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八一体工大队长:从不把自己当女人 带队如带兵

2014年08月01日 08:19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0)

7月28日,八一队红山口训练基地,女排队员在热身。

八一队队史馆内挂着中央军委颁发的锦旗。

八一队队史馆内一座座奖杯见证了八一队辉煌战绩。

  7月29日上午,新京报记者在红山口八一队见到了朱玉青。之前一天晚上,她刚刚带领八一男篮下基层回来。“姓军为兵是八一队的天职,我们沉到基层,接到地气,脚踏实地为兵服务,这是我们的职能使命和任务要求。”作为八一体工大队史上首位女大队长,朱玉青笑称从不把自己当女人,她说带运动队跟带兵打仗一样,指挥官要身先士卒。作为八一队培养出来的优秀队员,朱玉青也很清楚自己的使命,“我要把八一队的红色基因传承下去,弘扬八一队的队魂。”

  ■ 对话人物

  朱玉青 1963年4月生于山西平遥,17岁时被招入八一田径队,亚运会冠军,3次改写全国、亚洲纪录。1987年获得世锦赛女子七项全能第8名,是亚洲进入该项目世界前8的第一人。运动生涯中,朱玉青脚趾、胫骨多处骨折,六运会跟腱断裂,医生曾建议她不要再运动。1988年结婚生子后,朱玉青复出参加了1992年奥运会,并打破亚洲纪录,“朱玉青现象”成为当时体坛一大话题。2010年10月,朱玉青成为八一体工队历史上首任女大队长。

  队伍作风

  先做军人再做运动员

  新京报:从场馆内的标语到队员的着装,处处能看出八一队的特殊性,能详细介绍一下吗?

  朱玉青:我们一贯的要求是先做合格军人,再做运动员,先军事素养锻炼,再上场比赛。八一队走过63年了,我们一直像基层部队一样抓训练、抓传承。至于运动员上场打球,一举手一投足,首先要体现的是我们的军人素养和顽强拼搏的作风。

  八一队的职能基本可以用四个“服务于”来解释:服务于我军政治工作的需要,服务于我军对外交往和展示的需要,服务于广大官兵开展群众性体育活动的需要,服务于国家健康发展大局的需要。

  新京报:听说你刚带队下基层回来,这样的活动对队伍有怎样的帮助?

  朱玉青:到部队基层跟我们坚持每周出一次军体操一样,目的是为了丰富基层部队官兵的军营文化生活,满足官兵的精神文化需求。作为军队体育专业队,我们在辅导部队官兵体能和技术训练上有优势。这次我和男篮到基层部队十多天时间,走了不下七八个地方,我们真诚热情、专业精湛的服务辅导,广大指战员反响很好。教练员运动员也通过到基层锻炼,亲身感受部队官兵的练兵热潮,进一步增强了自身使命感和责任感,奠定了他们为谁当兵,为谁比赛的信念。

  新京报:我看到每个训练馆墙上都有详细的训练日记和周记,并有教练评语,这在其他地方队中可能很难做到,八一队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朱玉青:我们是很规范化的,平时的教育方式跟连队训练是一样的。新的时期,我们也有一些创造性的东西在里面,但优良传统必须保留。

  建队模式

  把梯队建好不引进大牌

  新京报:这些年来,体育职业化进程加快,八一队是否能跟得上这种节奏?

  朱玉青:不管外界如何变化,我们的目标就是做强自己。八一队的传统就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自己培养人才的同时,也为国家培养人才。

  新京报:相比前些年,八一男女篮在CBA和WCBA的成绩确实有明显滑坡,这当中是否有“为职业化所困”的因素?

  朱玉青:八一男女篮的现状并不全是由于职业化的发展所造成的,当然你要说没有一点原因也不可能。八一队男女篮都存在着人才断档问题,这并不完全是职业化造成的。以男篮举例,在“黄金一代”退役后实际上就断档了,人才培养和梯队建设没能及时接上来。这有历史原因,有客观原因,也有主观原因,我认为我们主观原因是主要的。过去各个军区都有球队,我们可以从军区调人,但现在只能自己培养。

  新京报:多年前,一些青少年会奔着“八一队”三个字慕名而来,但现在很多俱乐部都以丰厚收入和条件来吸引人才,能不能说八一队在这方面的优势在减少?

  朱玉青:不能这么说,八一队的优势依然在。八一队这块牌子不是今天才有的,新中国的体育史就是八一男篮的发展史,我们八一男篮实际上起源于战争年代,是从贺老总(贺龙)120师的战斗队传承下来的。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它就是一个有着战斗精神和红色血液的集体,现在很多年轻人依旧崇拜我们穿着军装驰骋赛场。

  关于引进队员,我们不会引进已成名的,就像我们不会引进易建联一样。我们就是按照运动发展的规律,一茬一茬把梯队建好,一代一代把班接好,这也是为什么八一队总有优秀队员出来。

  中国特色的体育职业化到底要怎么走,大家都在探索。我们的女篮今年联赛拿了第8,依旧有好几名队员入选国家队。山西队是冠军球队,有很多需要我们学习的地方,但我们走得是两条路。我们的建队模式、培养方式和发展思路也不一样。

  带队体会

  跟打仗一样与性别无关

  新京报:做运动员时,你屡遭伤病,但又一次次站起来,可否说你的职业生涯也是八一队队魂的一个缩影?

  朱玉青:这我代表不了。我身上缺的东西还很多。但是这样的一个光荣集体培养、锤炼了我。反过来,我就要和八一健儿一道齐心协力地把这个红色基因给传承下去,让我们的后来者也一代代地出这样的人才,去弘扬我们的八一队魂和战斗文化。你看八一队的比赛,不管输赢,精气神儿绝对十足。

  新京报:你多年前创造了“朱玉青现象”,你觉得现在被复制的可能性有多大?

  朱玉青:如果是我的话,还会继续,因为我确实还会这么做。人生要有目标,做人要有理想,要有一种奋斗精神,这就是你坚持的基础。

  新京报:作为队史上第一位女性大队长,能否给这支“铁军”带来一些女性“柔和”的色彩在里面?

  朱玉青:战友们有时和我开玩笑说,“朱玉青,性别女,性格男。”说实话,我站在这个岗位上,不能说因为我是女人,就可以怎么样。带队伍跟带兵打仗是一样的,特别是在备战和执行四年一个周期的奥运会全运会等重大赛事任务中,作为一个指挥军官,率先垂范不是空喊口号,你自己首先要过得硬、冲得上。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为国争光为军添彩的实际行动同样是在实践中体现的,这跟性别没有关系,这就是你大队长该干的事。

  新京报:那你会用什么方法来保证八一队这艘巨轮不偏航,一直稳定地向前走?

  朱玉青:八一队有许多的优良传统、过硬作风和战斗精神,这是经过岁月洗礼和历史沉淀一代代传承下来的,不是我独创的。我们首先要继承,然后去发扬,同时要紧紧围绕新时期的强军目标和实践要求,不断赋予新的内涵。

  专题采写/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

  专题摄影/新京报记者 浦峰

【编辑:金鹏飞】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