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他效力过的6支球队全“死”了 但谁该为此买单?

他效力过的6支球队全“死”了 但谁该为此买单?

2020年02月23日 08:49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赵一博假如华南虎时的官宣海报。
赵一博加入华南虎时的官宣海报。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2月23日电(王昊)近日,中甲俱乐部广东华南虎宣布解散,而球员赵一博也因自己效力过的6家俱乐部全部“死亡”而成为热点人物。网友说他是“倒霉蛋”,也有媒体称其为“退出哥”。但当俱乐部难以为继、欠薪事件频繁发生,谁又该为此买单?

  2月4日,立春这一天,中国足协发布了一份对中甲、中乙和中冠联赛球队提交的工资奖金确认表进行公示的通知,共有9支球队未能按时提交确认表,其中包括中甲球队广东华南虎。

  9天后,华南虎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宣布球队解散。向上翻两篇文章,还是球员们喜气洋洋的拜年特辑。其中,赵一博和队友们排成一排,面带笑容地向球迷送上新春的祝福。此时,距离赵一博加盟华南虎仅过去一个赛季,这也是他在这支球队度过的第一个春节。

赵一博(左一)和队友们拜年视频截图。
赵一博(左一)和队友们拜年视频截图。

  未料庚子年刚刚来到,华南虎俱乐部突如其来的变故,不仅让中国足球在这个冬天再添一抹寒意,也让赵一博又不得不踏上职业生涯下一站的旅途,而这已经是他第六次被迫改换门庭了。

  2005年,赵一博效力于安徽九方,2011年安徽九方被天津润宇隆收购,同年,天津润宇隆被转让给沈阳沈北。2013年底,沈阳沈北被沈阳中泽收购,2015年初,沈阳中泽解散。

  赵一博2015年加入大连超越,2019年初转投广东华南虎。2019年初大连超越解散,2020年初广东华南虎解散。他效力过的球队,确实都已经在中国足坛销声匿迹。

10月6日,武汉卓尔队9号拉斐尔比赛中凌空垫射。当日,在2018赛季中国足协甲级联赛第27轮比赛中,武汉卓尔队主场以2比2战平梅县铁汉生态队,凭借领先第二名10分优势提前三轮冲超成功。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张畅 摄
资料图:在2018赛季中国足协甲级联赛第27轮比赛中,武汉卓尔队主场以2比2战平梅县铁汉生态队(广东华南虎俱乐部),凭借领先第二名10分优势提前三轮冲超成功。 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

  但被媒体形容为“退出哥”、“倒霉蛋”,他觉得有一些不公平。“怎么就我一个人就能把这些俱乐部经济都带垮了呗?你要说我在哪个队,老板、球迷都不满意,那我可能是个捣蛋鬼或者倒霉蛋。(但实际上)我去哪个队都能踢上主力,在哪个队口碑都不错。”

  “现在黄了多少俱乐部了?老板想干就干,不想干了就撤资、就解散,队员就开始四处打官司。”

  “黄”这个词在东北话里是倒闭的意思,赵一博说话带着明显的东北口音。他是辽宁人,加入大连超越后,把家安在了大连,而效力于大连期间,他还完成了人生大事——结婚。

大连超越2018年发布赵一博生日海报。
大连超越2018年发布赵一博生日海报。

  家庭的组建,让赵一博更有了一直在大连踢下去的念头。2017年10月28日,赵一博在个人微博上说:“连续两年都在保级边缘游走的我们应该更清楚的认清一切,希望我们明年换个活法吧”。2018赛季,他担任大连超越的队长。“如果在大连一直踢下去也挺好,但没想到中国足球这东西太动荡了吧。”

  一次次的解散、离队、加盟,热爱的足球带给赵一博这些赛场以外的附加,让他感到无奈,“最起码你得让球员安心踢球吧,你不能让一个运动员边踢球还得边学法律吧?我感觉规则应该更完善一些。”

  如今,赵一博也在积极寻找下家,但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很多球队都没有集中,暂时还不能确定下一站是哪里。他的家还在大连,只能在家附近找空旷马路跑一跑,保持状态。“我现在也不小了,并且确实挺喜欢这个职业的,我就想找个队能踢就一直踢呗。”

10月6日,武汉卓尔队17号埃弗拉比赛中带球突破。当日,在2018赛季中国足协甲级联赛第27轮比赛中,武汉卓尔队主场以2比2战平梅县铁汉生态队,凭借领先第二名10分优势提前三轮冲超成功。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张畅 摄
资料图:在2018赛季中国足协甲级联赛第27轮比赛中,武汉卓尔队主场以2比2战平梅县铁汉生态队(广东华南虎俱乐部),凭借领先第二名10分优势提前三轮冲超成功。 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

