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巴赫病房探望何振梁 84岁何老坚持换西装迎接

2013年11月20日 11:12 来源:晶报 参与互动(0)

  在北京与张家口宣布联合申办2022年冬奥会之际,国际奥委会新任主席巴赫抵达中国访问,这是他接任主席之后首次访华。从南京到北京,巴赫在两天半的时间会见各路宾客,还接触了深圳足坛人士。让人感动的是,巴赫在繁忙行程之中,专门增加了一项私人安排,前往北京某医院看望他的忘年交——国际奥委会原副主席何振梁先生。

  ●谈奥运

  乐见中国申办冬奥会

  乘坐专机穿越全球

  11月17日下午4时,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乘坐的公务机,抵达南京禄口机场。巴赫走下飞机时,一位南京女青年为他献上鲜花。

  从萨马兰奇时代起,国际奥委会主席都乘坐加拿大庞巴迪飞机公司生产的专机。庞巴迪CL-604型的翼展19.61米,机长20.85米。我国也有航空公司引进这种飞机,为商界领袖、政界、社会知名人士等提供包机服务,每小时5200美元。公务机拥有两名驾驶员,可以安排19个坐席,市场价为2.49亿元人民币。公务机座舱内拥有先进的视听放映系统、通讯系统、空调系统和办公设备,卫星通讯系统可随时与全球各地的电话、传真、网络联系,是名副其实的“空中办公室”。

  国际奥委会之所以要给主席租用公务机,主要原因是主席先生实在太忙了。11月12日至16日,巴赫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出席世界反兴奋剂大会。17日下午,经过近20个小时的飞行,几乎横跨了半个地球,巴赫飞抵南京,开始对中国为期两天半的访问。这是他今年9月10日当选国际奥委会主席后,首次到访中国。19日下午,与中国领导人会见之后,巴赫圆满结束中国之行,继续造访日本和韩国。

  18日上午,巴赫在南京视察了2014年青奥会的筹备进展。说到忙碌的生活节奏,巴赫笑称,“这种飞来飞去的生活,我早就习以为常。奥林匹克运动是全球性的,我非常乐意到世界各地去,同我们的朋友以及合作伙伴见面交流。这是我的荣幸。”

  冬奥会申办城市翻倍

  11月15日,国际奥委会公布了申办2022年冬奥会的城市名单——中国的北京和张家口、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波兰的克拉科夫、乌克兰的利沃夫、挪威的奥斯陆和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如果斯德哥尔摩或北京申办成功,将成为全球首个既主办过夏季奥运会、又主办过冬奥会的城市。北京曾主办过2008年夏季奥运会,斯德哥尔摩则主办过1912年的夏季奥运会,并承办过1952年墨尔本奥运会的马术比赛。奥斯陆主办过1952年冬奥会,挪威城镇利勒哈默尔主办过1994年冬奥会。

  本次申办城市的数量,相当于上次申办城市的两倍。上次,韩国的平昌击败了德国的慕尼黑和法国的阿讷西,赢得2018年冬奥会的主办权。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谈到2022年冬奥会申办城市时说:“这些城市和它们的支持者,显然清楚主办奥运会的益处,以及一场奥运会可以给一个地方带来的长期效应。”

  对于北京上周宣布与张家口联合申办冬奥会,巴赫在南京表示他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之前,对此事已有过一段时间的议论。对于北京和张家口申办冬奥会,我们非常高兴,因为它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我很高兴看到,这次有6个城市提出申办,比上次2018年冬奥会多了一倍。”

  每个申办城市都有机会

  日前,德国选民拒绝同意慕尼黑再次申办冬奥会。2013年3月,瑞士的圣莫里茨放弃了申办计划(该市曾主办过1928年和1948年冬奥会)。11月18日,身为德国人的巴赫在南京表示:“我并不认为慕尼黑退出申办,是对奥林匹克运动的一个打击。几个月前,慕尼黑市民投票反对修建一条新机场跑道。同那次公投相比,参加申办冬奥会公投的市民人数不算多,不能因为投否决票的人占了多数,就认为这代表了绝大多数人的意见。”

  按照要求,申办城市必须在2014年3月14日之前,向国际奥委会提交详细的申办报告。国际奥委会将在7月的会议中决定,哪些城市进入决赛阶段。经过一系列评估之后,国际奥委会将于2015年7月31日,在吉隆坡通过秘密投票确定最后的胜利者。

