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余男谈昔日爱人王全安:我特别感谢他(图)

2014年09月19日 13:53 来源:呼和浩特晚报 参与互动(0)

余男在录制节目

  最近这段时间,余男这个名字因为昔日爱人王全安的关系而又被提起了很多次,各种对于她感情问题的猜测在网络上流传。其实,相比追逐曝光率,她更渴望安静、自如的人生。前几日,余男来到上海录制了两期曹可凡的访问类节目。在节目中她回首了这些年的许多事,而本报记者也在录制现场聆听了她的故事。据悉,该节目将分两期,在9月20日和21日19时30分的SMG艺术人文频道《可凡倾听》中播出。

  感谢他拉了我一把 

  有很长一段时间,余男的名字是与王全安连在一起的。从初入影坛,到在柏林电影节上斩获金熊,这对昔日的亲密爱人走过了十年的时光。在接受《可凡倾听》的专访现场,余男说,自己的世界是颠倒的,70%给了电影,30%给了生活,有时候觉得戏才是生活,而生活如戏。在余男如戏般的生活中,人生的际遇也仿佛是“颠倒”的,她从当初“一无是处”的女大学生变成了蜚声国际影坛的实力派女星,而王全安则从意气风发的中国大陆第六代电影导演领军人物跌落为当下社会新闻热点人物。

  余男在《可凡倾听》中并不忌讳提起王全安,“我特别感谢他,在我一无是处时,在所有人都不认同我时,他看到了我不同寻常的地方,觉得‘这个女孩一定可以’,并把这份不同引了出来。”如今的余男,在属于生活的30%时间里,除了睡觉、吃饭、陪猫玩,也会“稍微谈谈恋爱”,但是可能再也不会有2007年《图雅的婚礼》在柏林拿下金熊奖时的高调热吻。而面对主持人“如果有一天恋爱修成正果,你是希望别人与你分享这份快乐,还是会把自己的生活与公众隔绝”的提问,余男坦然回答:“我觉得我会隔绝。”

  现在的生活,让余男觉得很自如,“觉得自己舒服就好。我觉得,生活要跟我的工作分得特别开才行,很清楚才行。如果混淆了,我没法工作,也没法生活。”而这番话,恰能用来回应当下种种有关“旧爱复燃”的不实猜测。

  从1999年的《月蚀》、2003年的《惊蛰》、到2006年的《图雅的婚事》,再到2008年的《纺织姑娘》,与王全安合作的四部影片,对于余男而言,就像是大学的延续,“给予我自身的成长,身为一个演员的起步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考上电影学院后,余男直言,自己实在不是一个讨老师喜欢的学生,每天旷课,生活很迷茫。正是在那个时候,余男认识了王全安,“他对于电影史很有研究,推荐我看很多部电影,在他的引领下,我看片子、看剧本,法国的、意大利的,新现实主义、新浪潮,这些东西给我的电影表演打下了特别扎实的基础。在那个系统中,我和王全安的很多东西是有一贯性的,我们开始了合作,就是1999年的《月蚀》。”余男坦言,跟王全安的合作,给了她一种“大学延续”的感觉,“包括这四部电影,有很多学校里没有的、学不到的东西,在他这里给了我很大的支撑,那个时候虽然表演上还不是很自如,但他给了我很扎实的那种心理状态,对好的表演的一种认可性。”余男说。

  当时王全安为了挑选演员,回到母校,正巧遇到了在课堂上与老师争论的余男,让他瞬间找到了要找的人。“他说过很多次,其实我自己也知道,我身上有一种别人没有的特质。在大学的时候,我真的有这样的感觉,觉得跟很多东西都格格不入,但是我坚信自己可以做个好演员。但当时就是没有人可以认出这些东西来,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无人认同的时候,只有他觉得‘这个女孩一定是可以的’,他觉得我有不同寻常人的地方,他把这个东西引导出来,我觉得这一点我特别感谢他。”余男回忆说。 □本报记者 王劭凯

【编辑:宋宇晟】

>文娱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