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蒋经国父子情:纽约遇刺 放心不下——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台湾新闻

蒋介石蒋经国父子情:纽约遇刺 放心不下

2010年10月27日 16:39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图为蒋家后人寄存于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的蒋介石日记手稿。图片来源:台湾《旺报》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中新网10月27日电 台湾《旺报》今日载文忆述蒋介石与蒋经国的父子情,蒋氏父子情感升华的一个转折点则是“互观日记”,可以窥见其深厚的父子亲情以及心灵沟通。蒋介石晚年对蒋经国的健康与安危非常关切,1970年蒋经国在纽约遇刺,更是让蒋介石放心不下。

  文章摘录如下:

  “经儿知识学问与心神修养皆比前年更有进步。而所欠缺者:第一为身体不知保养,用力太过,以致多病;第二为其精神时生悲伤,忧郁过度,以致负荷沉重,不知宽缓,自得乐道顺天。其病在对事、对人皆不能放宽一步着想也。”

  互观日记 委以重任

  蒋氏父子情感升华的另一个转折点则是互观日记。自1937年蒋经国从苏联回国后,蒋介石即要求其写日记,并时常要其交来审阅批注,以了解指导其行为与品德修养。1944年1月3日,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晚与经儿谈话。父子互观日记办法最有益于伦理与修养也。”

  此则日记说明,蒋介石不仅审阅蒋经国的日记,而且还将自己日记给经国观摩学习。此种互观日记的交流,无异是将自己最私密的东西,甚至是灵魂交给对方。这表明,蒋氏父子之间不仅已具有深厚的父子亲情,而且已能够做到推心置腹的思想交流与心灵沟通。世间父子之间的交流能达到此种程度者,并不多见。

  事实上,此后蒋介石在日记中对蒋经国的用词已有较大的变化,疼爱赞美之词溢于言表。如1944年1月4日,蒋经国由重庆赴桂林。蒋介石在日记中说:“上午经儿飞桂林,依依不胜。”

  4月25日晚,蒋介石在书斋听取蒋经国汇报工作计划,谈论苏联第一个五年计划情形。他在日记中说:“数月以来,以今晚心神最为舒适,亦以后起有人,后生可畏,足以自慰,国家之有希望也。”

  除了在言辞上赞誉外,蒋介石还在党政军方面对蒋经国日益委于重任,予以励炼。1944年5月6日,蒋介石在蒋经国的陪同下视察中央干校,其在日记中说:“青年团干部学校开学典礼已在‘五五’节举行,此或经国为国尽忠,继承革命事业之发轫乎”。

  父子相依 爱怜尤甚

  而之前,蒋介石已委任蒋经国担任中央干校教育长。在此后的几年,蒋经国日益成为蒋介石实施内政外交的重要助手。

  如,1945年10月出任东北特派员、1945年底代表蒋介石访问苏俄、1948年8月前往上海督导经济管制等等。尤其在蒋介石众叛亲离,被逼第三次下野后,蒋经国始终侍奉左右,患难与共,成为蒋介石最得力、最可信任之人。正如蒋经国后来所说:“撤离大陆之时,父子共冒危险,出生入死,同受毁谤和攻击。”

  蒋介石步入晚年后,与蒋经国的感情益加深厚。从日记中可以看出,蒋介石不仅时刻心系经国的健康安危,刻意培养经国接班,而且在情感上发展到对蒋经国极为依恋的地步。而蒋经国在蒋介石遭受精神与身体的折磨时,始终与父亲患难与共,相依为命,给予了蒋介石极大的帮助与心灵慰藉。

  蒋介石晚年对蒋经国的健康与安危非常关切。早在1950年代初期,蒋经国就患有糖尿病。蒋介石对儿子的健康十分担忧,时常在日记中流露出对儿子的怜惜之情。

  1968年2月20日,其在日记中说:“本日审阅经儿去年日记至十二月完结,甚觉其知识学问与心神修养皆比前年更有进步。而所欠缺者:第一为身体不知保养,用力太过,以致多病;第二为其精神时生悲伤,忧郁过度,以致负荷沉重,不知宽缓,自得乐道顺天。其病在对事、对人皆不能放宽一步着想也。如能改此二者,则为国为家皆无所忧也。”

  蒋介石的担忧,不无道理。9月21日,蒋经国因糖尿病与其它病并发,一度昏迷。蒋介石得报后,心急如焚,严令其入院治疗。他说:“经儿糖尿病以及其它病症有增无已,彼又不肯停止工作,休养自爱,殊为忧虑。忽闻今夜服安眠药后昏迷不知人事,甚至呼吸困难者约一小时之久。由医生诊治而渐复元。此种病象更觉可虑,非强制其速入医院作长期休养不可。严令其即时入院,不得延误。”此后接连几天,蒋介石均在日记中记述儿子的病况,爱怜之情跃然纸上。

  纽约遇刺 放心不下

  蒋介石不仅对蒋经国的健康非常关心,对其安危更是时时系念。1968年2月2日,其在日记中说:“经儿住所应即迁移,该原处易被敌人暗算也。”

  5月13日,“本晨闻经儿坐直升机至潮州东面高山巅视察雷达阵地,甚为悬念。正午已回台北,为慰。”1970年4月24日,蒋经国在纽约遇刺。蒋介石在日记说:“当经儿离台之前数日,余本为此考虑多次,想预告经儿谨慎预防。……,惟恐影响其心理,故屡欲言而辄止,不料果有此事耳。”

  直至蒋经国平安归来,蒋介石的心才放下。1972年6月6日,已任“行政院长”的蒋经国前往台中出席新旧“省主席”监交典礼。因天气不佳,蒋介石恐怕儿子乘飞机时有意外,命令其改乘车返回。可见,蒋介石对蒋经国的关心可谓无微不至。

  晚年蒋介石依然坚持审阅蒋经国日记,但此时的蒋介石与其是说在培养指导经国的伦理修养,不如说是在寻求一种精神的慰藉。

  1969年9月16日,蒋介石不幸遭遇车祸。虽未造成严重的损伤,但其身体大受影响,健康状况每况愈下。1970年6月,蒋介石日记中已有“病不能记事”的记载。至1971年病况加重,“此次大病之中,以元月下旬至七月上旬间最为险恶沉重,余心神沉迷昏晕毫无知觉至今。余起身解手,此身体僵硬为木棍,必须有二人护持推拉也。”

参与互动(0)
【编辑:朱鹏英】
    ----- 台湾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