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奥运延期或让“金牌至上”走向“金牌之上”

奥运延期或让“金牌至上”走向“金牌之上”

2020年03月31日 05:34 来源:中国青年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奥运延期或让“金牌至上”走向“金牌之上”

  2020年3月24日,国际奥委会联合东京奥组委宣布,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原定于7月24日至8月9日举行的东京奥运会,推迟至2021年举行。

  在现代奥运会百余年历史上,只有战争影响过奥运会的正常举行,2020年东京奥运会成为第一届非战争原因不能正常举行的奥运会——人类的抗疫无疑是一场特殊的“全球战争”。

  时间拨回到2016年8月22日,“东京8分钟”在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惊艳亮相,一个充满梦幻和未来感的日本让全球观众情不自禁惊叹,人们对4年后的东京奥运会充满无限遐想。当时没人能够想到,4年后的今天,当东京奥运会的圣火已经在雅典采集完成,当整个赛事筹备已经进入临近开幕的冲刺阶段,奥林匹克却遭遇了历史上从未遇到过的重大变故——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确诊人数每一天都在急速上升,这个春天笼罩阴霾。

  作为国际体育赛事体系的核心赛事,奥运会牵一发而动全身,但在来势汹汹的疫情面前,东京奥运会“延期”而非“取消”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延期,奥林匹克历史上最为艰难的决定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东京奥运会何去何从始终是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国际奥委会高级官员迪克·庞德早在2月25日就公开表达东京奥运会可能会被取消的看法,媒体迅速跟进报道。随后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迅速否认了东京奥运会被取消的可能性,直至3月14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还表态日本政府将会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如期举办东京奥运会。

  但新冠肺炎疫情自2月下旬以来在全球呈现蔓延趋势,国际体坛的各项赛事陆续取消或延期。一部分运动员、体育组织开始呼吁东京奥运会延期举办。不过,对于国际奥委会来说,作出取消或延期奥运会的决定需要慎之又慎。

  奥林匹克专家、北京体育大学教授任海近日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专访时表示:“奥运会是当代最高水平的大型综合赛事,也是最具影响力的文化盛会,人称奥运会为当代体育赛事的‘王冠’,其他赛事的安排绝大多数都以奥运会马首是瞻。正因为它如此重要,奥运会需要确定举办日期,才能让其他体育组织据此安排自己的赛事,让运动员调整竞技状态,让赞助商有条不紊地实施自己的营销计划,让东道主心中有数地搭建奥林匹克平台,让全世界的体育迷们安排好时间,或亲临赛场或在家看电视。一句话,奥运会的确切日程,才能让一切相关活动符合奥林匹克周期的节奏。”

  在现代奥运会的历史上,只有战争曾影响到奥运会的举办,奥运会如果不能按期举行,势必对整个国际体坛、对经济文化等诸多领域的活动产生巨大影响。任海表示,国际奥委会十分清楚奥运会延期的后果,然而,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实为现代奥林匹克运动诞生以来从未遇到过的强敌——它威胁到运动员和观众的生命。维护生命安全,是奥林匹克人文精神不可逾越的底线。因此,国际奥委会不得不退避三舍。

  任海表示,奥运会延期举行带来的损失包括:一、东道主蒙受重大经济损失——新华社援引日本关西大学名誉教授宫本胜浩的估算,延期举办将令日本经济损失6408亿日元(约合410亿元人民币);二、各城市申办奥运会的欲望进一步降低——2017年7月11日,国际奥委会在瑞士洛桑投票产生2024和2028两届夏季奥运会的主办城市,分别是巴黎和洛杉矶。国际奥委会在一次全会上同时决定两届夏奥会的主办城市,并且提前11年宣布2028年奥运会主办城市,是因为各城市申办奥运会的热情越来越低,国际奥委会需要同时保住巴黎和洛杉矶两个申办城市;三、赞助商信心动摇,导致整个奥林匹克运动的资源枯竭;四、国际体育赛事体系失去定盘星,从而导致国际体育秩序的混乱;五、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失去依托,出现发展危机;六、人们对全球化的前景失去信心。奥运会作为国际体育盛事,是全球化的缩影,但人类社会的全球化却给疫情蔓延创造了便利条件。为阻止疫情蔓延,人类正在遏制全球化进程,奥运盛会不可避免受到影响。

