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围棋名将意外离世背后:抑郁症屡成职业体坛之殇

围棋名将意外离世背后:抑郁症屡成职业体坛之殇

2020年07月04日 17:14 来源:“中新体坛”微信公众号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四周静悄悄的,北海还在酣睡中。

  在作家斯妤的风景散文《北海的早晨》中,开头这样写着。

  对大多数旁观者来说,往后的岁月北海依旧会一如往常的在每个早晨从酣睡中醒来,但在不少围棋迷的世界里,“北海的早晨”却在一夜之间成为了一位难以再见的故人。

上海市围棋协会发布讣告
上海市围棋协会发布讣告

  2日晚,上海市围棋协会发布讣告称,2020年7月2日下午一时许,著名围棋职业棋手范蕴若不幸从家中坠楼身亡。

  2017年第18届农心杯世界围棋团体锦标赛,正是范蕴若“力斩”韩国主将朴廷桓,为中国第六次捧起农心杯冠军。

  曾以主将身份带领上海围棋重返围甲的他,本已成为上海围棋的新旗帜。如今所有的意气风发,都已被永远封存进24岁的年纪。

  而范蕴若生前一直在国内一个围棋对战平台上使用的名称,就叫北海的早晨。

范蕴若在国内网络围棋对战平台一直使用“北海的早晨”作为名称。
范蕴若在国内网络围棋对战平台一直使用“北海的早晨”作为名称。

  平台对战记录显示,“北海的早晨”,也就是范蕴若,在30日晚间还在平台上下了9盘棋,其中四局是与好友柯洁对弈。四盘棋中,他一胜三负,每一局棋都不过十余分钟。

  如今想来,似乎一切在那时就已经有了迹象。据媒体报道,在离世前,精神不佳的范蕴若已经五天五夜没能入睡,但那时还没有太多人知道这些。

  7月2日,也就是他离世当天的凌晨,他在另一平台与韩国棋手李昊承对弈的两局,成了他留在人间最后的棋谱。

  在讣告中,上海市围棋协会提及,他在生前被查出患有抑郁症。这也是范蕴若生命中“隐秘的角落”首次得以被外人所知——以如此决绝的方式。

  在他并不时常更新的微博上,最新动态停留在今年的1月7日,那是系统自动发出的生日祝福。在这条微博下,有网友留下了这样的话:很遗憾以这样的方式认识您,一路走好。

  不只是旁观者,身边与他相识的人也都是此时才后知后觉。

网友留言。
网友留言。

  “如果能从莫名的文字中看出一点端倪,如果我们能回复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如果。”同为围棋国手的连笑也在社交媒体如梦方醒般写道。

  “朋友圈看出些不对却没有在意,哎。”

  “前几天几条莫名的朋友圈以为是你的顿悟,没想到再也不见。”

  和连笑相似,国手党毅飞和唐韦星也都在各自社交媒体中感叹,但一切都为时已晚。

不少范蕴若身边朋友感到后知后觉。
不少范蕴若身边朋友感到后知后觉。

  就这样,北海的早晨被他生命中最隐秘的角落吞噬。

  年轻的范蕴若在24岁年纪的坠落震惊了中国围棋界,也让时隐时现的“体坛之殇”再度展露在世人面前。

  早在2009年,德国国门恩克因抑郁症卧轨,结束了自己32岁的生命。他死后,妻子特蕾莎召开新闻发布会,说出了恩克的秘密。

  其实恩克于2003年和2009年两次患上抑郁症,但因为害怕失去在赛场上的位置而选择了不向外透露病情,也就随之失去了就医的可能。恩克的死也就此成为了汉诺威球迷甚至整个德国体育界长久以来难以释怀的痛楚。

  不过在那之后,抑郁症不再是体育界不能言说的秘密。

菲尔普斯曾坦诚险些因抑郁而自杀。
菲尔普斯曾坦诚险些因抑郁而自杀。

  菲尔普斯曾经透露,在2012 年奥运会之后,如果不是安眠药没带够,他很可能在环球旅行时服药自杀;2014 年,他承认在二次酒驾被捕时自己在“逃避一些东西”并坦言“我就是想死”。

  他还推测,至少有 90% 的运动员都同自己有类似经历。

  英格兰职业球员协会主席克拉克·卡莱尔2013年曾在英国媒体刊发文章,指出英国有数百名球员正在遭受抑郁症的困扰。

  2018年,NBA 球星凯文·乐福与德玛尔·德罗赞、人称“女飞鱼”的奥运游泳金牌得主密西·富兰克林与艾莉森·施密特,与菲尔普斯一同站了出来分享自己的抑郁症经历。

NBA球星乐福(右)也曾受抑郁症困扰。
NBA球星乐福(右)也曾受抑郁症困扰。

  一个可怕的现实是,通常,研究认为运动可以缓解或抑制抑郁症状。但在职业体育领域,尤其是精英运动员身上,这一点并非普遍适用。

  相反,根据美国国家生物信息中心此前公布的数据,有超过25%的运动员遭受心理疾病的困扰,在一些国家,职业体育人的自杀率甚至高于常人。而伤病、成绩、与身份转变等,都会成为诱发心理疾病甚至抑郁的原因。

  可以肯定的是,职业体育的赛场上镁光灯照射不到的地方,这样“隐秘的角落”一直存在。而过早消逝的“北海的早晨”,又在这个体育世界并不热闹的时节再次把人们的目光引向那些角落。

布冯也曾受抑郁症困扰。
布冯也曾受抑郁症困扰。

  或许在各自的赛场上,他们是粉丝眼中无所不能的“超级英雄”,但回归生活,他们也终归是肉体凡胎。

  而在这样“隐秘的角落”面前,或许人们要战胜的,首先是自己。

  就如《北海的早晨》结尾写到的:“不论我到哪里,只要我活着,天空、云彩和生命的美就会和我同在。”


【编辑:王思硕】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