  不过在此之前,赵一博还有一件烦心事无时无刻不困扰着他,那就是被华南虎俱乐部所拖欠的薪水还迟迟未能到账。

  据了解,在春节之前,华南虎的欠薪问题已经非常严重。队员们找到俱乐部的财务人员帮每个人算了一下总数,赵一博被欠的钱超过了一百万,而有些队员比他还多。在宣布解散之前,俱乐部给球员们打过欠条,但赵一博看来,“没啥用”。

  有媒体报道,在华南虎宣布解散后,梅县区政府的400万奖金终于到账了,俱乐部投资人决定把这笔奖金发给所有球员和教练,这笔钱可以偿还全队半个月的工资。

本赛季华南虎为赵一博和队友庆祝
本赛季华南虎为赵一博和队友庆祝职业生涯出场200场。

  但赵一博对这个说法提出了质疑:“球队之前是给补了半个月工资,但是那400万应该不是全补给球员了,补了一部分。还差队员半年的工资,还有几场的奖金,还有些队员的绩效也没发。”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目前他和俱乐部的人员没办法面对面沟通,也没有一个“能管事的”出来表态如何善后,“解散就解散了”。他说:“在我们队集体的群里面,都很少有俱乐部员工发声的。”

  队员们找了律师进行咨询,“正常足协应该管这事,但是俱乐部解散的话,足协对俱乐部就没什么限制了。如果要走民事官司,法院那边也管不了,因为现在很多俱乐部注册的都是有限责任公司。”赵一博说。

华南虎拜年视频截图。
华南虎拜年视频截图。

  “谁都是为了养家糊口,也都有父母,也都有孩子。”“宣布解散了、老板不投了,也能理解,但至少得有个说法。”

  这不是他第一次遭遇欠薪,在加入华南虎之前,他在大连超越踢了四年球,大连欠了他一年半左右的工资,比现在被华南虎欠的还要多。

  不过大连队的老板承认这笔钱,也会想办法还钱。“那个老板有钱的时候都会给我们补一些,最少的时候补过5千,也补过几万。”但有态度不代表有能力,目前“零头都没还清。”

  在他看来,虽然欠薪的事自己占理,但也只能好好沟通,才有可能把钱要回来。

3月6日下午,石家庄裕彤国际体育中心,2016赛季中超联赛首轮赛事,石家庄永昌主场迎战辽宁沈阳宏运。赛场上,双方展开激烈拼抢,最终辽宁队1:0以任意球破门取得开门红。<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翟羽佳 摄
资料图:2016赛季中超联赛首轮赛事,石家庄永昌主场迎战辽宁沈阳宏运。赛场上,双方展开激烈拼抢,最终辽宁队1:0以任意球破门取得开门红。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或许如果不是华南虎的解散引人关注,赵一博的“神奇”经历也不会被媒体发现。而除了在立春那天被宣布“突然死亡”的9家俱乐部之外,中国足坛的老牌队伍辽足目前也是“生死未卜”。

  昔日中国足球十冠王“辽足”境遇尚且如此,影响力和关注度更逊一筹的小球队自然更加举步维艰。找不到盈利点,球队投入不菲,只能依靠老板的投资,与企业发展捆绑的生存方式,无异于“悬崖走钢丝”。

  在去年同一时期,因为相同原因而告别中国足坛的球队仅有3支。按照足协的计划,中甲联赛今年将从16队扩张至18队,但这个冬天发生的一切,很有可能让这个计划的前景蒙上阴影。

3月6日下午,石家庄裕彤国际体育中心,2016赛季中超联赛首轮赛事,石家庄永昌主场迎战辽宁沈阳宏运。赛场上,双方展开激烈拼抢,最终辽宁队1:0以任意球破门取得开门红。图为辽宁队(红衣)与永昌队“抢球”。<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翟羽佳 摄
资料图:2016赛季中超联赛首轮赛事,石家庄永昌主场迎战辽宁沈阳宏运。赛场上,双方展开激烈拼抢,最终辽宁队1:0以任意球破门取得开门红。图为辽宁队(红衣)与永昌队“抢球”。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金元足球带来的不仅仅是关注度,看不见的风险最终成为将球队推下悬崖的凶手。大把的金钱涌入联赛,抬高了球队的运营成本,却没让球队学会如何赚钱。以规范俱乐部管理、保护球员为初衷的工资确认表,成为压死这些俱乐部的最后一根稻草。

  中国足坛人来人往,过去的历史中,像赵一博这样“倒霉”的故事究竟还有多少呢?被大众谈论甚至讽刺的,恐怕不应该是这些球员们,他们渴望也不过是一份安定的工作。

  就像赵一博感慨的那样:“我就想在一个队踢,那多稳定啊,踢得多舒服啊!那它老解散,你说你赖我?”(完)

【编辑:刘羡】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