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信息

如何看待中国体操队的“里约之殇”?

2016年08月17日 05:27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中国选手尤浩在比赛中。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中新网</a>记者 盛佳鹏 摄
中国选手尤浩在比赛中。 中新网记者 盛佳鹏 摄

  中新网里约热内卢8月16日电 (记者 张素)里约奥运会体操赛事16日收官,中国体操队最终战绩仅为两枚铜牌,堪称“里约之殇”。

  从奖牌数量来看,用“殇”字并不为过。这是中国体操队在1984年重返夏季奥运会以来首次遭遇“零金牌”,在双杠、吊环、高低杠、平衡木等优势单项全面溃败,创中国体操队奥运会最差战绩。

  其中,中国男队未能实现“三连冠”。他们与中国女队都是在最后时刻被俄罗斯队反超,各摘一枚团体铜牌。邓书弟、尤浩分列双杠第四、第八,刘洋、尤浩分列吊环第四、第六;商春松在高低杠位居第五,范忆琳在平衡木仅得第六。在单杠、男子跳马、鞍马上,均无中国选手入围决赛。

  此“殇”已有前兆。里约行前,几家世界知名赛事数据公司都对中国体操队给出“无金”预测。在被视作奥运会“风向标”的2015年体操世锦赛上,中国队虽有2金2银4铜,其实已退出奖牌榜前三名。

  曾在奥运会上共获得26枚金牌的中国体操队到底怎么了?

  纵观时间轴,中国体操队当下正处于低谷时期,成绩出现断崖式下滑不足为奇。经历北京奥运会狂揽9金、伦敦奥运会收获4金的风光,一批名将相继退役,此行10名主力队员,仅有男队队长张成龙有过奥运经历。

  “这次参赛的队伍整体太年轻了,自我控制太多,没有放开。”中国体操队总教练黄玉斌说。

  以男子团体“中日之战”为例,中国队至少出现了3次较大失误。在颇有冲金实力的双杠上,2015年世锦赛双杠冠军尤浩下法失败,他承认“想法太多了”。

当地时间8月8日,2016里约奥运会男子体操团体决赛在里约奥林匹克体育馆进行,预赛第一的中国队决赛中未能延续好状态,最终收获一枚铜牌。日本队获得本届奥运会男团冠军,俄罗斯队获得亚军。图为中国男子体操队队员在和等待比赛结果。<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中新网</a>记者 盛佳鹏 摄
当地时间8月8日,2016里约奥运会男子体操团体决赛在里约奥林匹克体育馆进行,预赛第一的中国队决赛中未能延续好状态,最终收获一枚铜牌。中新网记者 盛佳鹏 摄

  中国体操队还缺少真正意义的领军者。男女队长张成龙、商春松,既难以企及杨威、刘璇等前辈,也无法与日本男队队长内村航平、美国“当家花旦”西蒙·拜尔斯等“明星选手”相抗衡。

  从横向对比,日本男队、美国女队均处于鼎盛时期,俄罗斯体操队在得到财团援助后逐渐崛起,英国、德国、乌克兰、荷兰等欧洲选手实行“冲击单项”计划卓有成效。

  中国小将没能“守土有责”,面对劲敌时反而自乱阵脚。2014年世锦赛吊环冠军刘洋看到先出场的希腊人得到极高分数,乱了节奏,致使后程乏力、落地不稳。

  此“殇”还有难言之隐。体操赛场争议判罚常有,信手就可罗列出伦敦奥运会时陈一冰的吊环、洛桑世锦赛时奎媛媛的平衡木等典型事例。今届奥运会上,裁判似乎总是针对完成分“做文章”,导致中国选手难度分再高也是功亏一篑。

  姑且不说裁判是否“别有居心”,不妨看看现行的体操规则。恰如黄玉斌评价:“与其说裁判打分不公,倒不如说是整个评分取向的影响,更注重动作的完成质量。”

  分析指出,近年来对女子体操的打分风向转为力量和美感,中国选手擅长的转体动作以及双腿是否并拢、脚尖是否绷直等细节已非“主流”。中国选手在双杠项目的“招牌动作”挂臂也成为扣分点。这种趋势实际在2015年世锦赛已显现,“那时开始分数怎么也上不去。”邓书弟说。

  “没有话语权。”黄玉斌无奈地说。欧美裁判历来人数占优,主导了每一次规则修改。近年来日本裁判“异军突起”,于是以日本选手名字命名的体操动作越来越多。中国曾有裁判在亚运会时擅改韩国选手分数的前科,现在供职于国际体操联合会的两名中国籍裁判没有身居要职。

  裁判主观判断是否“美”,还会触及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选材。当美国已有4000多家体操俱乐部源源不断地输送队员,中国体操注册运动员仅有2000余人,或许可以理解为“输在起跑线”。

当地时间8月10日,2016里约奥运体操男子全能决赛,日本名将内村航平凭借末轮单杠的15.800分,逆转乌克兰小将维尼亚耶夫,蝉联奥运金牌。
当地时间8月10日,2016里约奥运体操男子全能决赛,日本名将内村航平凭借末轮单杠的15.800分,逆转乌克兰小将维尼亚耶夫,蝉联奥运金牌。

  另一条“起跑线”是舆论导向。日本“体育振兴计划”和英国“体育机构”的实质是效仿中国的“举国体制”,中国却在发展全民健身的同时过于弱化竞技体育,尤其妖魔化体操。要知道,拜尔斯能在本届奥运会上一举夺得4枚金牌,其背后也有无数汗水与泪水。

  2004年雅典奥运会,中国体操队仅得到1金2铜。“12年前,被舆论称为‘雅典滑铁卢’的失败都过去了,现在早已没有过不去的坎。”黄玉斌说,4年后将迎难而上,他对年轻队员有信心。

  年轻的中国体操队的确也留下些许亮色。伦敦奥运会时,中国队无人进入男子个人全能决赛,这次林超攀、邓书弟排在第五、第六,女子全能选手商春松、王妍排在第四、第六。王妍虽在女子跳马和自由操上都是第五,何尝不是中国女队吹响补齐短板的“号角”?(完)

>体育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