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炸鸡”神曲原唱阿肆:几年前网友就说此歌必火

2013年07月26日 08:17 来源:长江日报 参与互动(0)

阿肆  

  “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此刻你在哪里?”因为《中国梦之声》中许明明的一段演唱,《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一夜走红。这首歌不仅被到处转发,被誉为新一代“洗脑神曲”,而各种关于“炸鸡”的造句在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出现,被网友们衍生出各种版本。近日,记者专访“炸鸡”的创作者阿肆,这位即将推出首张个人专辑的独立女歌手依然保持着平时上班、周末演出的“低调”人生,她并不认为“炸鸡”的火爆就能让她的演艺事业前途一片光明:“现在这个时代,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流行什么”。

  大学城的鸡排催生“神曲”

  阿肆是土生土长的上海姑娘,高三的时候开始学吉他,慢慢摸索着开始写歌。大学里阿肆学的是工商管理,现在在一家事业单位从事管理工作。但每天上班午休两个小时,她都会去单位附近的琴行学钢琴,用钢琴弹出自己心中的旋律:“生活中每个人都遇到很现实的一面,压迫着你去表达另一个自己,所以我写的作品都很接近生活。平时看电影、杂志,都会有一些感受,我喜欢用一个很小的事情,用一件概率很小的事情去反映一种现象,一种情怀。” 

  爆红的“炸鸡”,是阿肆2010年左右的作品,那时她还在读大二。“那段时间大学城里流行吃炸鸡排,一下子出现了很多炸鸡店,每天放学的时候都有很多人排队去买。大概是受大家影响,我每天都要去吃两次,炸鸡排实在是太香了,吃起来让人感觉很放纵,也很愉快。”这种愉快的感受,被阿肆捕捉到歌里,但地点改成了人民广场:“人民广场是上海的地标,平时朋友约着出去玩都会在那里碰头,一听这个地方就会想到那种人来人往的繁华场景。在那里吃炸鸡,会显得和周围的场景不是很融合,我想表达的就是这样一种矛盾的状态,歌里的主人公有点心酸,但又要想洒脱、放得开的感觉,就是一种情绪。” 

  前后花了两个小时写出“炸鸡”,阿肆把在家录制的简单小样上传到了豆瓣音乐小站,很快受到了网友们的关注。“这首歌刚放上去没多久,就有人回帖说‘此歌必火’,我当时就被惊到了,有点匪夷所思的感觉。”

  双面生活好像“蜘蛛侠”

  随着网络上的传播,“炸鸡”获得了2011年豆瓣年度最佳民谣单曲的提名。而阿肆的创作也得到了更多业内人的关注,在她又推出了《有女朋友了别忘了请我吃饭》等歌曲后,有经纪人开始找到阿肆接洽签约和演出。

  进入了所谓的音乐圈之后,阿肆依然在单位上班,把写歌和演出作为业余的工作。她和观众的交流更多的还是在网上,通过各种文字。她小心地和这个圈子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虽然我的音乐风格比较天马行空,但本质上还是比较保守、封闭的人。我文艺的一面全部都写在歌里了,生活中我也就是和朋友偶尔看看电影什么的,没有其他特别的爱好。平时都宅在家,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有段时间,阿肆还差点因为考公务员而彻底放弃音乐:“我报考的是警察的职位,这个职业不能有任何娱乐性的经营行为,所以我想如果考上了音乐的工作肯定都得停掉。结果几轮笔试、面试下来,我成绩都很好但还是被刷下来了,但我突然发现其实我不是很伤心。可能这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要在失去的时候,你才会发现它对你的重要性,音乐对于我就是这样。”

  去年,阿肆和摩登天空签约,开始了平时上班,周末去各地演出的生活。单位的同事年纪都比较大,上网上微博的人不多,很少有人知道在演出现场引起无数欢呼,在网上嬉笑怒骂的歌手就是身边这个小姑娘。这样“深藏功与名”的生活让阿肆非常享受:“感觉有点像蜘蛛侠!”

  对走红不那么期待

  前段时间,快男左立翻唱了宋冬野的《董小姐》一炮而红,看电视的阿肆也曾突发奇想,“选秀中会不会有人唱我的歌啊?”没想到,她在银川演出完,一刷微博有无数人评论和@她,同伴们都打趣说“炸鸡”这下火了,阿肆的第一反应是:“谁这么霸气敢唱我的歌,比赛唱这种歌不怕被淘汰吗?”