  尽管日本方面再三作出承诺,有能力保证东京奥运会安全、顺利举行,但进入3月之后国际体坛接连出现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表明,体育赛事作为人员密集场所,再严密的安全防范措施也很难保证所有参赛人员的健康。因此欧洲多国足球联赛、美国NBA联赛都出现了较大程度的疫情传播,运动员人心惶惶。3月11日,在欧洲疫情已经恶化的背景下,全英羽毛球公开赛依然按计划在英国伯明翰举行,这引发了部分国家运动员的抗议,认为世界羽联没有把运动员的安危放在第一位。而在3月24日东京奥运会正式宣布延期之前,已有美国田径协会、美国游泳协会、加拿大奥委会、澳大利亚奥委会等多个体育组织呼吁东京奥运会延期举行。部分世界知名运动员,如奥运卫冕冠军、西班牙选手马林公开表示,如果东京奥运会仍按计划举行,她将放弃本届奥运会。

  此外,各国为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正在采取日益严厉的入境管控措施,而奥运会牵涉到超过1万名各国运动员和数以万计的各国官员、媒体人员以及数10万计的游客,无论这些人去往日本还是从日本返回各自国家或地区,都意味着巨大的防控压力。因此即便在日本国内,民众对东京奥运会无法正常举行已有心理准备,日本共同社3月16日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当时已有69.9%的被调查者认为东京奥运会无法按期举行。

  奥运之外,国际体坛风向标难“定位”

  3月24日,“东京奥运会延迟到2021年”的“靴子”落地,3月25日,东京街头的奥运倒计时器便不再显示倒计时,转而显示当天的日期与时间。

  不确定的未来打乱了正常的工作节奏,倒计时器的尴尬处境正是疫情下国际体育赛历的缩影。按全球体坛赛事原有的排期默契,举办奥运会和世界杯的双数年被视作体育大年,各单项世锦赛则在单数年轮番登场。疫情突至,让包括足球欧洲杯、美洲杯等大赛或推迟或取消的消息屡见报端,本应属于体育小年的2021年赛场瞬间“爆炸”,东京奥运会确定延期,2021年妥妥成为史无前例的超级体育大年。

  “超级”背后是骤然拥堵的赛道。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表示,至少有33个奥运项目的全球赛程安排需要调整,其中原定于2021年举行的游泳和田径两大单项世锦赛,就率先决定“让路”。

  疫情面前,除了“让路”别无选择。田径是奥运会上最重要的基础大项,但国际田联正是第一个敦促国际奥委会推迟东京奥运会的国际体育联合会,因此奥运会确定推迟之后,国际田联主席塞巴斯蒂安·科立刻积极回应:“我们将致力于重排2021年、2022年的全球赛历。从今年2月开始,我们已经在进行这项工作,希望能在世界范围内为运动员提供高质量赛事。”他也表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体育赛事带来的长期影响,不会仅限于未来两年。

  而一向以“奥运战略”和“全运战略”作为发展主线的中国竞技体育,也不得不尽快重新规划赛事序列,首当其冲被波及的正是2021年将在西安举行的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以及在成都举行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

  据新华社报道,陕西省体育局副局长徐鹏表示,东京奥运会延期肯定对全运会造成影响,国家体育总局和陕西省人民政府正在分析、研判相关情况,在具体意见提出、十四运举办时间被批复确定后,会及时向社会公布。此外,徐鹏还表示,目前所有十四运场馆已全部复工,按照计划,全部场馆将于今年6月30日前全面竣工,12月31日前完成试运行并做好测试赛准备。

  年内各场馆硬件设施及全运村要全面完工、数十类重点专项工作逐项落实、重大活动准备工作全面启动,上海体育学院教授、知名体育赛事专家刘清早将这3点视作大型体育赛事进入全面筹备阶段的重要指标,此时对举办时间进行调整可算作“系统性调整”。

  刘清早曾统计过,对于一届全运会而言,覆盖了开闭幕式、安保、医疗、接待等各方面的重点专项工作约有80多项,而今更加强调“全民全运、全运惠民”概念的赛会规模势必更加庞杂,以陕西全运会为例,未知的时间表背后是巨大的工作量——十四运共设31个大项341个小项的竞技项目和总共19个大项128个小项的群体项目。

  “奥运会延期举办,是对我国竞技体育竞赛体系和近两年竞赛计划的正面冲击。”刘清早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如果把我国的竞赛体系看作一个金字塔,顶端的正是奥运会,第二层则是全运会、亚运会和青奥运,在“奥运争光计划”的引导下层层选拔人才,“现在的正常节奏被全面打乱。”

