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韩寒新片制片人:没想过跟郭敬明捆绑

2014年07月15日 15:55 来源:羊城晚报 参与互动(0)

一时调戏打盹的冯绍峰,一时强迫狗狗合影。导演,在片场这样调皮合适吗?

 

《后会无期》海报

  采访方励时已是深夜,他刚刚从韩寒的工作间回来。当晚,这位《后会无期》的制片人看了成片,立马跑到还在捣鼓影片后期音效的韩寒工作间,给了后者一个大大的拥抱。方励对羊城晚报记者说,从去年5月跟韩寒敲定这个项目,到影片快要公映,他的心一点点慢慢放下来,“我终于可以说,韩寒真的是电影圈的一个惊喜”。

  就着兴奋劲儿,方励聊起了跟韩寒共同走过的这一年。在他看来,第一次做电影的韩寒是个“贪玩鬼”,喜欢尝试新鲜玩意,很易超支,但拍出了“没见过”的电影。他还断言,这部片拍完,韩寒绝对不会跟观众“后会无期”,因为“韩寒对拍电影已经绝对地上瘾了”。

  A 【故事】

  初定:有三个故事,选了第二个

  方励跟韩寒的交情,要从2010年算起。开始两人因为韩寒一本小说的电影改编权有过接触,后来韩寒帮方励担任制片人的《观音山》写了主题曲的歌词,还因为喜欢这部片子而没收费。“认识三年里,我们一直在聊什么时候拍他的第一部电影。”方励说。

  去年5月,两人共同的好友路金波给方励打电话,说韩寒下定了决心拍电影。方励立刻就飞到了上海,跟他们俩碰头。那天韩寒准备了三个故事,才说到第二个故事,方励和路金波同时觉得,就是它了——这就是后来的《后会无期》。方励回忆:“当天晚上我们兴奋地聊了很久,怎么分工,怎么搭故事架子,基本上一个通宵就定下来了。”

  之所以选择《后会无期》,方励称有两个原因:“一是从影像表现来说,这个题材能拍的内容更丰富;二是从韩寒个人的角度来说,他更熟悉公路的故事,他是车手,见过很多风景,也在不同的时空里有过很多感受,毕竟是新导演嘛,还是自己熟悉的题材更容易把控些。”

  拍戏:会使软钉子,也很宠演员

  方励回忆,当初的种种小心似乎都有些多余,因为韩寒完全不按所谓的规矩来。方励做过《苹果》、《观音山》和《二次曝光》,对辅佐新导演很有些经验,但韩寒的自由作风还是出乎了方励的预料。用方励的话来说,韩寒“够自由,都自由得开始撒野了”,风格、镜头、音乐、音效,韩寒都有自己的一套。“唯一不熟悉的是流程,因为他没干过,没调度过这么多人、这么大场面。”方励就行使制片人的职责,帮搭建团队,介绍各种专业人才,然后就没什么事了——因为韩寒进步太快,方励说:“那种进步,我只能用‘神速’来形容。”

  传说中,韩寒从未在片场红过脸。方励说:“这是真的,到现在我都没见过他发过脾气。他生活中是个非常懂得尊重人的家伙,换句话说,也挺狡猾,知道给人碰软钉子。我每次给他提一句意见,他都有10句大道理等着我,他不跟你急,而是用非常礼貌的方式来‘渗透’你。”

  韩寒很宠演员,简直到了“溺爱”的地步,从冯绍峰等演员跟韩寒在微博没心没肺的取笑就可见一斑。方励说:“韩寒跟冯绍峰、陈柏霖见面没多久就打成一片。他希望演员变成片中的人物,是发自内心地跟他们交朋友。”

  将映:几乎不睡觉,没日没夜干

  在方励看来,作家出身的韩寒有着未被发现的影像天才。“虽然夸自己制片的片子有些不好意思,但说真的,我过去没看过这么好看的公路片。反正,这片子既细腻又很爷们,很年轻也很现代。”他说,自己看得又哭又笑,看完就跑到韩寒的工作间拥抱他,“当时脸上的眼泪都还没干”。

  “最开始的时候也有过担心,韩寒过去毕竟没拍过电影。”方励说,这担心是从电影开拍后开始慢慢减少的,因为他看到了韩寒的工作状态。“最近这一个月,他没日没夜地干,几乎不睡觉了,一句台词的语气甚至一个环境音效都拼命抠。路金波开玩笑说,他以前写小说还经常拖稿,怎么拍起电影来这么玩命?因为太放心了,路金波后来索性不管,跑巴西看世界杯去了。”方励对韩寒这种状态很熟悉,“就是一种对电影很有爱、很有感情的状态”。

  《后会无期》7月24日就要公映了,很多人都很关心韩寒的电影处女作究竟能拿到怎样的票房。但方励说,这事不光韩寒从来不关心,连他都不太关心了。“这是好电影,就够了。我现在只想知道,是不是年轻的观众也跟我的感受一样。”

  B 【对话】

  他很费钱,烧的也是他自己的钱

  羊城晚报:如果你跟韩寒有分歧,他又不肯听你的,怎么办?

  方励:每次我给他提建议,他看似没听,但其实都听进去了,最后刺激出了更新的创意,直接超越了我最初的建议——这种情况发生了不是一次两次。

  羊城晚报:韩寒拍戏费钱吗?

