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深圳职业足球二十年:再回首向当年奠基者致敬

2014年01月22日 10:21 来源:晶报 参与互动(0)

  第十届中国足球协会会员大会昨日开幕,新任足协主席蔡振华(左)与再任足协副主席的容志行(右)合影。

  2014年1月26日,是深圳足球俱乐部的20周岁生日。虽然深足的现状令人唏嘘,但是深圳足球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这座城市的骄傲。当我们开始搜寻深足成立时的故事,发现这个足球俱乐部的胎动与诞生,紧跟着深圳在小平南巡之后的发展脉搏。在容志行的带领下,来自全国各地的胡之刚、朱波、江洪等足球人,为深圳足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现年65岁的深圳足球奠基人容志行,在2014年1月21日继续当选中国足协副主席,继续为中国足球服务。这位亚洲球王的坚毅目光,与二十年前并无区别。回首深圳的笔架山岁月,有助于深圳足球人重拾梦想,携手驱散眼前的迷雾。

  1980年代的深圳足球

  虽然深圳是一座年轻的城市,但是深圳足球并非从零起步。早在1941年,在香港谋生的近百名宝安青年,回到家乡沙井镇坣岗村坚持抗日,其中包括陈飞鸿、陈志涛和陈灿星等香港足球队队员。他们成立了坣岗的第一支足球队,足球成为当地原住民最喜爱的运动。不过,沙井足球属于业余性质,这些年来鲜有职业球员。

  改革开放初期,来自全国各地的建设者在工作之余也组队踢起了业余足球。原深圳体委干部刘洽壬告诉晶报记者,他在1980年3月从江门调任深圳市体委业务科科长。当时,深圳的业余足球已经兴起。1980年7月,深圳少年足球队在陈键教练的带领下,前往湛江参加全省少年选拔赛。由于组队仓促,在十支参赛队中排名垫底。

  1982年7月,以刘洽壬为领队、以曾小华为教练的深圳队,征战第六届省运会。刘洽壬说:“1982年的广东省运会,我们无法凑齐一支成年队,只好从沙井坣岗挑选了一批少年球员。第一场,我们遇到了强大的广州队。对手有些轻敌,上半时被深圳队打进一球。下半时,我们全力防守,广州队无法改写比分。广州队0∶1输给年轻的深圳队,震动了广东足坛,《羊城晚报》发了头条新闻。最后,深圳队拿到省运会季军。”

  1985年,深圳成立了成年代表队,聘请上海足球名宿方纫秋担任主教练,先后网罗了魏小乐、龙活、陈继铭、刘全、曾国强、魏崇金等一批广东名将,1989年还曾征战专业队性质的全国乙级联赛。

  会员制灵感来自荷兰

  1991年初,昔日的“亚洲球王”容志行,从广东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党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深圳市体育发展中心主任。在容志行的努力下,深圳入选了中国足协指定的12个足球改革试点城市,获得了成立职业俱乐部的资格。

  在容志行的领导下,深圳市体育发展中心成立了深足筹建小组,组员包括刘洽壬、郭尚标、李少辉等人。刘洽壬说,深圳足球俱乐部最初准备使用中外合资股份制,可是这在资金来源、管理模式等方面存在诸多挑战。1993年夏天,中国足协组织12个足球重点城市的代表,飞赴欧洲考察职业足球,刘洽壬随团出访。在荷兰与丹麦,会员制足球俱乐部的运行模式,让刘洽壬眼前一亮。

  刘洽壬说:“我们参观了埃因霍温等俱乐部,发现会员制值得借鉴。埃因霍温当时有十几个常任会员,都是很有实力的财团。他们每年支付一笔会员费,足够俱乐部的开支。常任会员的身份很尊贵,每年都有很多人排着队,等候接过常任会员的资格。普通个人会员享有购票权,可以提前几年以优惠价,购买明年与后年的套票。越是往后几年的球票,价格就越便宜。要是没有会员资格,就很难买到球票。会员制有利于俱乐部的稳定,不会因为更换了老板,就影响了资金来源。”

  回国后,刘洽壬撰文发表在《深圳特区报》,大力宣传会员制。当时,深圳有很多企业与个人都对足球俱乐部很热心。容志行等人经过研究,决定以会员制的方式,筹建深圳足球俱乐部,这也是全国首家会员制的职业足球俱乐部。

  各级会员踊跃缴款

  刘洽壬保存的历史资料显示,1993年11月15日,市政府办公厅向市体育发展中心发文,批复同意深圳足球俱乐部成立,采取会员制。共有12名团体常任会员,100名团体会员,300名个人会员。团体常任会员是俱乐部执委会委员。

