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吴秀波“恐飞”:一上飞机,只要晃荡我就快疯了

2014年08月18日 10:44 来源:北京晨报 参与互动(0)

  自从2012年《黎明之前》大火之后,到《请你原谅我》、《心术》、《赵氏孤儿》,再到热播中的《离婚律师》,每一次采访吴秀波时都能感受到他从外形到内心的变化。外在的变化是:从一个白净利落的英气小生逐渐蜕变为花白发须的雅痞大叔,他会“自黑”说:叔也老了。而内在的变化是:对新剧、角色以及他过往不堪回首、但同时也是一笔人生宝贵财富的经历聊得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他对人生观、价值观和各种哲理乐此不疲地输出,俨然有种迈向大师和哲人的节奏。

  3大修行

  吃 素

  在《离婚律师》中,池海东(吴秀波饰)每每会奉劝男闺蜜曹乾坤(刘欢饰)吃素,当曹乾坤有所不解时,池海东直言这是克制欲望的最好办法。而“吃素”也是吴秀波生活中的自我态度在剧中的表达,“我也在练习克制自己的欲望。”

  现在已经成功吃素一年多,但在最初决定吃素的那段时间里,吴秀波直言,原本以为很简单但时而反复,差点儿前功尽弃。“我一天有10700个欲望,先放下哪个?从最简单的开始做,吃素。第一次吃素,咬着牙吃了一个月。有一天聚会,别人来得晚了一点,菜上得快了点,一个石锅上来一只鸡,等别人到的时候,那只鸡我吃完了,一整只鸡。”再坚持一段时间,又赶上去意大利做活动,“牛排这么厚,吃,赶紧吃。”直到赶上进山拍电视剧《马向阳下乡》,囿于条件限制,算是把吃素坚持到今天,“其实我也馋,但是我真舍不得为了我的口福之欲,放下我这么长时间通过一日三餐放下欲望的那个心境。”

  一般人很难想象,吴秀波在搭乘飞机时会因为闻到、品出一碗白饭的稻香气息和泥土味道而感动落泪,感恩大自然的造化。“飞机在天上晃悠着,我能有命活着,能吃到这口白饭,真的要感恩。那米饭吃到嘴里真是甜的。”

  不 要

  “吃素”能够克制欲望,“不要”是放下欲望。剧中的池海东和生活中的吴秀波都在朝着这个境界修行。若以婚姻为例,简言之,婚姻不能承载个体所有的欲望。“如果你说,我要他长久,我还要他有房,我还要他有车,还要他有子嗣,还要他有文化。郭德纲那俩字特适合说给这人听,‘死去’。那是你一生的欲望加在一个盘子里。”

  既然以“放下”作为人生追求的信仰,为何还频频传出和女主角姚晨“因剧不和”,分头改剧本甚至打到“血流成河”呢?在吴秀波眼中,这种在外人看来“放不下”的行为恰恰是一种“不要”。

  “如果‘放不下’就不敢吵了,恰巧因为放下和扔掉,才有可能变得这么本真。你们可能不能想象的是,两个专业演员,因为演戏吵架,是一件贼开心的事,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不让动谁的剧本。改剧本一定是觉得有问题才改,剧本在某些情况下不全面,因为随拍随写。但吵架吵到谁也别改,都按原剧本演的时候拼的是什么?如果你以为是演技,那就错了。演员是要找到角色的心理依据,这是最大的本事。我俩刚刚吵完,心里怦怦跳到130下,这种情况下马上降到76下,找到表演逻辑,两个人开始交流,那个时候真的是心生愉悦。为什么,发现你强大的对手跟你一样强大,那个时候很惺惺相惜。”

  有 用

  在吴秀波看来,人最重要的还有一个词“有用”。“你现在有3000万,到你上手术台那一天,能记住银行密码吗?即便记得银行密码,你知道那个钱从哪转吗?谁给你转呀?我不怕,我有俩儿子,但我见过有7个儿子的,死的时候,边上一个人都没有。为什么你爱你的老公,因为有用;为什么我的老婆孩子第一件事想到我,我有用。停电有我在;孩子病了有我在;家里没钱,我可以去赚钱,我有用。”