  按照1993年七运会后形成的惯例,全运会总是在夏季奥运会后一年举行,“全运会出人才、奥运会用人才”,如今,全运会与奥运会撞车,这不仅对运动员与参赛备战是重大挑战,对赛事组委会和赞助商也是前所未有的挑战。而在奥运延期的波及下,与全运会“狭路相逢”的还有多项在我国举办的大型体育赛事,“大大增加了赛事运行管理成本以及大型综合性运动会对老百姓生活的影响。”刘清早表示,供水、供电、疾病防控、食品安监等都被列入过赛会运行的风险管理项目,但因其他赛事延期或停摆造成举办时间的不确定,“这还是第一遭。”他认为,这次延期举办风险为赛事运作管理提供了新的课题。

  除了陕西全运会,被称为“小奥运”的2021年成都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同样陷入被动。首都体育学院校长钟秉枢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这两项赛事都是拉动和检验我国西部地区振兴的重要赛事,因为和东京奥运会同年举办,比赛的关注度和商业价值会大幅下降,“世界大运会是时隔10年再次来到中国,但奥运会突然出现,势必影响很多顶尖青年运动员原定的参赛计划,这对世界大运会的品牌价值影响很大。”

  精英选手、注意力、赞助商等资源分流,成为原本计划在2021年举办的赛事共同痛点。在钟秉枢看来,东京奥运会延到2021年举办是奥运史上一个特殊事件。当奥林匹克大幕重启时,舞台上展现的将是全人类团结一心共同抗疫的胜利景象,这会使得东京更受瞩目,全球知名度和影响力空前高涨,组织方和赞助商也许会有额外收益。但其他赛事的市场开发前景,或许要被笼罩在“抗疫奥运”的阴影当中,钟秉枢表示,赛事变动让赞助商的权益实现受到影响,其对赞助对象的选择及后续的赞助行为都会更加谨慎。

  对于关注度、影响力已经确定会遭受冲击的赛事,刘清早建议,组委会应当提早制定应对方案,加强配套活动组织,进行运动会关联事件营销,“堤内损失堤外补。”而从长远计,为降低风险,适当化整为零或可成为今后大型综合性运动会可探索的方向,“一部分项目分散到一年中的其他时间段举行,留下一部分观赏度高的项目集中进行,既能降低风险对举办城市的冲击,也能减少大型赛会对民众生活的影响。”

  在钟秉枢看来,龙头企业放弃的体育营销阵地,或许可以成为中小企业发展的契机,被奥运会“分流”的大型赛会可以成为更多中国企业走向更广市场的平台。

  但2021体育超级大年的底色仍然严峻。“东京奥运会的狂欢是否能够持续?还会有更大量的投入到北京冬奥会吗?”钟秉枢认为,经历体育赛事繁忙的2021年,人类对体育活动的关注度可能会下降,“审美疲劳”或将波及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杭州亚运会的营销传播,如何提高关注度和传播力是现实挑战。“尤其北京冬奥会,是否应当拥有更大的世界眼光和全球意识?这是世界经历疫情、重迎东京奥运会后,我们必须重新思考的问题。”

  一年后再见,奥运人的幸与不幸

  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陆专正和队员们在酒店接受隔离,东京奥运会推迟举行,对于她们来说,有些特别。

  2019年11月10日,中国橄榄球实现历史性突破:在东京奥运会七人制橄榄球预选赛亚洲区资格赛中,中国女子橄榄球队在决赛中以33∶0击败中国香港队,拿到了东京奥运会门票。

  “过去几个月,我们一直在积极备战。”陆专说:“之前我们一直在新西兰拉练、比赛,原定1月26日回国。但是随着疫情变得严峻,我们等于是被困在外面了。我们一直在关注疫情的发展,也特别关注疫情在日本的情况。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也意识到,奥运会可能要推迟了。”

  果然,中国女子七人制橄榄球队,不得不推迟第一次在奥运赛场上亮相的时间。

  “说实话,包括我在内,全队上下还都是比较平静的。一方面,我们有这个心理准备,因为国际上的疫情非常严峻,另一方面,推迟亮相虽然有遗憾,但对于我们来说,整体上还可以接受。”

  陆专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中国女子七人制橄榄球队,目前人员组成相对合理,全队只有一位30岁以上的老将。东京奥运会推迟举行,正好给了这支中国橄榄球队更多的备战时间。

