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萧敬腾:17岁之前曾是叛逆少年

2013年09月26日 23:03 来源:乌鲁木齐晚报 参与互动(0)

  有人说萧敬腾的身体里驻扎着一个猛兽,在他充满力量感的歌声里,你能感觉到他内心的激烈。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他凭借好嗓音与音乐悟性,从选秀踢馆赛里的驻唱小子,成长为新一代唱作艺人的代表人物。近日,他更跃升成为北京卫视歌唱类竞技选秀节目《最美和声》导师,在这个导师必须与学员合唱的舞台上,他总能挖掘出学员的优势,出奇制胜,最终让他的学员获得全场最高分。

  9月24日,记者通过邮件采访了萧敬腾。萧敬腾坦言,17岁之前自己是一个叛逆少年,青春的焦躁无处安放,他一度坠入坏孩子的角色中。然而几个社会义工的出现,改变了他此后的人生,音乐成为他最好的寄托,他的人生,也因为音乐的出现而更加精彩。

  关于导师

  给学员正面影响最重要

  记者:有人说《最美和声》当中的导师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

  萧敬腾:这也正是这个节目最吸引我的地方。在节目中,除了学员要有很好的表现以外,导师也要跟学员一起做最密切的、真实的表演,让我们彼此一起学习和进步,所以我觉得《最美和声》是目前内地音乐性最强的节目。虽然选歌、排练会有点累,但让人很享受。我是享受“做音乐”的人,无论是唱歌,还是给对方伴奏,都是相当享受的过程。

  记者:但这毕竟是比赛,同台的导师实力都很强,尤其羽泉的编

  曲在《我是歌手》中就大放异彩,这让你有压力吗?

  萧敬腾:压力当然有,主要来自一些技术层面的东西。我希望跟每一个学员的配合都是最好的,那就需要抽出更多时间跟他们排练磨合;我希望每一次音乐的感觉、内容都能推陈出新,那么对配音、伴奏、舞美灯光的要求就会更多。

  记者:的确,在《最美和声》中你跟学员们的合唱总是给大家带来惊喜,让你的学员拿到全场最高分,比如上期你跟唐一嘉演唱的迈克尔·杰克逊经典歌曲《Black or white》就引爆全场,获得有史以来最高分。那么你做导师的秘诀到底是什么?

  萧敬腾:我认为帮学员选适合他们的歌曲很重要。通常,学员们在还没有正式出道以前,会选择一些他们认为表现力很好的歌曲来演唱,但是在我或者是其他导师看来,这些表演有的时候会太多余。超了,表现起来就不会这么理想。当然这样的演出,我认为适合在他成熟了一阵子,自己能够更清楚地拿捏每一次演出的时候,就可以自由发挥了。所以现在我帮学员们选的歌难度都会有所提高,他们的表现也就越来越精彩。

  记者:你是2007年参加台湾选秀节目《超级星光大道》成名的,所以很能够理解学员。

  萧敬腾:对,我可以感受他们的心情,他们为了要多唱歌,为了在这个舞台上生存,有辛苦,有纠结,这一切我都能感受到。所以让我决定谁留谁走时,我真的很难做决定。

  不过从另一方面想,我也算是陪伴和见证了他们人生的一次重大改变,无论成功与否,我想我都给他们带来了正面影响,我想这点最重要。

  关于过去

  叛逆少年因音乐走出阴霾

  记者:你更注重对学员的正面影响,这是为什么?

  萧敬腾:我小时候是一个特别叛逆的人,学习很差,结识的朋友也都如此,我们每天无所事事,在一起就是打架干坏事。那段时间我彻底迷失了,不知道对错,也没有人关心、了解像我们这样的人。可是后来有几个社会义工出现在了我们身边,他们没有过多的说教,就是跟我聊天,给我一些引导,他们让我很有安全感。

  我小时候在夜市上看到一位老先生打爵士鼓我就很想学,15岁时我很幸运地遇到了一家乐器行的老板,让我在他那里免费学爵士鼓。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想可能是他觉得我真的很爱音乐,后来还让我住在那边,我可以在一个大概80平米的音乐教室里自由发挥,但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我只学了两个月。不过对音乐的喜爱始终如一。后来,一位义工对我说:“为什么不把打架的力气用到音乐上?”让我忽然找到了方向。

  记者:你因此而改变,也因此懂得感恩。

  萧敬腾:我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当时我虽然只在乐器行学了两三个月的爵士鼓,但义工们看我打得很好,就跟他们的上级单位申请了一些补助金,买了一套爵士鼓放在办公室,希望我义务教其他青少年甚至大学生义工。

  记者:对,在你的资料里我看到你17岁时,就因为教小朋友们打鼓,连续两年得到“善心人士奖”。此后你一直心系公益,无论被理解与否,都始终坚持。

  萧敬腾:我觉得“善心人士奖”是我一生中第一件让我感到骄傲的事。因为那时候我从来没拿过什么奖。这个奖对我来说是极大的鼓励和褒奖,带给我很大的动力,把我从一个顽皮的孩子变成一个积极上进的孩子。我一直很感激那些义工,如果不是他们,我现在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从他们身上我也学会了如何去帮助别人,给人正面的影响远比施与更有意义。

  关于成名

  顺其自然的成长不愿被设计

  记者:在参加台湾《超级星光大道》之前,你有两年的驻唱经历,现在回想起来那一段生活,是什么样的感觉?

  萧敬腾:那也是我生命里相当重要的一段经历,因为我在那里学到了很多音乐方面的知识,认识了很多帮助我的长辈,他们一直在帮助我,最重要的是让我在音乐世界里自由表达。

  记者:但相反的是,在音乐之外,你的话很少,一度被人称为“省话一哥”,这次担任导师也是话最少的一位。

  萧敬腾:因为我是作为“路人”去星光大道“踢馆”,没想到就红了,可我又不是从小就活在镁光灯前的人,在接受访问时真的不知道说什么。那时候有些人可能就觉得我在演,在装酷,难以沟通。而当导师不一定要很会讲话,只要把从学员表演中感受到的东西,传达给他们,并且根据自己的经验告诉他们哪些需要加强与修改就可以了,不需要去硬讲些什么。

  记者:成名之后你觉得自己被改变了吗?

  萧敬腾:是顺其自然的改变,因为在这个行业几年时间了,总不能都没有进步吧,不然大家真的会讨厌你,觉得你有问题。当然,我也没有刻意去做什么,还是在自然和舒服的情况下去做事情。因为,我希望每个人都在自然的状态下工作生活,不希望是被设计和塑造的。

  记者:你在舞台上的表现既有张力,又有爆发力。但通常在舞台上这样的人,在生活中可能就会相对安静一些,你是这样的吗?

  萧敬腾:一部分吧。我在私底下有时也会玩的很疯,也会做运动。当然我有时也会很安静地想事情。其实我跟一般人一样,大家会有的喜怒哀乐,我都会有,不是那种在台上和台下有特别大的反差的人。不过我十分注重责任心,当工作需要你在舞台上呈现激昂状态时,你就一定要保持,而不要被所谓的心情影响。 文/本报记者李莉

【编辑:宋宇晟】

>文娱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