  按照当时的设想,俱乐部的各级会员享有监督会务、按章优惠进行广告宣传、使用俱乐部的体育设施、在俱乐部组织的重大足球赛事时享有专用席位、在俱乐部由会员制转为股份制时成为股东的权利。会员资格允许转让。会员在俱乐部成立后三年中,按规定于每年的第一季度交纳会费。交纳会费的标准是常任会员每年30万元人民币以上,团体会员每年3万元以上,个人会员每人1万元。

  深足的会员招募工作比较顺利。常任会员是资金的最大来源,但是每个常任会员的缴费额度并不相同。香港中建集团有限公司三年总共投入300万元,宝安金鹏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承诺三年投入110万元。深圳龙的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广州南沙浩业疏浚工程公司,三年共投入100万元。深圳四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深圳市郑铁实业发展公司都是三年总投入90万元。

  除了团体常任会员,深足还吸纳了许多团体会员,比如招商局蛇口通讯公司、深圳卷烟厂、东莞市江陵冷气安装工程公司、天时印刷有限公司、深圳经济特区发展公司等。天时印刷有限公司的三年会费是15万元,剩下几家企业的三年会费是9万元。当时的会员合作方式五花八门,比如深足选择鹏基公司生产的望远镜作为指定产品,公司在销售利润中提取20%作为支持深足的额外费用。

  在深圳足球俱乐部挂牌成立时,还有12名个人会员支付了3万元的三年会费。这些被载入史册的会员是马决、金伟、匙艳明、温义新、张天生、陈启辉、沈雨、彭海科、陈武、梁田托、戴仲伯、陈岱鹏。深足挂牌后,还新添了少量的常任会员与个人会员。

  王俊生参加成立仪式

  经过一年的筹备,深足在1993年底初具雏形。1994年1月15日的深圳特区报,发表了刘洽壬撰写的稿件《深圳足球俱乐部开始运转》。文中说:“我市人民期盼已久的深圳足球俱乐部,现已开始运转。由胡之刚挑选的来自全国9个省、区、市和八一队的16名运动员,至1月14日已有12人抵达。两名俄罗斯、一名乌克兰外援的加盟条件,现已原则谈妥,正在办理转会、签证等事宜。1月18日,俱乐部将召开首批会员大会,本月26日将举行深圳足球俱乐部成立仪式。”

  深圳足球俱乐部的成立仪式,于1994年1月26日18时在上步北路的洲际酒店举行。时任中国足协常务副主席王俊生,时任深圳市委常委、副市长、深圳足球俱乐部名誉主任李容根,时任广东省体委主任、省足协主席董良田,时任中国足协副主席、深圳市体育发展中心主任容志行,原中国男足主教练曾雪麟等参加。

  来自上海、辽宁、河北、四川、八一等球队的队员,在容志行与胡之刚的召唤下,赶来加盟深圳,队长是34岁的原国足队长朱波。当时队员的收入不算高,守门员江洪买了一辆日本摩托车,晚上经常骑出去兜风。有时候球员回来晚了,徒手爬上四楼的宿舍。最初那几年,深足的第一把手不叫“总经理”,而是称作“主任”。容志行兼任深圳足球俱乐部主任,常务副主任是来自深圳体工队的曾国强。实际上,曾国强履行的是总经理的职责。

  在深足成立之初,就向全球发出了队徽设计征集邀请。经过挑选,深足的第一个队徽以大鹏、足球与星云的元素组合而成。图案的下部是一只展翅直上云霄的绿色大鹏,上部是一个跃动的红色足球,以及绿色的星空,寓意着深圳足球俱乐部犹如一只大鹏,翱翔于万里云天。

  笔架山到处是野草

  刘洽壬回忆说,在深圳俱乐部酝酿成立期间,曾在1993年向市政府申请用地20万平方米,拟按照世界最先进的足球俱乐部模式,建设足球基地。当时设想的基地有8个足球训练场,以及1个足球比赛专用场,还有与训练、比赛相适应的教学、生活、康乐设施,满足俱乐部职业队、青年队及各年龄组训练和比赛需要。当时构思的足球基地,还包括足球学校。不过,这个设想直至今日都未实现。

  从1994年到2008年,深足都租用笔架山基地的宿舍与训练场。当年的深足场地维护员姚合理告诉晶报记者,笔架山最初没有足球场。深足成立后,体工大队把门球场改造成了足球场。直到10月份要去绵阳参加乙级联赛决赛前夕,笔架山的足球场、训练房等设施才全部完工。

