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关礼杰:家庭是我最大的成功,我很珍惜

2013年05月10日 15:27 来源:羊城晚报 参与互动(0)

  “云秋弦”的花旦扮相(左)

  今日的淡定

  昔日的青涩

   正在TVB热播的《金枝欲孽2》中,除了被“洗白”的如妃娘娘让人大跌眼镜,最让人O嘴的莫过于关礼杰饰演的昆剧花旦云秋弦。洗尽《新龙门客栈》中常言笑的冷酷、《小李飞刀》中小李飞刀的不羁,关礼杰摇身一变成了昆剧舞台上婀娜多姿、眉飞色舞的花旦,同样迷倒不少观众。从演超过30年,一直说自己还没有代表作的关礼杰表示,云秋弦是他从演以来难度最大的角色。

  关键词:反串

  “云秋弦的辛酸,跟现实中的我很相近”

  在《金枝欲孽2》中,关礼杰饰演昆剧花旦云秋弦。婀娜的碎步,轻柔的身段,还有那勾魂的媚眼,让人看到了关礼杰有别于《新龙门客栈》、《小李飞刀》中阳刚气息的另一面。不过,这次的“反串”实属不易,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关礼杰不仅要学会如何“扮女人”,还得死磕难懂的昆曲唱词。

  羊城晚报:你以往饰演的角色都是比较阳刚的,这次接到角色时会不会觉得意外?

  关礼杰:我觉得可能是我长了一张娃娃脸,看起来有点偏向女性化,在外形上有可塑性吧。而且我跟监制戚其义此前在《珠光宝气》中合作过,他知道我的个性和适合什么角色,所以就考虑让我演云秋弦。

  羊城晚报:难度大吗?

  关礼杰:是的,这可以说是我从演以来难度最大的一个角色,准备的时间也特别长。开拍前,我和陈豪一起跟昆剧老师上了10堂课,学习昆剧老倌的形态和身段,特别是花旦的走步和手势。除了上课之外,我还看了不少昆剧的光碟,然后在家里练习。昆语跟普通话不同,本来香港人说普通话就不是很流利,昆语就更加是一种完全没有涉及过的语言。我在内地这么多年,普通话完全没问题,可昆语还得从头学起。虽然我们唱昆曲的部分有配音,但是在拍摄现场也要对嘴形,所以必须明白昆曲里面唱的是什么。我学了《惊梦》、《牡丹亭》等几首经典曲目,陈豪还有很多独角戏,学得就更多了。

  羊城晚报:在造型上花费的工夫是不是也特别多?

  关礼杰:平时普通的古装造型只需要几十分钟就完成了,但这个花旦的妆要花三个小时。因为唱戏的妆要保持长时间不融化,所以用的都是一些吸附性很强的化妆品,上了妆之后感觉很不舒服,对皮肤的伤害也挺大的,而卸妆的时间也特别长。

  羊城晚报:这个角色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关礼杰:这个角色让我很容易投入,因为戏里讲的是一个戏班,这个戏班就像现实生活中的娱乐圈。戏里的云秋弦也跟现实中的关礼杰很相近。云秋弦从一开始受人欺凌、被人看不起,然后主动去争取成功,希望被人赏识,这种感觉很辛酸,演起来很有共鸣。

  羊城晚报:演了这么多年戏,但在之前的采访中,你一直说自己还没有一部代表作,在你心目中怎么样才能算得上是代表作?

  关礼杰:就像大家说起周润发,会想到《上海滩》的许文强;如果别人一提起关礼杰,就想起了《金枝欲孽2》的云秋弦,那这就是代表作了。一个角色的成功,并不是说要拿奖,无论这个角色是正面还是反面的,只要自己的名字跟某部作品连在一起,这就算实现了自己的理想和目标了,我希望可以做到这一点。

  关键词:名利

  “梁朝伟张家辉拿奖,我会替他们开心”

  从演超过30年的关礼杰,从出道时跑龙套,到上世纪90年代成为TVB冒升最快的小生,再到被迫离巢转向内地发展……一路走来经历了不少起起伏伏。眼看当年同期无线艺员训练班的同学,梁朝伟、周星驰、吴镇宇等人皆功成利就,关礼杰对此却表现出一份难得的豁达,知足地走自己的路。

  羊城晚报:1995年你被TVB“炒鱿鱼”,不得不远走内地发展,当时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关礼杰:那时候我去新加坡拍戏,TVB认为我不应该出外拍戏,但我觉得那是讲国语的戏,跟TVB并没有冲突,然后双方为此发生了一点争执。我就跟TVB解约了,到内地发展,第一部戏便是《新龙门客栈》。虽然我当时国语讲得不是很好,但血气方刚,心里怀着一股勇气。那可以说是我最难的时候,第一个女儿刚出生,我就要离乡背井,其实挺彷徨无奈的。但那也像是给了我自己一个清醒期,让我能够努力地去做自己的事情。后来,在内地拍了几年戏,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回到香港却发现粉丝少了,在街上遇到有人找我合照,全都是内地的粉丝。在香港,只有妈妈辈的观众认识我,年轻人都不知道我是谁。香港是我成长的地方,我不想大家忘记关礼杰,所以2003年决定回TVB拍戏,现在的状态是一半时间在内地,一半时间在香港。

  羊城晚报:当时你在TVB发展得不错,有没有后悔过离开?

