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苗栗县政府“破产” 台湾反思“撒钱有选票”

2015年07月17日 09:10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参与互动()

台湾苗栗县爆发财物危机 免费景点收门票  来源:东南卫视

苗栗县政府“破产”台湾反思“撒钱有选票”
    苗栗是客家人聚居地,以客家前辈喜爱的花布图案为文化符号,制成各种旅游纪念品。

  台湾苗栗县政府负债648亿元(新台币,下同),县长徐耀昌发愁“每天天一亮,光利息就要165万”,7月份公务员的薪水、退休金没着落,徐耀昌北上台北求援。本周,台“行政院长”毛治国召集财政、审计等部门的主管联合商讨,直接介入苗栗县财政运作,创下台湾当局接管县市财政的先例。

  发不出工资引发恐慌

  当县长亲口证实7月份工资发不出来时,虽然早有预感,但苗栗不少公务员特别是基层公务员还是慌了,有人情绪失控大骂县政府就是“诈骗集团”,认为自己兢兢业业工作,完成了交办的一切任务,不升职加薪也就罢了,现在连支付一家人日常生活的工资都成了泡影,私企老板都不能这样做!

  苗栗县政府的财政危机当然不是始于本月,今年以来,苗栗县的各项福利已开始陆续瘦身,警察和消防人员的加班费调低,鼓励生育的妇女生育津贴减少,学生的午餐费由免费改为自付一半,展览和休闲场馆增收门票和停车费……不安的情绪开始蔓延,苗栗户籍部门的资料显示,今年上半年,苗栗迁出人口达上万人,有些公务员比如警察、老师早作打算请调外县市,也有些父母选择其他县市为自己的新生儿上户口。

  多年来苗栗借新债还旧债,现在又提出借100亿元解燃眉之急,但台“行政院”强硬表态“不可能再给钱”,要苗栗拿出开源节流的计划,然后再由上级拟定一套新的运作机制,原则上先确保工资,然后是县政府的日常运作费用。消息传出,不少施工单位也找上门来,索要苗栗县拖欠他们的工程款,有些公司声称因为县政府的工程款一直拖欠,他们已经被迫转行或倒闭。

  前后任县长对骂

  苗栗怎么了?现任县长徐耀昌公开指责前任县长刘政鸿搞垮县库,“前朝玩得太过火,米缸没半粒米”;刘政鸿反唇相讥:“无能就下台,何必哭穷?”县长大人们的对骂加重了财政危机的阴影。

  有台湾媒体指出,刘政鸿的前任傅学鹏2005年卸任时,已经负债202.7亿元,刘政鸿2014年卸任时,负债达到了547亿元,眼下苗栗的负债是648亿元,可谓节节升高。刘政鸿在任内积极推动交通、观光、工商产业建设,不能说没有建树。有苗栗人理性分析称,苗栗是农业县,农民享受税制优惠,休耕的时候,县政府还要发放补助款,县政府收少支多,积重难返。有人为刘政鸿打抱不平:“刘当县长的时候,徐是‘立委’,难道他当时什么都不知道?”

  但也有人认为刘政鸿好大喜功,花钱的确太大手大脚,他任上所花的钱究竟产生多少效益有追究的必要。比如他邀请世界著名男高音和莎拉布莱曼等国际巨星到苗栗演出,举办灯会、施放烟花等动辄上亿,虽然财政困窘,但妇女生育津贴等福利却调得很高,这些都不符合苗栗的县情。

  摊开账面来看,苗栗最大的支出还是工资,光加班费每年就要4.5亿元,县政府的聘用人员居然是编制的一倍。这不是苗栗一地的问题,高雄、基隆、新竹、彰化、南投等市、县的人事费用超过支出的50%,比苗栗还高。了解台湾政治生态的人都明白,多聘用人是在还选举的人情,属于“选举债”。

  不撒钱难当官

  “不撒钱,怎么有选票?怎么能当选?”台湾一位政治评论员说。他表示,政府负债绝不是苗栗一地的问题,不管有钱没钱,只要有权力,先花了再说,这样的政治人物往往有选票,“这就是台湾现象。”

  《中央日报》网络版本周发表评论,提出“台湾希腊化”的尖锐问题。评论说,希腊债务危机如果无法适时解决,不仅势将破产,对全球金融形势也必然会产生连带影响,台湾亦难以幸免。现阶段台湾固然不致于“希腊化”,但仍有潜在危机。

  评论指出,台湾各级财政问题相当严重,如果不尽速改善,只会越来越恶化。苗栗县已经发不出工资,事实上,不只苗栗如此,其他县市也存在相同问题。更可怕的是,负债越多的地方官员,当地民众的支持度通常也越高。以高雄市为例,从2012年7月开始,高雄市几乎每个月都蝉联“地方债务王”;如今,高雄市累计负债和市民平均负债都是全台湾之冠。但去年“九合一”选举,陈菊照样高票连任,足见多数选民对财政恶化根本就不关心。

  这造成的恶果是,有些地方官员拼命撒钱,把好名声都揽到自己身上,烂摊子留给下任,反正可以不断要求提高举债上限。评论建议,要避免台湾希腊化,当务之急是增列强制还本的措施以及预警机制,明确规定各地的债务达到一定数额时,应提出债务改善计划及时程表,进行债务改善管理,如果仍未改善且有恶化状况,上级部门应采取惩罚措施。(本报记者 陈晓星 文/图)

【编辑:丁文蕾】

>台湾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