  方励:挺费钱的。公路片嘛,肯定追求景致,还有不同的感觉,肯定费钱。两百人的剧组在全国转场五六次,转一次都要花上一个多礼拜,这也费钱。韩寒又是个技术控,喜欢各种机器,玩运动镜头,这么贪玩当然费钱!

  羊城晚报:你不控制控制他?

  方励:他费钱无可非议。这部电影,韩寒当导演,我和路金波投资,博纳负责宣发,大家都是收了票房之后才能分成。韩寒也不拿片酬,他烧的钱里头也有自己的一份,他也享有投资人的平等权利呀!(笑)

  羊城晚报:他这么玩,效果能保证吗?

  方励:这部电影是拍给年轻人看的,韩寒自己就年轻,我们不相信他相信谁?我现在对票房没有担心,更多的是一种急切的好奇心,就想知道我们的判断对不对,想知道我们到底有多了解现在的年轻观众。

  羊城晚报:《后会无期》之后,韩寒还会拍下一部电影吗?

  方励:一定的!我的判断是,这家伙做电影绝对上瘾了,你看他做后期的工作状态就知道了。(笑)我也希望他这样的新导演能多出作品,不然今后电影市场给谁呢?总不能让给好莱坞吧!

  没空营销,也没想跟郭敬明捆绑

  羊城晚报:《后会无期》最早在公众面前亮相的时候,只有一个剧情梗概。后来,也只是韩寒在微博上面说,又有哪个演员加盟了。有观点说,这是“饥饿营销”,吊观众胃口。

  方励:其实主要是时间太紧。电影去年启动,当年韩寒还有赛车方面的工作,到关机已经是今年5月底,之后我们就一直埋在后期里,根本就来不及营销。当然,韩寒自己也希望低调,不希望观众抱过高期望,一切等看到成片之后再说。

  羊城晚报:韩寒在微博上被称为“国民岳父”,有电影营销的成分吗?

  方励:这事谁都没料到,也没人去营销。我只能说,网友真的太可爱了。韩寒也说,自己什么时候变岳父了,叫得他这么老,以前他还是韩少呢。(笑)

  羊城晚报:但大家都反映,自从开始在微博吆喝电影之后,韩寒变得亲民了不少。

  方励:韩寒以前做作家,那就是一张纸一支笔的事;他当赛车手,也是独自一个人坐在驾驶室里。拍电影不一样,两百人呢,光司机就五十人,多大一个团队。你作为带队的,就不能让这个集体散掉,要把握这群人共同的情绪和愿望。要做到这点,你就必须不是一个人玩。我一直说,任何一个年轻人,有过这种团队合作的经验之后,会有新的人生感悟。比如像你们说的,韩寒变得亲民了。

  羊城晚报:大家都把韩寒的《后会无期》跟郭敬明的《小时代3》放在一起说事,你们愿意这么被捆绑吗?

  方励:从我们的角度来讲,从没想过捆绑,也不应该捆绑。虽然都撞到这个暑期档,但两部电影的受众不重合。我没有看过《小时代》系列,但团队的分析结果是,这部电影的观众年龄要比我们的低一些。韩寒和郭敬明在过去已经在写书和为人方面被多次比较过了,现在大家比较他们的电影也是很自然的。

  电影作品,比他任何小说都流畅

  羊城晚报:韩寒的小说一向被认为挺难被影像化,他拍的电影会不会在剧情方面有欠缺?

  方励:从纯电影的角度看,《后会无期》的叙事和情绪一气呵成,比他的任何一部小说更流畅。文字可以反复嚼,电影磕磕巴巴就麻烦了,《后会无期》在观影上绝对可以舒服地一遍过。

  羊城晚报:韩寒在微博发出的片场照总是黑白的,演员造型又很落魄,大家都猜这电影的风格是不是有些颓废?

  方励:恰恰相反,这电影很励志。里面的这群人独立自由地去探索,去冒险,去爱。这种励志是发自骨子里的,让你看到年轻人对未来、对自由、对生活的那种毅然决然的追求。

  羊城晚报:故事的主线是什么?

  方励:故乡的别情、情感的受挫、相爱的感受、旅途的冒险……很丰富。

  羊城晚报:从你的经验看,它究竟适合什么人群看?

  方励:所有年轻过、漂泊过、坎坷过、惆怅过、失恋过、梦想过的人,都适合。我一直说,这电影的“带宽”还挺宽的。

  羊城晚报:所谓“寒式幽默”到底是怎样的?是冷幽默吗?

  方励:可以这么说,幽默本身是“冷”的,搞笑才是“热”的。幽默的笑点是留给观众的,《后会无期》里没有一个人物是哈哈大笑的,但观众却会发自内心地笑出来。

  羊城晚报:从你的经验看,你觉得韩寒的电影风格比较像谁?

  方励:谁都不像!他就是韩寒。他的电影很个性,没有任何模仿的痕迹,不光故事原创,就连手法也自由得很!他是个惊喜,作为新导演,他这次的创作已经没法用成熟或者不成熟来衡量了。(记者 李丽)

【编辑:耿庆源】

>文娱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