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娱评:国产校园剧不顾现实难“致青春”

2014年07月15日 14:13 来源:北京日报 参与互动(0)

《我的青春高八度》中展示的校园生活,被观众批评离现实太远。

  曾有人戏称,当电视台重播《新白娘子传奇》《西游记》《还珠格格》等经典老剧时,暑假也就到了。这个假期,说好的白娘子、悟空和小燕子并没有如期出现,《唱战记》《一又二分之一的夏天》《我的青春高八度》等一批聚焦青春校园的电视剧新作,却先后亮相各大卫视。但是,这些青春剧不约而同地回避了现实生活,讲述了肥皂泡式的“童话故事”,显得空洞又肤浅。有观众感慨地说,国产剧所谓的“致青春”,其实与青春根本没什么关系。

  剧中的“青春”都太虚幻

  “故事虚假,脱离现实”,是不少观众对国产青春剧最不满的一点。在这些剧中,几乎看不到上课、学习等正常的校园生活,剧中的主角要么拿课堂当宿舍,要么拿图书馆当恋爱场所,根本不受校规的约束。还有些剧情的设置,简直到了让人啼笑皆非的地步。在《一又二分之一的夏天》中,女主角使出浑身解数拉同学建乐团,其动机令人拍案叫绝:原来,她父亲是这所学校的音乐老师,由于没人上他的课,女儿不得不出此招帮老爸招揽人气。

  《我的青春高八度》像是翻版的美剧《欢乐合唱团》(Glee),看起来却十分山寨。剧中人虽被冠以老师、学生的身份,却日复一日地在校园里玩音乐、搞社团。有观众强烈质疑其真实性:“在我们学校,逃课一次都会心有余悸,哪儿会有如此潇洒的学生?”导演王梓则一针见血地说:“即便真有其事,它可能更接近美国校园的社团文化。你愣是让一帮中国演员演一个美国式的故事,观众看着自然别扭。”

  王梓刚刚执导过另一部青春剧《唱战记》,他对自己的这部作品也并不满意。“我们的青春剧离年轻人的生活太远,常常是镜头一伸、音乐一响,男女主人公就相爱了,这种没缘由的东西比比皆是。”王梓自我批评,“其实这些剧应该叫‘那些你未曾经历的青春’。”他反思说,“要想去说年轻人的故事,我们还是得先沉下心来补补课,把他们的心态、环境、爱恨、烦恼理解透彻。”

  现实的“青春”卖不出去

  虚假的青春观众不买账,但现实的青春却未必能迎合电视台的胃口。三年前,知名编剧、制片人彭三源决定拍摄一部名为《青春守则》的青春校园剧。她对这一题材很有信心:“上世纪90年代,我们有过《十六岁的花季》《十七岁不哭》,但此后再也没人专为我们的青少年拍戏了,这十多年来,这个市场几乎是一个空白。”

  这部作品以细腻写实的笔触,勾勒了八个少男少女从步入高中到大学毕业的成长经历。“几乎所有人都经历过残酷的高三,体验过朦胧的初恋,以及艰难打拼的‘社会初体验’,这些东西拍出来能真正触动人的内心,还可以跟正处于迷茫期的孩子们说说道理,这些都是童话故事所不可比拟的。”彭三源说。

  但是,现实却给彭三源泼了一盆冷水。这位曾推出过《你是我兄弟》《人到四十》等多部收视冠军剧的一线编剧和制片人,为《青春守则》推销了近一年,却一直卖不出去。“我甚至还跟一些电视台说,可以不给钱,你先拿去播,这都不行!”“他们见惯了情节剧、大演员,可是我们一样不占。”彭三源显得颇为无奈,她至今都不知道这部心血之作何时能够见观众。

  不吃香的不仅是“青春”

  现实主义的青春剧所遭遇的“难产”尴尬,影视策划人谢晓虎也颇有同感。“我上周刚跟《十六岁的花季》制片人富敏聊过,老人家70多岁了,她也不停感慨,现如今再想做这样的剧,真的就没有机会了。” 谢晓虎解释说,电视剧观众以中老年人为主,他们对青春剧并不关注,而年轻观众青睐的电视剧,又都偏偶像化,“清一色的帅哥美女,虚无缥缈的造梦故事,会对他们有吸引力;你去跟他们探讨青春,他们却未必有这样的耐心。”

  一家卫视的负责人证实了这种说法:“我们在选择电视剧时,确实对青春剧会更加谨慎。”她分析说,“这类电视剧讲来讲去,无非就是上学、找工作那点事,情节性偏弱,而且很多故事还写得特肤浅,很难引起中老年观众的共鸣。”不过,这位负责人也透露,他们也有例外的时候,比如正在创作中的电视剧版《致青春》,就被多家电视台盯上了,“毕竟小说原著和电影的反响都不错。但即便如此,我们也会格外慎重。”

  不吃香的也许不仅是青春剧,而是整个现实主义创作风格。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秘书长王鹏举抱怨说:“抗战剧里,真实反映抗战的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雷剧;古装剧里,再也看不到《雍正王朝》了,反而让《宫》这样的剧大行其道;农村题材,现在连《篱笆女人和狗》也看不到了,《乡村爱情》难称农村生活的真实反映,却已经拍到第七部了……”王鹏举无奈地总结,现实主义的创作土壤正在被泛娱乐化的取向鲸吞和蚕食。(记者 韩亚栋)

【编辑:耿庆源】

>文娱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