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朴树回忆9年抑郁症:人活在世上什么都要能承受

2012年10月19日 13:25 来源:外滩画报 参与互动(0)
朴树回忆9年抑郁症:人活在世上什么都要能承受

  朴树,乔木落叶树,喜阳,耐寒。朴树的生命力顽强,树龄可达 800 岁。

  朴树,歌手,不爱笑,沉默。十点睡觉五点起床,散步跑步,像老年人一样生活,他说他比树要娇气得多。

  如果没有这场“树与花”的演唱会,也许在经历九年沉寂的时光后,朴树的名字业已沉淀在人们的记忆中。2003 年,在发表了第二张专辑《生如夏花》后,朴树在名声最旺的时候突然隐退,断了和外界的联系,之后鲜少露面。这九年里,被人们所熟知的原因是,因为抑郁症,他没有办法和外界交流。

  如果没有和自己的拉锯,朴树可能会是今天的许巍,今天的汪峰,或者今天任何一个已经确定了自己在歌坛席位的歌手。但朴树只是朴树。

  坐在记者面前,他依然不善表达,思考的时间比说话的时间要长,最后吐出来的字句也很简单。正是出于对他性格的考虑,加上朴树唱的都是老歌,希望加入些不同的元素让其更丰富,主办方为这场主角是他的演唱会搭配了一个女歌手,让“花”来衬托“树”,10 月 27 日的上海站选的是台湾女歌手张悬。在发布会上,两人是第一次见面,最后他们同坐在沙发上抽起烟,才找到了交流的渠道。

  “我没觉得自己完全走出来,但是这些年,我知道了该如何生活,凡事都要靠自己,人活在世界上什么都要能承受。”回忆过去的九年,朴树说。

  压抑的小儿子

  朴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父母都是北大教授,父亲濮祖荫还是中国知名的物理学家,研究磁层地球空间物理。朴树本名为濮树,后因为加入唱歌公司,改成了更容易写的“朴”字。他上头还有一个大他六岁的哥哥濮石,至于为什么没有在父母的熏陶下走上科学的道路,朴树说是哥哥影响了自己的人生。

  濮石是个音乐青年,他整天和朋友们拿着吉他弹曲子、唱歌,幼年的朴树就在一旁听。他是在那时知道了罗大佑和崔健,知道了音乐的魅力。朴树上中学时,濮石曾经离家出走,到深圳当流浪歌手卖艺,这个“离经叛道”的举动在濮家掀起轩然大波,却给朴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竟然为有这种哥哥而感到自豪和骄傲”。

  有了哥哥的叛逆示范,父母对朴树的管教更加严厉。也许在那个时候,他已经开始内心的自我挣扎和纠结。后来他曾面对公众坦言,在上高中的时候,他就曾经看过治抑郁症的医生,吃药治疗。

  在父母觉得孩子不上大学不行的压力下,朴树勉强考入了首都师范大学英语系。他每天都渴望能像哥哥一样离开这个无趣平淡的生活,1993年,上大二的朴树毅然辍学,决定开始自己的音乐梦。

  没想到的是,过了几年的流浪歌手的生活后,濮家叛逆的大儿子却回家了,做了一个普通的商人。然而一向还算乖巧的小儿子朴树,却再也没有离开音乐这条路。

  高晓松在一次访谈节目中回忆起他和朴树的第一次见面:“朴树跑到我们家来,给我唱歌,结果一下我就傻了,特别的好,特别好。他说我要攒钱,卖歌攒钱自己做唱片。他说我觉得音乐圈里的人都是傻逼。”那是 1995 年,朴树从首都师范大学退学后一年,那期间,他都在家靠写歌卖歌为生。

  但如今,你试图再和朴树聊起往事,他似乎已经选择性遗忘了很多。“我以前的事情都忘光了,这几年我从内而外变了个人。”朴树对记者说。

  时间能融解一切

  张亚东帮朴树制作过他的两张专辑,他觉得自己和朴树的身上有很多相似的东西,“他的心很细腻,很多愁善感”。2008 年,张亚东举办音乐会,和合作过的歌手共同演出,而作为他音乐道路上合作过的最重要的歌手之一,朴树必不可少。为了帮朋友,朴树答应了张亚东的邀请。他上台演唱了《生如夏花》,这是他最知名的一首作品,唱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没唱完就转身默默地下台了。

  很多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张亚东笑笑,“他性格如此,随感而走” 。

  张亚东说,朴树是一个不善表达的人,他写歌很慢很慢,出完一张专辑等不来第二张。“如果他是一个懂得经营自己,很商业的人,他现在起码出了十多张专辑了。他不愿意克隆自己的作品,希望是有创造力。这种人做音乐多少有点痛苦,觉得满足自己是最重要的。”张亚东说。

  和朴树合作是痛苦的,他总是对一个作品反复听,反复修改,和自己较劲。张亚东曾劝他:“虽然你是有道理的,但你放轻松的时候,反而容易把事情做好。”

  归隐的九年时间,正是朴树寻找放松状态的九年。

  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适应一下子从喧哗的娱乐圈走出来,依然东奔西跑忙着赚钱,但依然觉得不开心,就干脆闲在家里,足不出户,“什么也不做,也很少和人交流”。

  朴树没有去找医生看病,因为高中时的经历让他明白,有时看病没有用,得自己熬。他也承认:“我从小就不是一个心宽的人,但是要熬过去全靠心宽和时间,时间能融解一切。”

  就这样,“感情从自然到不强烈,内在的劲儿大,经历多了,想得少,要得也少了,会更放松”。

  2009 年的某一天,朴树坐在家里重新拿起吉他,旋律声一起,他突然觉得很开心,从来没有的开心,他知道自己快痊愈了。“我开始学会不做设想,越来越不刻意,歌和人都会更自然放松。”朴树说。

【编辑:张曦】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