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王心心:一曲《春江花月夜》 我以我手奏我心

王心心:一曲《春江花月夜》 我以我手奏我心

2019年10月25日 09:44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中新社台北10月25日电 题:“南管仙子”王心心:一曲《春江花月夜》 我以我手奏我心

  中新社记者 安英昭 陈小愿

  初唐时期,吴中诗人张若虚留下一首《春江花月夜》,“孤篇横绝全唐”;千余年后的今天,南管乐师王心心用一把琵琶再现出“海上明月共潮生”的良辰美景。

  “南管的传承,不只是传统的、前辈们创作的东西,更应该是要有后续的,赋予新生命给南管一种新的活力。”在两岸享有“南管仙子”美誉的王心心24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

10月24日,在位于台北市大同区小巷内的心心南管乐坊,知名南管乐师王心心介绍南管新作《春江花月夜》。<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张远 摄
10月24日,在位于台北市大同区小巷内的心心南管乐坊,知名南管乐师王心心介绍南管新作《春江花月夜》。中新社记者 张远 摄

  在位于台北市大同区小巷内的心心南管乐坊,王心心为记者弹唱了《春江花月夜》选段。“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短短四句诗,被演绎为十几分钟的视听盛宴。琵琶弦动,似水似雾;歌声婉转,如泣如诉。

  当记者沉醉于这被称为“台湾最从容不迫的声音”之际,却不知这首被闻一多誉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的传世之作,曾让王心心陷入“不断写好又不断放弃,周而复始的挫折”之中。

  “难度高太多,这首诗虽然抽象,但读来气象万千,之前常用的曲牌写好后都觉得太小家子气。”王心心说,直到最后使用《三不和》这个较少有人弹奏的转调变奏曲,通过叠拍及原曲重复、不断轮回,才创作出诗中所营造的“面对大自然时间流变的大哉问”之感。

  王心心在开篇演绎“春江潮水”场景时,大胆运用了古琴的指法。“因没有人这样弹过,这指法我就自己取名叫‘滑音’吧!”她说,多年来自己一直在创新、突破,因为无论南管抑或诗词,大家不是为了要传承才去创作,而是在掌握基本词牌曲牌和演奏手法的基础上,用自己对美的理解去创作和表达。

10月24日,在位于台北市大同区小巷内的心心南管乐坊,知名南管乐师王心心介绍南管新作《春江花月夜》。<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张远 摄
10月24日,在位于台北市大同区小巷内的心心南管乐坊,知名南管乐师王心心介绍南管新作《春江花月夜》。中新社记者 张远 摄

  王心心这种类似于张爱玲“我以我手写我心”的艺术理解,源于她儿时对南管的别样“初体验”。发源于福建泉州一带的南管以五人合奏为主,拍板、琵琶、三弦、洞箫、二弦等五种乐器各有专属定位,故又称“五音”。

  成长于泉州的王心心,儿时曾私拿父亲的琵琶,学南管曲牌自弹自唱。精通南管的父亲因此为她制作了一把小琵琶,并鼓励她继续练习,为女儿日后在南管界“坐遍五张金交椅”的全才表现打下基础。

  王心心于1992年定居台湾,2003年创办心心南管乐坊。谈及多年来不断创作的动力,她称在没有演出的时候都会“充电”,而林怀民、蒋勋等艺术界朋友的支持也常激发她的创意。王心心的《葬花吟》《声声慢》《琵琶行》等作品,正是受到这些朋友的启发和帮助。

  最初鼓励王心心“一个人即是一个剧场”的,是编舞家林怀民。2006年,林怀民指点王心心读《琵琶行》时说,“你的每一次弹拨就是舞蹈,你的眼神就是戏剧”。王心心一字一句地阅读、创作,最终运用创新指法演绎出“四弦一声如裂帛”的场面,吟唱出白居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慨。林怀民因此为她写下“王心心作场”五个字,并盛赞“王心心代表的不只是她这个人,而是整个南管艺术。”

10月24日,在位于台北市大同区小巷内的心心南管乐坊,知名南管乐师王心心为记者弹唱《春江花月夜》选段时,运用创意指法。<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张远 摄
10月24日,在位于台北市大同区小巷内的心心南管乐坊,知名南管乐师王心心为记者弹唱《春江花月夜》选段时,运用创意指法。中新社记者 张远 摄

  被问到最喜欢哪首作品时,王心心笑答:“都喜欢,每一首写出来自己唱没有起鸡皮疙瘩,我就不会唱,要唱到我可以入定,激动到想要唱给别人听才会停手。”她说,自己最大的老师是录音机,每次创作、练习都会录下来反复听,并改到自己满意为止。

  2009年,南管正式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关于南管传承与发展的问题开始得到更多关注。王心心说,自己并不会特意去推广南管,只要找到对南管有所理解、志同道合的朋友就足矣。

  她说,台湾现在有不少传统馆阁在传承南管,她也在台湾大学授课。“好听的音乐不怕没有传承,以前都可以留到现在,现在国际上已经注意到了,(传承)这点是不用担心的。”(完)

【编辑:房家梁】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