  2018年冬奥会将在韩国平昌举办,2020年夏奥会在东京举办,这对北京、张家口申办2022年冬奥会是否不利?在国际奥委会内部,是否有奥运会应由各大洲轮流举办的不成文规则?巴赫18日在南京表示:“国际奥委会委员决定投票给谁,是基于对每个候选城市的独立考量。奥林匹克运动作为一项全球范围内开展的运动,我们当然希望奥运会能在不同大洲轮流举办,但这与国际奥委会委员个体投票给谁无关。”

  奥运会难以大幅扩军

  在运动员时期,巴赫拿过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击剑金牌。退役之后,巴赫当过职业律师,还拿过经济法学博士学位。这段法律经历,让巴赫的办事风格十分理性、现实。

  1981年,在德国巴登·巴登举行的国际奥委会会议上,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注意到了巴赫的演讲才能。当时,年仅27岁的巴赫出马竞选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委员。他在台上很自信,言辞之间充满智慧,看上去非常放松,根本不像是首次出席大型演讲,更像是一位明星律师在进行结案陈词。萨马兰奇对于这颗新星大加赞赏,把巴赫提携进了国际奥委会,从此大力栽培。

  与巴赫多次交流的深圳红钻副董事长王奇说,和巴赫面对面交谈过的人,都能感受到他能够很好适应聊天对象的天赋。巴赫总是能够用最快的速度,营造让对方可以放心的氛围。他会有一些自嘲,开一些玩笑,而且总是可以恰到好处。巴赫喜欢借用别人的有趣词句,从而被德国《焦点》杂志形容是“从句大师”,意思是他很少会做出明确表态,更多的时候像一位主持人,而不是要做出决定。

  如今,坐到了国际奥委会主席的位子,巴赫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走中庸之道。在竞选国际奥委会主席的过程中,巴赫提出了“奥运会多元化”的理念,号召推动大众体育。巴赫要求,奥运会项目应该综合传统和时代发展的特点,应该少于28个大项,并仔细考量其中的小项设置,争取更大的灵活性。

  这次来到中国,面对奥运会扩军的大难题,巴赫前天明确表示:“接下来几个月,国际奥委会将就奥运会的项目设置进行讨论。我认为,不论奥运会的项目设置如何改革,有两个上限不能突破,一是参赛运动员的数量,二是永久性场馆的数量。在此前提下,我们应当保持适度灵活性,接纳新的项目。”

  在巴赫竞选国际奥委会主席的宣言中,明确表示要削减奥运会举办成本,这是否意味着那些基础设施差的中小城市,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城市,举办奥运会的机会越来越小?巴赫18日在南京表示:“我的确那样说过。但我的意思是,今后我们在选择奥运会举办地时,应更多从奥运会是否符合申办城市的长远发展需要来考量,以确保奥运会的可持续性发展。”

  ●忘年交

  病房探望何振梁

  11月18日中午,巴赫离开南京,飞赴北京继续访问。18日晚,巴赫会见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从南京飞到北京,刚一下飞机,巴赫就挤出了40多分钟,前往北京某医院看望他的多年好友——原国际奥委会副主席何振梁。

  11月19日,深圳红钻副董事长、何振梁奥林匹克文化促进会秘书长王奇告诉晶报记者,84岁的何振梁先生前不久中风住院。前两天,何振梁先生的夫人梁丽娟致电王奇,说巴赫访华时要来探望何老,请王奇帮忙选择礼物。因为明年是马年,巴赫又是新官上任,王奇带了国家工艺美术大师刘远长制作的一匹瓷马,从深圳飞回北京。作为资深外交家,何振梁很注意自己的形象,坚持要换上西装迎接巴赫。后来,考虑到何老的身体情况,王奇建议他仍穿着病号服。

  18日16时许,巴赫在夫人克劳迪娅、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兼中国奥委会副主席杨树安、国际奥委会委员兼中国奥委会副主席于再清、中国奥委会秘书长宋鲁增等人的陪同下,走进了何振梁的病房。刚一见面,克劳迪娅就对梁丽娟说,“何先生的手机此前一直关机,把我和巴赫先生都急死了,所以一定要过来看望你们。”

  虽然何振梁先生患了中风,但是表达能力与语言能力都很清晰。法语是国际奥委会的工作语言之一,何振梁与巴赫在病房里用法语聊了起来。王奇告诉晶报记者:“巴赫为人很谦和、热情,见到谁都是笑眯眯的。巴赫与何老的友谊,超过了30年。1979年11月26日,中国恢复了国际奥委会的合法席位,何振梁出任国际奥委会委员。两年后,巴赫当选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委员,他俩情缘相投,很快就成为了忘年交。”

  随着友谊的逐步加深,巴赫与何振梁发现了一个趣事——他俩年龄相差24岁,生日都是12月29日。何振梁告诉巴赫,按照中国的属相文化,他俩都属蛇,只不过是差了两轮。从上世纪80年代起,每逢12月29日,巴赫与何振梁都会互赠生日礼物,成为两人之间一个幽默而温馨的习惯。王奇说:“他俩的友谊、交情、理想志同道合,让每个人都真心佩服!”

