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辜仲谅攻防有笑料:“我跟你很熟吗?”——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台湾新闻
    陈水扁辜仲谅攻防有笑料:“我跟你很熟吗?”
2009年04月02日 09:0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陈水扁1日和前中信金控副董事长辜仲谅对质,扁一开口就问“辜先生,我跟你很熟吗?”辜仲谅无奈回答:“如果不熟,你也不会收我的钱吧?”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中新网4月2日电 综合台湾媒体报道,陈水扁昨天(1日)和前中信金控副董事长辜仲谅对质,扁一开口就问“辜先生,我跟你很熟吗?”辜仲谅无奈地回答:“如果不熟,你不会见我,也不会收我的钱吧?”最后更挑明讲,“我们的熟,建立在金钱上!”陈水扁脸色铁青。

  辜仲谅:与扁关系建立在金钱上

  辜仲谅还爆料,他帮扁在李登辉、王金平等大老间穿梭,做了很多事。扁却质疑辜仲谅是否真的常到官邸和夫人吴淑珍聊天,讽刺辜“去官邸是见蚊子吗?”辜仲谅叹气说:“以前你没当‘总统’,称我仲谅兄,当了‘总统’叫我仲谅,我不是往自己脸上贴金。”

  两人交锋一个小时,检察官与律师团被晾在一边,毫无插话余地。检方认为,扁企图藉由“与辜仲谅切割”来与太太吴淑珍切割,把辜家给钱的事定位为“辜与珍的事”,与他无关。

  扁以上对下的态度,问辜仲谅“为什么说我很信任你?你当时才几岁?我们见面有那么多次吗?”辜仲谅回答,“你市长败选时,我带着李登辉的话去鼓励你,你也要我传话;我阿嬷捐的两千万你也收了,不信任的话干嘛见我?”

  接着扁“酸”了辜仲谅,说“我当初是找两位‘辜资政’帮忙,又不是找你”。辜仲谅立刻表示,他父亲辜濂松和叔公辜振甫都是深蓝的,原本不愿做资政,“是我帮阿扁说服两位老人家。”

  辜仲谅还冲着阿扁说,“马永成要帮你传话给王金平,就到我家来;你和李登辉见面的事,也交代我去办;我虽不是资政,但与你的互动,比你的资政还多。”而且,“你每次跟我要钱,没有资政会给你那么多钱”。

  扁质疑辜仲谅当李登辉和曾文惠干儿子的意图,“没几个人做得到!”辜仲谅解释,这不是他自愿,因为曾文惠和他母亲是同一教会,“干妈的儿子过世后,我父母常去陪她,干儿子就这样来的”,那时李登辉还只是省主席。

  辜仲谅:扁珍要太多 不乐之捐

  辜家到底捐多少钱给扁家,辜仲谅说“三亿四千万元,我都有记录,没有膨风”;还说扁和吴淑珍要的数字太大了,“已是不乐之捐”;扁反驳只有两亿元政治献金,都是吴淑珍和幕僚开的口,他不知情。

  辜仲谅表示,扁在台北市长时就向他要钱,然后由夫人收钱,这个模式一直到扁任“总统”;有一天扁和马永成约他到“总统府”,扁说“钱不要拿给夫人,因为她有进无出”,由于他才刚捐两千万,担心不知如何向夫人交代,扁竟然叫他再拿五百万给吴淑珍。

  至于龙潭案的四亿元,扁律师团强调辜家给的是佣金,不是贿款。特侦组痛批,买土地公务员及家属可以收佣金吗?这和收贿有何差别?吴淑珍不但收辜家的钱,扁又在官邸、“总统府”和官员讨论买龙潭土地的事,足证扁涉及龙潭案。

  辜仲谅表示,原本他希望如扁珍所说,为台湾做点事,但钱进扁家竟然有进无出,“陈水扁现在在法庭上说没有向我要钱,那他怎么会跟我说钱有进无出呢?这不是相互矛盾吗?”

  扁解释,二○○四“大选”辜仲谅捐款,吴淑珍说是她募的,而且已用掉,当时年底“立委”又要选举,吴淑珍要他自己想办法,所以才跟辜说“钱有进无出”的话。扁话锋一转,质问辜仲谅是否如辜成允所言,曾打赌二○○四“大选”连宋会当选?辜矢口否认。

  辜仲谅在法庭上一再表示,和阿扁互动很多,每周去官邸好几次。但扁反驳,和他在“总统府”吃饭见面的人,所在多有,辜仲谅自己在特侦组侦讯时承认,“阿扁的门已关起来了”,表示他不接受企业关说。

  据了解,辜仲谅返台也曾向检方坦承,过去几年给扁家约三亿元的钱是他个人先垫付,后来红火案获利十亿元,其中三亿元汇到海外,就是要填补先前支付给扁家的“不乐之捐”。

  辜仲谅指吴淑珍关久会发疯 扁道谢附和

  吴淑珍的精神状况成了扁切割的武器?扁律师团单刀直入问辜仲谅:“你说夫人精神状况有问题?”当辜仲谅以“关久了会起肖(发疯)”形容吴淑珍时,陈水扁立即感谢地附和同意。

  律师切入吴淑珍精神状态相关提问时,辜仲谅一度被要求暂时离庭,等检辩确认问题才回庭。

  扁律师石宜琳问辜仲谅,“你在特侦组时提到夫人在里面怪怪的”是什么意思。

  辜仲谅答说,一般人如果长期关在家里不出门,多多少少会有异常表现,何况夫人。比手势,则是强调吴淑珍满可怜的。他并解释:“如果是我,我也会起肖;我不是说她起肖,而是关久会起肖。”

  辜仲谅说他很同情夫人,且夫人因脚没知觉,曾放在电暖炉旁太久被烧伤。石宜琳因而问,“你非常了解夫人身体,夫人的精神状况如何?你是说她精神状况有问题?”辜仲谅表示“我不是医生,不能这么说,但夫人有时会情绪化”。

  石宜琳又问,吴淑珍是否要陈水扁不要管她的事?辜仲谅说,夫人满有个性,她的态度是“家里的事是我(吴淑珍)的事,你的事是你的事”。

  对于辜仲谅对吴淑珍身体状态的叙述,陈水扁不但肯定,还表达最深的感谢,并附和辜仲谅的“起肖说”指出,如果他如太太遭遇那样重大不幸,“能撑二十几年而不起肖,也是不可能的事”。

  但陈水扁话锋一转也不忘暗亏辜仲谅,“你在我公务繁忙时,陪我太太聊天解闷,你说我太太非常疼你,我非常感谢。”

  扁难藉吴淑珍“不正常”脱罪

  检方表示,即使吴淑珍精神异常,也改变不了扁知悉龙潭购地案的事实,况且出钱购地,公务人员从中收取“佣金”,那就是“贿款”。

  检方退庭后表示,辩方以吴淑珍精神异常及“干谯”扁部分,来证明扁完全被蒙在鼓里,辩方的诉讼策略是乱了套。尤其扁早已坦承曾邀集相关官员会商,还将前竹科管理局长李界木找到官邸,根本无法藉此脱罪。

  检方指出,律师不断询问辜仲谅有关佣金数额、提出的时间点及分钱等问题,甚至要他定义佣金,根本是在帮检方的忙。

  检方说,佣金仅存在于民间企业或私人买卖行为,但政府出资购地,公务人员却从中收取佣金便是“贿款”。尤其辩方未将辜成允的四亿元款项转移成政治献金,反而认为是中介土地应得的佣金,等于变向帮检方证明扁涉贪污罪。

 [1] [2] [下一页]

【编辑:李娜
    ----- 台湾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