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上一页 90后股民沉浮:曾以为股市是个提款机但全错了(2)

2015年07月17日 07:59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参与互动()

  点击进入行情中心

  给董伟最大惊喜的股票,也是短线操作。“在上午跌停时买入,下午涨停,相当于赚了20%”。

  第一次股票涨停时,胡轶特别兴奋,马上给爸妈、同学报喜。“我对自己的操作更有自信了。但后来却跌停了。见惯了风雨,我碰到大的波动时,心态都比较稳定了。”

  在董伟看来,红和绿、涨与跌,光明与黑暗,是股市这枚硬币必然存在的两面。但推崇乐观与冒险的90后股民只愿意看到其中好的一面。“几乎没有人会说自己亏了多少。”董伟说,“牛市里面,谁都是‘大神’。你就会误以为:股市是个提款机,想拿多少钱都行,很多人还不懂基本知识就去了,但全错了。股市也能让你亏得血本无归。”

  今年7月A股股灾时,董伟有7万多元在股市里,“仓位还是比较轻的”,每天损失7000多元。看新闻说大妈在股票市场唱国歌,他也兴奋激动。“这种时候只有赌博,赌它反弹。”

  那时,胡轶的资金一共损失了30%,但他并未沉浸在抱怨中。“我吃了两个跌停,跌得有点不能接受,但一个星期后,我只有‘割肉’(股市用语,指高价买进股票后,大势下跌,为避免继续损失,低价赔本卖出股票。——记者注)。”

  “割肉”后,他领悟到两个道理:一是不能不尊重趋势。“个股不能脱离大盘存在,尽管它不行了,我还觉得它会好起来,但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二是不能不接受现实,学会风险控制、及时“止损”。

  股灾:“股市是赌场,大部分的我们都不会成为传奇”

  本科学金融的同学曾告诉董伟:“在股市里,人性的贪婪、自律、冲动、冷静,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中发现,与父辈相比,90后股民往往拥有更多金融知识、接受新事物也快。但是,股市中他们同样难以免俗,甚至会被迅速拥抱的新事物——比如杠杆股票“坑一把”。

  董伟告诉了中国青年报记者两个身边发生的真实故事。“一个同龄朋友A快要结婚了,把辛苦五六年存下的20万元,全部投入股市,并加了4倍杠杆,相当于100万元。”(杠杆股票是指利用保证金信用交易而购买的股票,利用一部分固定利率的资金来提高普通股的投资报酬率。购买者本人投资额较少,由此可能获得成倍的高额利润,但股票下跌时也将成倍亏损。——记者注)

  但这位想“搏一把”的准新郎遭遇了股灾。“一个跌停,10万元就没了。他女朋友就逼着他把剩下的钱都退出股市。据说,如果他再不退,女朋友就要和他分手。不过那段时间他每天闷在家里,也不去工作,后来被公司开除了……”

  另一个同龄朋友B则相对幸运。

  “他同样是做杠杆股票,配资额度比较高,有几百万元。因为亏损,快要被强行平仓了,银行催交保证金。7月8日,他又向周围亲友借了30万元。这已经他是第四次借钱了,前三次都血本无归,就像赌徒一样,每次都说最后一次了。万幸,7月9日股市高开,股票涨停,把他救回来了。”

  “没入市之前,都觉得自己心态好,真金白银进去,就不是那么回事了。”24岁的艾国伟,说这话时显得格外老成。董伟告诉记者,他现在相信,卖房炒股的行为是存在的。“人是贪婪的,总还想赚更多。但股市无情。”

  今年4月底,董伟用1万元加了5倍杠杆。5月6、7、8日三天连续暴跌,他因为杠杆,亏掉了半个月赚来的钱。之后就退出了。他在最高点时曾盈利5万元,后来都“还给了股市,还搭进去本金1万多元”。“平时自律性再强,但在股场,是赌红了眼的赌徒。”

  受访的90后股民形容股市时,都提到“赌场”这个关键词。

  做短期的王宇,还会遗憾自己错失了很多股票的最高点。“最早买的一批股票中有一只叫‘华远地产’的,我买入时只有3元多。股市到5000多点的时候涨到10多元,如果我能一直留着这只股的话,估计现在也赚了很多了。”

  在股灾之前,有2007级的经济学毕业生向胡轶预警过:“股市利润就像一大块蛋糕。牛市刚开始时,人少,人人都可以得到很多利润。而现在开户人数爆炸,连身边完全不会看k线的妈妈级人物都开始进股市赚钱了。这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警示。”

  “这轮牛市我们叫做杠杆牛,大量的股民使用杠杆,成倍的获利,股指上涨太快泡沫很容易破。其实道理大家都懂,就是要在正确的时间惊醒。”胡轶说。

  王宇在这次股灾中并没有损失多少,对他而言像是“看了一场戏”:“90后新股民的受害人数不小,胆子大,什么都敢买,最后被割韭菜的也是这些人。”

  蜕变:“我不信巴菲特了,也不信所谓股神,无论蒙对蒙错,都有借口”

  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发现,在90后股民群体中,多数人的“炒股经”是来自课堂、书本、同龄人。