  40多分钟的会见结束后,梁丽娟送给克劳迪娅一条中国丝绸围巾,何振梁送给巴赫一匹瓷马,预祝他在即将到来的马年马到成功。巴赫说,他很喜欢中国文化,很高兴能收到这份包含情谊的礼物。昔日的亲密同事与战友,如今因为年龄、病痛、职位、地域的差别,今后见面的机会将会越来越少。带着沉甸甸的惦念,巴赫在分别之前躬下身去,为何老题字留念。

  ●亚洲情缘

  去年曾经路过深圳

  在巴赫与何振梁会见结束后,王奇向巴赫简要汇报了深圳小牛红钻队的情况。王奇告诉晶报记者:“早在多年前,巴赫没当那么大的官,我就认识了他。现在他当了国际奥委会主席,依然没有一点架子。”

  王奇介绍说,巴赫对华一贯友好。2008年年初的奥运火炬传递,在巴黎和伦敦受到了一些阻挠,巴赫多次通过德国媒体予以驳斥。为了表示对北京的支持,巴赫在2008年8月8日奥运会开幕当天,作为火炬手参与了北京奥运会的火炬传递。在北京奥运会前后,巴赫多次赞赏中国的组织工作。

  虽然巴赫是德国人,但是他与亚洲关系密切。每次亚奥理事会的会议,他都会作为嘉宾出席。与王奇聊天时,巴赫还讲到了一件关于深圳的趣事。2012年11月,巴赫受到好友——中国香港奥委会会长霍震霆的邀请,前来参加霍启刚与郭晶晶的婚礼。当时,巴赫先出席了国际奥委会亚洲委员会议,随后飞到香港喝喜酒。巴赫夫妇参加了11月9日在霍家大宅举行的注册典礼。随后,巴赫才知道霍家还安排了两场婚宴,分别于11月10日在广州南沙大酒店、11月11日在香港湾仔会展中心酒店举行。

  照理说,巴赫大老远从欧洲赶来,参加了第一场婚宴已算尽了礼节。可是,这位时任国际奥委会副主席,很仗义地对霍震霆说:“咱们是多年的朋友,我一定要把三场婚宴全部参加完毕。”2012年11月10日上午,巴赫在霍震霆的陪同下,经由深圳过关前往广州。10日晚,巴赫经由深圳返回香港。深圳的繁华街市,给巴赫留下了深刻印象,他甚至以为所到之处还是香港。得知王奇如今在深圳足坛工作,巴赫预祝深足的成绩越来越好。

  ●巴赫其人

  珍视家庭与朋友

  59岁的巴赫非常看重家庭、珍视友谊。他在1977年与克劳迪娅结婚,两人至今没有生养。巴赫从小就被父母教育要独立,他小时候不愿意去幼儿园,觉得在那儿的日子过于无聊,父母尊重了他的决定。

  巴赫的父母当时经营纺织品商店,父亲安德列亚斯有严重的心肌炎,这与他在二战期间曾经在前苏联被捕有关。从巴赫记事时起,父亲床边就放着氧气瓶,并在巴赫15岁时离开人世。巴赫很遗憾,父亲没能看到自己赢得奥运金牌,“我真的想让他知道,我没有辜负他一直以来给我的信心。”母亲玛丽亚活到85岁,看到了巴赫后来在各方面的成就。巴赫不仅是击剑高手,还和大部分德国男孩子一样喜欢足球,是一员左脚将,此外还喜欢网球。

  父母教会了巴赫明确的行为规范,让他清楚“值得信赖”是非常重要的美德。巴赫小时候有一次嘲笑残疾人,父母非常罕见地对巴赫发脾气,这对巴赫的人生观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巴赫从来不会向任何人发起攻击,或是公开对别人作出负面评价,“激烈的论战会撬开坟墓之门,将来很难被填平。”

  带着这种信念,退役之后的巴赫没有进入政坛,而是修读法律。巴赫能说流利的英语、法语和西班牙语。在国际奥委会工作的30多年里,巴赫结识了全球各地的好朋友,包括来自中国内地、中国香港的国际奥委会委员。

【编辑:金鹏飞】

>体育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