  1994年来到深足的杨水华,直至今日依然在俱乐部工作。1994年,杨水华负责开深足大巴,最开始是42座的东风牌大巴车,就是老电影里经常看到的翻盖式公交车,从体工队临时借来使用。因为基地还没建好,只能四处找地方训练,去过深圳中学、实验中学和罗湖体育场等地。有一次去训练,老式大巴车半路熄火,在马路中间怎么都修不好。主教练胡之刚只好带着队员,在马路旁边的草地上练了一下午。杨水华说,幸亏当时深圳的行人不多,也没有PM2.5,大家练得很开心。

  杨水华说,1994年的笔架山很荒凉,球队宿舍周围的野草长得比人还高,晚上能听到各种动物的叫声。厨房有位师傅,从草地里抓了蜥蜴回来饲养。训练之余,胡之刚带领队员和工作人员,在宿舍和球场周围“开荒”,推平了四周的荒坡,铲除了野草。

  乙级联赛一马平川

  2月21日,深足前往昆明冬训,成为当年在海埂训练的惟一一支乙级队伍。当时随队采访的深圳特区报记者崔卫平回忆说,深圳队训练量之大、强度之高,让许多甲级队的老大哥深感惊讶。冬训的第一周,深足在60分钟的分队比赛后,还要再跑两次2000米。老帅胡之刚说:“深圳人对于自己的球队期望很高,可是这支球队来自四面八方,水平与个性差异很大,最难的是捏合成为一支球队。”

  深足在昆明海埂打了10场热身赛,成绩是2胜5平3负。深足冬训期间,由于沈阳部队队解散,首届甲B联赛的队伍变成了11支。中国足协于3月14日在海埂开会,决定1994年首届职业联赛的升降级细则——甲A联赛的最后两名,将降入1995赛季的甲B联赛;甲B联赛的前两名,将升入下赛季的甲A,后三名降入乙级;乙级联赛的前四名,升入1995赛季的甲B。

  1994年5月开始的乙级联赛预赛,分为天津、武汉、北京、大连赛区。深圳队与辽宁二队、烟台港务局队、湖北皇宫队、上海CTN中纺机队一起,被分在武汉赛区。5胜2平1负的深足,获得武汉赛区第二名,取得前往绵阳参加决赛的资格。

  决赛第一阶段,八支队伍分两组进行单循环赛,每组前三名出线参加第二阶段。10月11日,深足1∶1战平鞍钢队,纪捷为深足打入一球。10月13日,深足2∶2战平首钢队,史宾斯为深足打入两球。10月15日,深足3∶3战平上海大顺,史宾斯、张延与刘国强先后为深足建功。三场皆平的深圳队,以B组第三名的成绩进入第二阶段,第四名鞍钢队被淘汰。

  会员制有些超前

  1994年10月17日,乙级联赛在绵阳进入决赛第二阶段。第二阶段实行单循环赛制,在第一阶段交战过的球队,相互之间不再比赛,只是带入彼此在第一阶段的成绩。10月17日,深足2∶2逼平大连铁路,刘国强与史宾斯先后进球。10月19日,深足0∶0战平前卫队。10月21日,深足3∶1战胜辽宁二队,牛洪利率先得分,史宾斯攻入两球。

  乙级联赛结束后,深圳队、上海大顺与大连铁路积分相同,深足在得失球方面领先,最终排名乙级第一。深圳队、上海大顺、大连铁路、首钢获前四名,获得晋升甲B的资格。值得一提的是,当时获得乙级联赛第五名的前卫队,实际上就是深圳公安口岸分局队。

  深足接下来的辉煌有目共睹,先后获得1994年乙级联赛冠军、1995年甲B联赛冠军,并在成立后的第三年升入1996赛季甲A联赛,开创了中国足球的奇迹。不过,深圳队在1996赛季结束后降回甲B,部分原因在于会员制导致的资金缺乏。与当时的万达、申花、全兴、国安等甲A球队相比,深足的资金实力较弱。

  刘洽壬说:“实行会员制的那三年,深圳足球在平稳之中快速成长。现在回想起来,会员制可能有点超前于当时的足球环境。仅仅依靠会员们的会费,难以适应后来强大的资金需求。此外,会员制对于俱乐部总经理的水平,也有很高的要求。总经理必须服务、团结好这些会员,平衡各方面的需求,工作起来很辛苦。1997年平安接手深足之后,停止了会员制,把会费都退还给了各级会员。”无论如何,容志行、胡之刚等深圳足球的先行者,披荆斩棘勇往直前,圆满地完成了奠基者的角色。

【编辑:姜贞宇】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