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保龄球"夫妻档"征战东亚运 经营球馆曾债台高筑

2013年10月09日 10:51 来源:广州日报 参与互动(0)

  保龄球“夫妻档”双双征战东亚运

  ■特派记者 白志标 黄越滔 本报天津10月8日电

  张玉红投完最后一个球,然后摇摇头,今天的比赛结果并不能让她满意。“每次进了国家队参加比赛都特别想比好,成绩不好自己觉得非常不好意思。”她说,在保龄球界,韩国选手是最强的。今天韩国选手包揽女子个人赛前三名也印证了张玉红的话。赛后,张玉红在场内蹲在地上收拾东西,不远处一位中国队男选手的眼神里充满着关怀,张玉红介绍说那是自己的老公张鹏,两人这次并肩作战,这已经不是这对夫妻档第一次同队参赛了,“过去我们是队友,大家在一起训练、比赛,后来自然而然地走到一起了。”

  张玉红

  原来从事房地产业

  张玉红的保龄球生涯开始得极为偶然,她之前的广州与保龄球没有任何交集,“我是安徽人,原来是在一家房地产企业上班,老板有时要招待客户,我作为陪同一起到保龄球馆里打球,一开始只是老板跟客户打,后来老板让我也试试手,没想就这样学会了打保龄球。”

  张玉红竟然在这个项目上很有天分,连她自己都感到惊讶,“很快我就比老板打得好了,后来老板干脆不让我工作了,专门替公司打球,那时倒成了‘职业选手’了。”她说。当时,张玉红外出比赛的花销都由公司负责,参加比赛得了奖金则归她所有,“国内保龄球比赛的奖金很低,冠军最多也就3万元,一般也就不到1万元,我的水平在公司里还可以,但出去比赛有不少高手,我能拿到奖金也只有千把块,我觉得还可以,毕竟替单位比赛还有工资发,况且后来自己打球打上瘾了。”

  正当张玉红打保龄球打得乐此不彼时,公司突然调整岗位,她由“职业球手”重新变回公司职员,“但我不习惯,没球打觉得浑身无力,像吸毒上瘾一样。”于是,张玉红辞职了,开始了球手生涯,“我辞职后到球馆打工兼任球手,球馆之间举行比赛时我就代表球馆参赛,平时有客人需要指导时我就充当临时教练。”她说,在球馆打工最方便练球。随着水平不断提高,张玉红后来成为了国家队的常客,“东亚运、亚运会等大型运动会我都参加过,事实上出去比赛还是以国家队赛事居多。”她说自己还不算是真正的职业选手,事实上国内也没有正儿八经的职业保龄球手,“我最多算半职业球手,国家队有需要的时候就集中训练、比赛,平时则边工作边练球。”现在,张玉红和老公有了自己的球馆,但她自称是“打工的”,经营从来不管,只负责打球。

  张鹏

  曾欠债付不起房租

  与张玉红一样,来自哈尔滨的张鹏爱上保龄球也纯属偶然,不过,他很快就从球手转变成球馆经营者了。“当时正好一个球馆经营不下去了,有朋友建议我接手,我想也好,方便自己打球。”保龄球在国内虽然火爆了一阵子,但张鹏接手时这项运动正处于低迷,“那时我到处借钱填补窟窿,每年至少亏50万,连房租都交不起。”张鹏的坚持最终得到了回报,随着人们的健身热情日益高涨,他的球馆起死回生了。“后来我开始找机会参加比赛,后来认识了我老婆。”

  张鹏说,因为国内经常参加比赛的球手并不多,每次比赛大家都在一起交流经验,“那时她比我打得好,而且人也长得漂亮,谁看了不动心。”于是,张鹏经常打着以球会友的幌子找张玉红聊天、打球,“我有最大的优势,那就是让她到我球馆训练,很顺利就把她挖到我的球馆工作了。”张玉红说,当时觉得张鹏很热情,“后来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张鹏现在已经把分店开到苏州,全国共有三家分店,现在他计划尽快培养出自己球馆的梯队球手。

【编辑:王牧青】

>体育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