  阿肆说,“炸鸡”火爆并没有给自己带来实质性的变化,“最直接的后果是人民广场的GDP确实被拉高了,卖炸鸡的小贩都很高兴!”她认为,《董小姐》和“炸鸡”的走红表明,现在的时代好音乐也怕巷子深:“现在信息这么多,好的东西也容易很快被遗忘、埋没,如果一首好歌通过一个主流渠道推广出去,对作品和观众都是件好事。那些以前只听排行榜,或者只听偶像艺人的歌的人,也能接受到更多更丰富的音乐。”

  火爆之后,是非也随之而来,尤其是摩登天空向“梦之声”发出维护版权的声明之后。“以前只有喜欢这首歌的人会给我留言,现在各种各样的人都来了。有些以前喜欢这首歌的人觉得自己喜欢的小清新怎么突然就滥大街了,好像拉低了自己的品位,觉得很气愤。也有人骂我,说你的歌被别人唱红了还好意思告人家。”阿肆说,这样的事情让她开心又惆怅:“大家都知道这首歌虽然好,但不能因为这首歌受益了,就不去维护这个权益。版权是对作者的一种尊重,也是一种立场。哪怕不要钱,只是跟我打个招呼,但‘梦之声’这点小小的事情都没有做过。”

  25日,阿肆的首张专辑《预谋邂逅》即将发行,各地的巡演都即将展开。她透露,这不是趁热打铁,而是很早就安排好的工作。去年冬天“炸鸡”拍摄MV,她在室内假装骑自行车,为了拍出衣袂飘飞的感觉被风扇吹了一整天,感觉一点也不好。这让她想了很多:“做艺人其实挺累的,要跑演出还有很多事情。我最终的目标可能是做幕后,有机会跟其他歌手合作,这也是一种很好的体验。”对于新专辑的反响,阿肆并没有特别高的期待:“如果真的很红很多人喜欢,我可能会考虑辞职,专心地去发展音乐事业。不过我和我爸妈都觉得我不会很红吧,现在的时代,谁都很难确定下一秒流行的是什么。”

  关于阿肆的快问快答

  记者王娟

  Q:为什么叫“阿肆”?

  A:4是我的幸运数字,我的生日、学号、寝室号和床号甚至高考成绩中都含有4这个数字,所以叫“阿四”。后来在豆瓣注册时,觉得“阿四”太简单了改成了“放肆的肆”,感觉这个名字才够霸气!只有玩音乐的时候,“阿肆”才存在。

  Q:你平时有其他工作,是如何创作的?

  A:每个人的创作都有模仿、爆发的过程,我有段时间每个月都有一两首新歌上传,多的时候一个星期就有三四首新歌。在单位有时候可能正在填报表,脑子里突然冒出一段旋律,我就赶紧假装上厕所,跑到厕所里用手机把旋律录下来。”

  Q:听到许明明唱“炸鸡”是什么感觉?有没有想到过现在这首歌这么受欢迎?

  A:我的歌听上去好唱,但是个性比较强,换一个人换个风格就不是那种感觉了。之前我觉得“炸鸡”这么无厘头,谁在选秀中选这歌就是不想晋级了吧。许明明改编的版本带着一点BOSSANOVA的风格,唱得甜蜜、俏皮,唱功也不错。我觉得她台风成熟多变,年龄也比较小,机会比较大。

  现在想起来,“炸鸡”有点无厘头,但是歌里的情绪包容性很强,所以很多人喜欢一直把这首歌单曲循环。我觉得能把生活中的小细节写成歌,记录自己的生活,还可以带给大家一些感动,是一件很幸福也很荣幸的事情。    

  Q:“炸鸡”火了,对你生活的影响大吗?

  A:现在我爸爸在家做菜的时候,也会哼“炸鸡”,还不在调上。他们对我搞音乐一直不支持,但也不反对。其实我对生活的目标和普通姑娘一样,希望能嫁个好人、生个小孩,生活很稳定,然后在此基础上做我自己喜欢的音乐。这段时间因为发专辑,都没时间去相亲了。相亲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我对另一半在音乐、精神上的要求这么高,现在能找一个独立成熟,还能欣赏我唯一的闪光点的人太难了。哎呀,这样说粉丝会不会觉得阿肆太胸无大志啦!

【编辑:刘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