  在拍完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后,吴秀波有一阵特想退休,想到海边晒晒太阳,闷了找人聊聊天。“假如那边有一个80岁老头,你能跟他聊天吗,当然能,一会儿还有一个呢,那再聊会儿。你为什么跟表演艺术家聊天,他有可能告诉我哪条戏怎么演;为什么跟一个老板聊天,因为他有可能跟我签一个合同;为什么跟一个和尚聊天,因为他有可能告诉我一种信仰,吃素。人必须得有用,人要没用,得不到他人的关照,你自己的生命也就没有意义。”

  1条理论

  男女不同婚姻观

  播出至今,对于《离婚律师》实为情感剧,而称不上行业剧基本有了定论。吴秀波在谈到这点时观点也十分明确。“我们肯定是一个情感剧,这个戏里1/3是讲婚姻中的矛盾,还有一个对婚姻的态度,我们把它摆出来,不做任何评判。”

  其中以男女主角的婚姻态度为例,吴秀波私下透露了个人的看法。“他们真的是代表现在大多数男性女性,女性现在就是认为有了婚姻就有了一辈子的幸福,哪个女性结婚前不是这么想的。而男性则是恐婚,这是社会现在特别普遍的现象。”

  吴秀波坦言自己在30岁以前就恐婚,潦倒的生活让他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得到了真正的爱情。“男性恐婚分为两个原因,一个是生活资源来源不足,怕难以应对对方的要求;而另外一种则是拥有生活资源,但担心若发生离婚,对方会分走自己的生活资源。戏里的池海东就属于后一种,既然已经有了一次失败婚姻的教训,我为什么还要结婚。”

  但无论如何,作为一部影视作品,还是不能让池海东遂了不婚的心愿,必须让他回归到社会主流价值观。“这个戏到结尾,我们只做了一件特简单的事,看似叫爱情至上。”

  2个惧怕

  严重恐飞

  人只有在得到后才害怕失去,这就是所谓的“患得患失”。而吴秀波的恐飞症也正源于2012年前后,那时正值《黎明之前》热播,吴秀波凭借该戏一夜爆红,迅速蹿升至一线位置。

  “我小的时候什么都不怕,什么都敢。小时候,四个孩子去游泳,淹死一个回来了。什么时候开始害怕,我出名后,2012年、2013年,你们第一次采访我的时候。”《黎明之前》绝对算得上吴秀波人生的分水岭。“我那个时候挣的所有钱,还不及现在一部戏的一半。《相思树》整部戏我拿了5万块钱,我当时特别知足。《黎明之前》我拿的钱几乎是所有演员最少的钱,刨了交月供就所剩无几。”

  “那一年,我爸妈,她爸妈,我俩儿子,我们一大家人就我一个人工作,我一上飞机,只要一晃荡,我就快疯了,如果我掉下去,他们怎么办?我是出了名了,但家里的房钱还没还完呢,孩子们下个学期学费怎么办呢?那个时候真害怕。硬着头皮上了飞机,抄起一本书,叫《金刚经》,便看起来。看到最后才知道这是欲望,一种延续生命的欲望,怕自己摔死后儿子没饭吃。一开始不知道这是欲望,以为那叫责任,叫爱。”

  时间不够

  在恐飞之外,吴秀波的另一大惧怕不是来自于外人想象中的“正当红的危机感”,“这点我不像年轻演员,没戏拍时不知拿什么养活自己,有戏拍了又怕片方欠着钱不给。现在就算不拍戏我也饿不死,所以危机感一定比年轻演员少。好多人出名了,还有危机感,那是他们的欲望太强了。”

  聊起自己的“第二怕”,吴秀波笑言说出来大家会觉得他更像老人了,“怕时间不够。我现在已经老了,已经有那种招你们不中听和不爱听的话,我只是希望有时间把自己想做的事做了。比如说我还想拍一个能让别人开心的戏,还想去做一件事,我以为有意义。我今天跟你们说的,我还没跟我儿子说呢,因为我得等到他长到你们这么大,他听得懂才能说,所以我需要时间,甚至于还能给他拍戏看,我希望那天还有用。”

  晨报记者 冯遐

【编辑:鲍文玉】

>文娱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