  关礼杰:当时的决定是对或错,真的很难说清楚。有人会问,如果当时我留在TVB,发展会不会更好呢?但我不觉得后悔,经历了这么多起起伏伏,我觉得自己正走在幸福的路上。或者说“错有错着”,我反而觉得在内地,关礼杰的知名度比我在TVB的时候大。有时候命运会带着你走,你自然会得到属于自己的东西。

  羊城晚报:你跟梁朝伟、周星驰、吴镇宇是同年出道的,看到他们会有失落感吗?

  关礼杰:我很欣赏我的很多同学,梁朝伟、张家辉他们都很好。看到他们拿奖,我会替他们开心。大家的快乐不一样,看到他们有好角色,我会很羡慕,但不会妒忌。我有一个很好的家庭,还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很满足我所得到的。或者这么说,你有钱能住大屋,但我也有自己的安乐窝。年轻的时候看到别人拿奖会难受妒忌,但是现在已经很心安很豁达,不会为这些而执着了。

  羊城晚报:在事业上有什么目标吗?例如在奖项上还会不会有期待?

  关礼杰:拿奖是每个演员都希望的,但这是一件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事。对于我而言,拿奖是代表观众对关礼杰的认可,而不是为了加片酬。我不会为了拿奖而给自己压力,也不会因为拿不到奖而失望。当你经历多了,就会明白,很多事情轮不到你去争取和决定,比如一个好角色,有时候反而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便是这个圈的游戏规则。给自己太大压力反而不好,就像演一场哭戏,你越是想要哭,越是哭不出来。现在我的心态已经到了另一种境界,我觉得最好的状态是知足常乐,满足于现在,期待着未来。

  羊城晚报:不少TVB资深演员都过档新的电视台,为何你选择回到TVB?

  关礼杰:因为我是在TVB成长的,这里有我的好朋友、好搭档,都是熟悉关礼杰的人,他们知道我的优点在哪里、适合什么样的角色,我宁愿留在熟悉的地方。至于酬劳方面,我现在在内地拍戏,有一定的基础,回到香港没有这么大的压力。

  关键词:家庭

  “结婚就不离婚,男人总要让女人一点”

  关礼杰还在TVB跑龙套的时候,认识了当空姐的梁安娜。经过七年爱情长跑,两人步入婚姻殿堂,组成幸福小家庭。而今,太太和两个女儿成了关礼杰的生活重心。说起这三个女人,他便笑不拢嘴,滔滔不绝。在娱乐圈这片是非地,“好好先生”关礼杰有着自己维护家庭的秘诀,信守着“结婚了就不会离婚”的承诺,总是将家庭摆在第一位。

  羊城晚报:一直以来,你都是一个“好好先生”的形象,这在娱乐圈很难得。你是怎么做到远离绯闻是非的?

  关礼杰:其实这样也不好,因为这就没有新闻了。可是我无法忍受伤害我家人感受的事情。家庭给了我很多快乐,我真的很珍惜。我觉得伤害自己不重要,伤害家庭比伤害我更难受,所以我会为家人尽力做好自己。

  羊城晚报:所以你是把家庭放在事业前面的人?

  关礼杰:对我而言,家庭是最重要的,工作不能影响家庭。我跟自己说,结了婚之后就不能离婚,我没办法接受一个破碎的家庭,不希望我的女儿去承受这些。虽然我不会跟太太说这些,但我会安静地去做好。

  羊城晚报:结婚十多年,但婚姻仍旧保持甜蜜,有什么秘诀吗?

  关礼杰:像很多人说的,女孩是一定要让的。两夫妻,如果你真的爱惜你的妻子,两个人各执己见只会导致吵架,那倒不如让她一下。男人总要让着女人一点,她说一句:‘你可不可以让我一下?’你还不是要让步吗?你让我一下,我让你一下,这就成了一种情趣。

  羊城晚报:经常在内地香港两边跑,怎样兼顾工作和家庭呢?

  关礼杰:我回内地拍戏时,太太和女儿很多时候都会去探望我。像之前女儿放暑假的时候,我在横店拍戏,大女儿去参加夏令营,太太就跟小女儿一起过来陪我,这样大家就有很多接触的时间。

  【记者印象】

  “别人家的孩子”

  世上有一种奇特的生物,叫“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的孩子”从不玩游戏、聊QQ,不逛街乱花钱,天天就知道学习,回回年级考第一,研究生和公务员都考上了,还有个有钱又正儿八经的男/女朋友,会做饭、爱整洁……相信不少人在成长中都伴随着与“别人家的孩子”相比较的阵痛,狠狠地将“别人家的孩子”视为宿敌。

  无线第十一期艺员训练班出身的关礼杰,身边似乎有着不少“别人家的孩子”——梁朝伟、周星驰、吴镇宇、欧阳震华等等,影帝视帝级的名字听着就分量十足,一不小心跟他们搭上了同学关系,那就只能是“鸭梨山大”了。在这一群星光熠熠的名字中,关礼杰显得很不显眼,不过,他跟那些比较过“别人家的孩子”的童鞋一般,用自己的“阿Q精神”,顶住了一大波“鸭梨”。一般人都会逃避这种尴尬的对比,但在采访中,记者还没来得及问到同学的问题,关礼杰便自己倒出了这些星光熠熠的名字,少了“吃不到葡萄说酸”的寒碜,还多了几分真性情。

  原来,要对付“别人家的孩子”,不是要学习比他好、赚的比他多,而是有一种欣赏自己长处的心态,即便这在别人眼里有可能是自欺欺人的“阿Q精神”,可是又何妨呢?

【编辑:蒲希茜】

>文娱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