕竟内地不长的基金历史长河中,只有王亚伟实现过几年内的多次辉煌。

  此外,不得不提到的还有债券基金,2013年对于债基是灰色的,老鼠仓的阴霾将此前债基多年积累起的良好口碑毁于一旦,而钱荒的经历更让债基的发展雪上加霜,面对未来,还包括信用债的违约风险时刻在提示着人们债基前途的扑朔迷离。

  2013已经过去,值得基金圈里人们反思的事情还有很多。

  天弘基金的神话:土豪式的一夜暴富会长久吗?

  不得不承认的是,公募基金行业的玩法在过去的一年被彻底颠覆,你可以没有一个王亚伟式的人物来扛起公司的大旗,你也可以没有完善的公司产品线,你甚至可以没有一只精良的公司投研队伍,但你不能没有一只宝类的货币基金,因为这是互联网金融时代各家的必备,换句话说,嫁个好人家就可以出人头地了。

  记者手头2013年基金公司的规模榜单显示,天弘基金已经史无前例地升到了榜单第二的位置,其管理的基金资产净值达到了1943.62亿元,一举超过了多家此前的老牌蓝筹公司,例如嘉实、易方达、南方等等,势头直逼多年的老大华夏基金。而从目前的态势来看,“老字辈”和“暴发户”之间的争夺某种程度上也变成了余额宝与活期通之间的火拼。并且,华夏与天弘本身就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渊源,现任的总经理郭树强出自华夏,而他也从华夏带去了很多老的华夏人。

  追溯历史,不可否认的是,在余额宝横空出世前的多年,作为注册地在天津的基金公司,天弘基金长期默默无闻,一直在小基金公司的行列徘徊,乃至于将基金公司搬到北京后也曾搬家节省高额的房租,其旗下的基金长期默默无闻。但公司的发展终究等来了契机,新的领导团队在接手公司班子后坚定不移地走创新发展的道路,先是推出了一只所谓的内地首只养老基金,进而推出了去年一炮而红的余额宝。

  在去年的一次公开采访中,对余额宝的成功贡献良多的天弘首席市场官周晓明坦言,余额宝只做了两件事:一是做了基金本来应该做的,包括客户定位、功能定位等,回归了货币基金本源;降低了门槛,让更多普通人能使用;降低了成本,给客户让利;专做中小投资者,避免机构客户与散户之间的利益冲突;清晰透明披露信息,便捷亲民地传导信息;每日结转,收益清晰可见等等。二是把基金搭载到互联网平台上,傍上了支付宝这个“大款”,借助支付宝这样一个亿万客户的一站式生活平台,让客户“捎带手”享受理财服务,并把理财服务与生活需求紧密地自然结合。如是看来,大款的效应绝对居功至伟。

  其实,无论是余额宝还是华夏活期通或者是其他公司推出的类似产品,其背后的本质是购买了一只公司推出的货币基金产品,而货基在内地多年趋近于零风险的赚钱效应让投资者趋之若鹜,而购买便捷的客户体验让这种热情走向了高潮。但不要忽视了背后有两个潜在的风险点:第一,这种嫁大款的模式是否能长期存在下去,如果未来面临着利益分配出现矛盾会不会导致合作关系的破裂?第二,金融市场的一系列改革2014年山雨欲来,其中利率市场化首当其冲,未来货币基金或许也不会稳稳地守住正收益而不出现亏损了。一旦如此,辛苦培养起来的客户黏性是否会功亏一篑呢?

  一个鲜明的例子已经出现在2013年的另一项创新—基金淘宝店中,多数上线了的淘宝店都处于赔本赚吆喝的尴尬境地,究其原因,用户对此的接收程度远没有对支付宝的认知和接受度之广。归根结底一句话,至少2013年互联网金融的胜利应该归功于联姻所产生的1+1〉2的力量。

  但是,2014年,互联网金融还将只是在货币基金中旋转吗?权益类基金将如何被纳入其中呢?这其中充满变数的股票市场的阴晴冷暖将尤其关键。

  成长基金的大获全胜:后王亚伟时代的旗手难寻

  2013年是王亚伟离开后的第一个完整年度,公募基金的冠军争夺因货基的抢眼而失色不少,而最终的冠军人选也不出意外地换人,从去年的余广过度到了今年的任泽松,而上半年的冠军上投的杜猛也最终无缘最后的冠军。

  其实,记者观察,纵然是王亚伟如今还在公募掌舵的话,其独领风骚的难度也在逐渐加大,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是重组股如今的复牌神话几乎已经不复存在了,而以往王亚伟能够准确布局重组股是其制胜的一个重要原因。记者注意到,去年的最后两个月,在两市先后有多家上市公司复牌,包括了中视传媒、廊坊发展等,但这些股票无一例外地均是重组失败复牌补跌,而如今的市场环境对于重组也是日益趋严,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这类股票神话般的命运也就亦如当年的S股一般不复存在了。