  胡轶进入股市的契机,是大三下学期选修的“证券投资”公选课。他从今年4月中旬开始共向股市投入1万元,也来自他攒下的生活费。

  入市前,他跟着经济学老师做过虚拟盘面,跟炒股贴吧里的网友学习过基础知识。他也买过三本“有关盘口还有阻力行为的书”,但到现在才看完一本。

  对胡轶而言,“最有用的经验”都来自和身边的人交流心得。“华科有个股票交流群,参与讨论大都是仓位比较重的人。大盘波动特别大的时候,大家就会相互提醒注意,究竟是该增仓还是减仓。听他们说经验,也会让我学起来比较快。”

  艾国伟则找到了更资深的“领路人”。

  高三毕业后,他在暑期打工期间认识了某报财经专栏的主编。后来两人成了师徒。大学四年,艾国伟跟着这位50多岁的“师傅”学习技术面。他在外汇市场里,曾把60万元做到了2000万元。“证券投资分析相关的理论,我靠自学。师傅教我,稳定心态从赔钱开始。这是最好的办法。”

  毕业后,他回老家的某燃气站办公室工作。“但股票始终是业余爱好,就像我喜欢打篮球、自驾游一样。”

  2014年7月,他从父亲那里借了10万元,加上手里的3万元,再次进入股市。在今年股市达到5200点时,他的13万元变成了28万元。在“股灾”刚开始的那个周一,艾国伟当天赔了5000多元,果断离场。

  7月10日,他再次买了15万股票,14日上午挣了3万元,再次离场。“牛市时要做中长线,不好的时候做短线。凡事要灵活去做,活法、死法都有好几种,这样才有提升的空间。”

  他现在不再天天盯着个股。“看股票的时间挺少的,需要买了就花几分钟看看。”他的身边也有了20~30个徒弟,从20岁~46岁不等,其中不乏90后学生。

  “都是同学、朋友、同事‘一传十’地介绍的。因为今年上半年给别人推荐股票,经常第二天就涨停。我也不知道咋了,可能因为整体行情好。”他说得很平淡,“我自己买的,反倒都很稳定。但毕竟股票只是闲钱的集中地,别太把它当回事,别让它影响心情。”

  他与“徒弟”们吃饭、喝酒时,主要讲技术知识。即便推荐个股,也会提醒他们“只能参考,买卖随意”。

  这个曾经的“巴菲特迷”,现在也不信巴菲特了,“不在同一片天下,不能比较”。他自己也不信所谓“股神”推荐的股,“无论是蒙对蒙错,都有借口”。

  离场:“让股票教育你 ,但别因为股票忘记人生”

  对胡轶、王宇来说,炒股的目的主要在“锻炼自己,积累经验,为未来的投资作准备”。当他们还在股市中沉浮时,艾国伟、董伟都在准备告别了。

  他们的新目标不约而同——创业。

  董伟深知,对炒股的沉迷已经耽误了他的正常工作和生活。“开盘的4小时内,我是不能安心工作的。一次被领导看到,说了一次。当时身不由己,不能理解领导的良苦用心,现在才开始理解。”

  受访的90后股民均坦言:“炒股会上瘾。”

  董伟发现自己“从早到晚,生活都是股票,想做的事都做不了”。老家的父母打电话来劝他别炒了,他一度也不理会。他“五一”时买了很多想看的书,都“扔着没看完”。他坚持写了10多年的日记,炒股竟然也打破了这个习惯,曾让日记中断了4天。

  他惊觉:“这肯定不行。”后来,他对自己规定,每天下午1点~3点之间不看股票。“因为当天买的股票当天不能卖,所以无论盈亏,当天没必要看。”

  7月10日,董伟卖出了所有股票,删掉了同花顺、自选股等所有炒股软件。“刚毕业一年,还是得把心思用在工作上。散户亏的比赚的快,比如你有1万元,亏损50%,要涨100%才能赚回来。想清楚这一点就退出了。”现在他每天跑步10分钟,锻炼腹肌20分钟。

  他的4个炒股朋友中,一人已退出股市。他准备在学生实习教育方面创业,打算把剩下三个人从股市“拉出来”,做项目。“还是希望做些实事。趁着年轻时要去尝试,即使第一次没做好,还有第二、第三次,炒股不是生活的全部。”

  但这个“割肉”离场的前股民,依然感谢炒股的经历。

  “尽管亏钱,离开时,我也不是一无所有。”炒股让他的日记从每天300多字涨到了充满思考的两三千字。“之前从来不关心中国、国际政治经济大事,现在,我学会主动了解,也能深入了解国家为什么作出这种决策,看到国家经济和产业结构的转型。”

  股票的投入,原本占艾国伟理财的80%。现在,他准备退出股市,在资产管理、理财课程方面创业。“好的时候要敢干。不好的时候,要隐退。”

  坐在电脑前炒股和独自创业的难度,不可同日而语。但艾国伟并不犹疑:“股市是赌博,创业是人生,不可比较。一辈子很短,何必一味地为了钱赌一生。不如,想我所想,做我所做。可能不如意,那又如何?”

  “如果股票可以教育你的人生,那是最好,如果股票让你忘记人生,就不好了。”这名“90后炒股师傅”淡然地说。

【编辑:姜莹】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