  “我们是奥运会新兵,多一年的磨合和准备还是好的。从我们的年龄结构来说,年轻人比较多,需要更多训练、比赛去提升经验,技战术也需要细化。现在所有国际单项比赛都停了,如果全球疫情控制得好,到了年底,比赛恢复了,我们还可以打比赛,去锻炼队伍备战奥运会。”

  中国女子七人制橄榄球队的姑娘们是幸运的,但并不是每一位运动员,都能体会到这样的幸运。

  西班牙篮球明星保罗·加索尔在得知奥运会被推迟后说:“感谢国际奥委会作出如此艰难但极为必要的决定。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时刻,在这场空前危机中,体育界从一开始就扮演重要角色,在保持坚强、对抗疫情方面,我们都很关键,大家要团结起来,我们将会赢得金牌。”但每个西班牙球迷都知道,已经40岁的加索尔,目标就是参加2020东京奥运会,然后宣布退役,但现在,这位西班牙球星有可能会带着遗憾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

  这与金钱无关。奥运会推迟对于很多像加索尔一样的运动员来说,可能等同于一个梦想的终结。没有人能够确定,一年之后自己的状态还在巅峰,这期间自己不会遭遇伤病,也许,这推迟的一年,就意味着自己与奥运金牌、奖牌擦肩而过。

  英国帆船名将汉娜·米尔斯对日本NHK电视台表示,“刚得到推迟的消息感觉被子弹击中了。奥运会是运动员的全部,为这个夏天我们献出了所有的时间。现在还有一年,我不知道能否保证最好的状态。”德国击剑选手马库·哈尔特对路透社记者表示,“延期是好的决定,但对于忍受了严峻训练、已经准备好的运动员来说,也等于颠覆了此前进行的准备。”

  如果没有疫情,中国女子七人制橄榄球队此时应该正在南非参加比赛,但奥运会推迟举行,备战工作受到干扰。

  陆专表示,中国女子七人制橄榄球队新的备战计划,仍然在制定之中,“现在只是一个大的框架,可能疫情结束后,我们会组织一些邀请赛,或者还是去英式橄榄球比较发达的国家去训练比赛,但现在还是有太多的不确定性。”

  同样,已经取得奥运门票的女排、女篮也是如此。不容忽视的一个因素是,当前这种不确定性,会给运动员心理带来负面影响。

  而对寄希望于在今年完成最后一搏的老将来说,更残酷的事实恐怕是新人对自己的冲击。对于教练而言,没有理由拒绝出色的运动员,良性竞争是所有教练员,特别是集体项目的教练,最希望看到的情景。但对于进入“奥运倒计时”的老将来说,奥运梦想本应该可以实现,却因为疫情而被最终断送,这种伤痛很难愈合。

  另外必须确认的,还有奥运会延期所带来的资格认定的相关问题。

  以体操运动员为例,奥运会规定女子体操运动员年满16岁方可参赛,那么2020年因年龄限制不能参赛的运动员在2021年是否可以参赛、奥运资格赛事是否需要重新进行都还是未知数,而奥运会男子足球比赛原本限定23岁以下球员参加,那么2020年正好23岁的球员是否可以在2021年参赛,同样需要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尽快给出答案——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应该允许已经获得奥运参赛资格的选手参加明年奥运会”的回答,总算给了这些忧心忡忡的运动员一些安慰。

  价值回归,抗疫奥林匹克的崭新起点

  截至3月30日10时,全球累计新冠肺炎确诊人数为722170人,其中美国142402人,意大利97689人,中国82451人,德国62095人,法国40723人,英国19780人——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会金牌榜,上述6个国家均在前十行列(另外4国为俄罗斯、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疫情严重国家与奥运金牌大国重合数量如此之多,从常识推断,“东京奥运如期举行”已然不具备任何条件。

  当国际奥委会终于给出“2020奥运会延期”答案,东京奥组委心头淌血的“嘀嗒”声清晰可闻,此前多少次勉为其难“力保东京奥运会如期举行”的言论顿时打住。事实上面对世界卫生组织都无法判断结束时间的全球疫情,原定于在短短4个月后开幕的奥运盛会没有任何理由幸免于难。

  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不愿尽早确定推迟的最大阻碍,首先在于现代奥运会所牵扯到的巨大经济利益,其次才在于与此相关的一系列赛事赛程调整——回溯奥林匹克运动的创立初衷,以及1896年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努力促成的首届雅典奥运会——人们不难发现,已经跨越百年、完成31届的奥运盛会,在成为人类规模最为庞大的群体性社会活动的同时,距离顾拜旦心中那个充满浪漫理想主义色彩的乌托邦愈发遥远。