  而中邮的任泽松的脱颖而出还是出乎圈内多数人的意料。对于2013年的年度冠军,大家开始瞄准的是半年冠军上投摩根新兴动力,之后很多人又看好的是景顺长城的两兄弟,毕竟该公司去年出过年度状元余广,直到后来才把目光拉回到中邮上来,而即便如此,很多不看好的人还是对其头号重仓股旋极信息复牌后的表现表示出担心,然而其他的竞争对手最后表现更不给力,因此纵然是最后旋极信息复牌下跌,冠军基金花落中邮也已经不可动摇了。

  不得不提的还有一个插曲,记者注意到,去年的年中7月份,中邮基金发布公告称,中邮战略新兴产业的原基金经理厉建超离任,而由原双基金经理之一的任泽松独自管理,而彼时,该基金的排名已经是冠军了,且当时两位基金经理的管理年限均不长, 厉建超的公募基金管理经验只有1年8个月,而任泽松当时只有差不多半年的经验。现在回头来看,中邮在当时无疑是作出了一个大胆而正确的决定,因为年度冠军的份量落在一个人的头上对于基金经理队伍重新洗牌的公司而言似乎更好,这不由得让人想起当年华赏盛世成长的夺冠三人组,最终其中的两位均离开了公募。

  不过,一时间一黑到底的任泽松也带来了一连穿的问号有待破解,如何面对冠军基金规模暴增的烦恼,如何面对来自各方面的诱惑呢?按照以往的常规,冠军基金很有可能面临着来自各方面的追捧,规模在急速膨胀后会加大操作的难度,从而导致净值的表现不再出色,80后小任会逃脱这个怪圈吗?一个统计表明,近年来的公募年度冠军多数如今已经人在私募,而任泽松本来就是出身私募,他会一直在公募停留下去吗?

  时代的变迁导致如今的公募已经不再可能出现一个王亚伟的人物,但多年以来基民们形成的基金娱乐化追捧让行业必须再捧出一个亚伟式能稳定战胜牛熊市的人物来,面对惯性思维,基金会何去何从呢?

  债基的发展瓶颈: 当风头被货币基金所抢走

  过去大众提到基金,除去股票基金就是债券基金,而如今货币基金某种意义正取代着债基的地位,加上债基在2013年史无前例地出现了多起事端,导致其发展前景蒙上了重重阴影。

  相关的统计表明,债券基金过去一年的平均涨幅仅为0.22%,而纵观全年,其走势也经历了大起到大落的路径。前期在流动性宽松的背景下,债市延续2011年四季度以来的牛市行情,债券收益率持续下行,高收益债券表现相对出色;进入6月份,银行间市场资金利率骤然飙升使得市场对资金面宽松的预期产生逆转,债券市场在之后的资金利率平台式上升以及银行配置偏好转向的共同作用下步入持续调整,其中长端利率债上行幅度最大。

  同样,最终闪耀在债券基金排行榜前列的名字也非以往的曾刚、杨林耘着些耳熟能详的名字,最终的冠军被天治稳健双赢实现了成功逆袭,但债基的年度冠军光环早已被其尴尬的问题所遮掩。

  首先是比如分级债基,去年出现过多次A类份额在打开后遭遇大幅度赎回的情况,究其原因,其约定的收益率在货币基金动辄7%、8%的光环下就显得暗淡无光了。当然,分级债基A类份额所遭遇到的困境或许只是冰山一角,2013年对债基起到巨大杀伤力的两大事件无疑是老鼠仓和钱荒。

  内地基金史上债基老鼠仓的首次曝光,不仅让“代持”、“丙类帐户”等名词首次被广大的老百姓所熟知,而且关键的是动摇了老百姓对债基的信任度,过去媒体所宣传的信用债的兑付危机似乎离债基的系统性风险爆发尚且有很远的距离,但股基老鼠仓的阴影确实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这必然会动摇老百姓对债基的用户黏性。还有钱荒的杀伤力,过去的一年,在钱荒的影响下导致的7天拆借利率和隔夜拆借利率飙升直接导致了利率债的起起落落,从而影响了债基的收益表现。

  2014年,债基的机会在哪里呢,这恐怕是所有债基要面对的首要课题。除此之外,QDII基金中,去年黄金基金中的大幅落后成为挥之不去的败笔,随着今年QE的退出和美国经济的全面复苏,QDII如何才能全面成为老百姓的心头好呢?

  最后还要提及的一笔是,记者对今年的多空分级基金还是抱有很大的期待,日前在与业内著名基金分析师张剑辉聊天时,他表示实际的意义有限,真正的做空高手就会直接去做期指了,而不会在分级基金上浪费时间和精力。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比起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各类宝们,这项创新才更值得期待。

  “1314”之际,基金的从业者们、基金的媒体人们,值得思考的问题还有很多……

【编辑:程春雨】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