  “顾拜旦先生是大教育家,他创立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初衷,是希望把文化教育引入体育活动当中。他认为应该通过体育运动来实现人的发展、完善和提升。他希望奥运会能成为一所学校,尤其是让青少年借助体育这种方式来强壮体魄净化灵魂,学习追求卓越,学习互相尊重。”首都体育学院奥林匹克研究中心主任裴东光教授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说:“顾拜旦有句名言,人类文明的未来既不依赖于经济又不依赖于政治,而是取决于教育的方向。所以奥林匹克运动实际上是一种人生哲学,是希望创造一种以奋斗为乐趣的生活方式,所以才要求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要严格遵守社会伦理和规则,树立良好的榜样,向社会传递公平竞赛原则。”

  但在40年前,神圣的、不依赖于经济的奥林匹克运动会难以为继险些破产。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因政治原因遭遇抵制后,国际奥委会在这个新的奥运周期里做出奥运会改革重大决断:此前奥运会的“不盈利”原则被修改为“不是为了盈利”,奥林匹克运动的“非商业化”就此结束,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实现了商业合作伙伴的招标制、分类处理和排他性——商界普遍认为萨马兰奇对于现代奥林匹克的重要性不亚于顾拜旦,洛杉矶奥运会成为扭转奥运历史的分水岭。这是时代的进步,奥运会首先不能被时代抛弃,才有资格吸引全世界的目光,传递奥林匹克的价值观。

  而因新冠肺炎疫情推迟的东京奥运会,无论需要在经济层面填补多大损失,也不能让奥林匹克的价值观产生丝毫扭曲。

  在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任期(2001年至2013年)内,“卓越、友谊、尊重”成为当代奥林匹克核心价值观的最简洁表述,这样的核心价值观正在贯穿奥林匹克的延续:1936年柏林奥运会,男子跳远比赛美国运动员欧文斯两次试跳失败,他的竞争对手德国运动员卢茨朗主动告诉他把毛巾放在最合适的起跳处可以避免犯规,最终欧文斯夺冠、卢茨朗获得亚军,而看台上的观众用热烈的掌声向卢茨朗致敬;2000年悉尼奥运会,霍姆布斯湾奥运赛场改造过程中为了保护一种濒临灭绝的特殊青蛙,从而修改工程计划不惜额外支出数十万澳元用于让青蛙安家……

  “我们现在强调奥运会和举办城市的相互成就,在举办城市办好一届奥运会的同时,奥运会还要造福这座城市,所以我们把奥运会称为一座城市的特殊‘成人礼’。”裴东光说:“在疫情面前,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都是受害者,这届奥运会将在人类历史上留下怎样的印记,非常值得我们期待。我希望这是一届符合奥林匹克精神的盛会。”

  “啊,体育,你是培育人类的沃地!你通过直接高尚的途径,增强民族体质,矫正畸形躯体,防病患于未然,你让运动员充满期待,希望自己后代茁壮有力,在竞技场上继往开来,夺取冠军荣耀;

  “啊,体育,你是进步!为了人类的日新月异,人们必须同时关注身体与心灵的转变。你让人们养成良好生活习惯,要求人们警惕极端行为。你告诉人们遵守规则,发挥人体力量而无损健康体魄。

  “啊,体育,你是和平!你在各民族间建立愉快的联系,让人们在有节制、有组织、有技巧的体力较量中交流。你让全世界的青年学会自我尊重,使不同的民族特质成为高尚而公平竞赛的动力!”

  毫无疑问,顾拜旦1912年创作的《体育颂》,百多年后仍是指引人类奥林匹克运动的最杰出诗作——在进入21世纪以来,2008北京把奥运会带上一个“无与伦比”的顶点,2020东京则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推迟奥运会的举行,这一起一伏都存在于《体育颂》的字里行间,而一年之后在灾难中重生的这一届奥运会,需要给全人类带来全新的“奥运认知”。

  “我希望东京奥运会能让大家对奥运金牌有一个新的认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抗疫成功后的第一届奥运会,要展示出人类命运共同、人类公共卫生共同、人类体育共同。”钟秉枢说,“对于中国体育界来说,东京奥运会可能是一个最好的时刻,我们要展现中国人的未来,体现我们已经走到世界舞台中央的这种作用,让‘金牌至上’走向‘金牌之上’。”

  本报北京3月30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郭剑 慈鑫 杨屾 梁璇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刘羡】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