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刘和平:"北平"成本收回 好剧未来十年都产生利润

2014年10月26日 13:29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0)

  被誉为“2014年最佳电视剧”的《北平无战事》本周五迎来收官,凭借强大的戏剧张力、丰富的台词内涵和出色的影像效果,它已然赢得了大量观众的精神认同。另一方面,当晚在北京卫视和乐视网播出的大结局中,币制改革失败、曾可达自杀身亡、方孟敖远走台湾、梁经伦被弃用……一切一切的反转、结局,都给观众留下了诸多迷思。

  为此,记者昨天在“华策杯”编剧班上,采访了主讲人、《北平无战事》编剧刘和平,请他解析该剧重点疑问;而曾可达扮演者董勇、何孝钰扮演者沈佳妮,也为记者讲述了另一种角度的故事。这部让刘和平“尿血”的电视剧,正如他所言,他想讲的,就是中国的精神思想和文化本位。

  《北平无战事》第一集,因国民党北平贪腐弊案,北平一万五千名学生抗议……大幕拉开,刘和平却将落脚点放在了南京军事法庭,一个特立独行的空军上校方孟敖身上。故事大结局于“孔雀东南飞”的1948年底,方孟敖为了实现领导所说的“让蒋介石把钱运走,把民心留下”,驾驶飞机飞往台北,同时,解放军进军德胜门。在大结局中,少将曾可达因币制改革失败自杀身亡,梁经伦被“建丰同志”弃用而远赴美利坚,方步亭和谢培东兄弟分隔天涯……这53集的篇幅,如一夜迸发的骤雨,完成了丰满复杂的人物刻画、错综复杂的情节架构,还有风情浓郁的历史兴味。

  刘和平对剧本的掌控力令人叫绝。一件贪腐案,一场翻天剧变,引发了精细复杂的政治角力和金融风云,时代的诗意与残酷通通游刃有余,七年雕琢功力全显。条条脉脉舒展缠绕,铺陈了一盘呕血名局般的大棋。

  刘和平解析全剧5大疑问

  1

  为什么方孟敖是男一号,但感觉戏份冲突没有其他几位强烈?

  解析:方孟敖只是本剧的主线,以他为中心线索,他往前走到哪儿,故事就说到哪儿,其他人物则展现自己。这好比《三国演义》,硬要说谁是主人公很难,说曹操有理,说刘备也有理,但更多人倾向于诸葛亮。所以写历史画卷式的东西,大家都是重要的人物,很难确定谁是一号。

  2

  为什么方孟敖这么像共产党,但“建丰同志”最后还坚持用他运金币去台湾呢?

  解析:他对方孟敖是不是共产党压根没放在眼里。在当时,共产党伪装成国民党,国民党投诚当共产党,这样的例子太多了。重点是他要用这样的人,代表他所领导的青年军、国民党青壮派树立民众形象。而最后共产党领导让方孟敖去台湾,也是为了民心,为了让傅作义大军能接受改编。

  3

  为什么全剧男女感情戏份那么少?

  解析:在1948年这个阶段,共产党在延安完成了整风运动,国民党自己则形成勾心斗角的局面,这些东西都是男性之间的权力角逐,女性很难进来。另一方面,最近几年很多人说一部戏没有大量的比例是在男女关系上,这个戏就不能成功,那么我是有意为之,一部作品不是没有男女关系就不行了。

  剧里还是有些情感戏的,但就像《三国演义》,是个功能性的,《三国演义》写貂蝉只写连环计,而没有沉下来写,写她跟吕布之间的感情有多深。

  4

  为什么用朱自清的诗作为片尾曲?

  解析:在谢木兰死之前,我和导演孔笙觉得应该要收敛一点,所以插曲都是《月圆花好》。之后的主插曲、片尾曲就是《雪朝》,这首曲子的歌词来自朱自清等人诗集《雪朝》中的一首诗,这也具有当时的味道,同时它在某种程度而言还能显露人物的命运。

  其实我用的手法就是拈连,我觉得这种歌词的用法,尤其是在符合当时生活文化环境和情景下,这些东西会自觉不自觉把时代的文化信息带出来。

  5

  该剧1.5亿投资,有没有收回成本呢?

  解析:我们首轮卫视加网络版权就收回了成本,我相信这个戏未来十年都会有利润产生,不像一个戏播出完了价值就已经消化了。我们回头想一想,重播率高的剧,《大宅门》、《亮剑》、《闯关东》、《生死线》都是好剧好文章,好文章重读如初读。

  ■ 主演谈“北平”

  沈佳妮

  刘烨恶搞,廖凡深沉

  刘和平说了,《北平无战事》是一部男人戏,影帝云集,为此女主角沈佳妮倍感压力,尤其是她的情感戏份,一方面爱慕“选择了不能选择”的梁经伦,一方面受困于“孤臣孽子”方孟敖。

  不过幸好片场刘烨爱耍宝,也让沈佳妮轻松一点:“刘烨最爱整剧组女演员,经常在后面踹女演员的膝盖或是拽裙子,还经常抽我的椅子。”相比之下,沈佳妮发现廖凡就深沉安静多了。拍摄《北平无战事》时,他一直沉浸在梁经纶这个角色中,一到片场就是来回踱步,琢磨角色。沈佳妮说:“廖凡的状态一开始让我好紧张,没有他的戏,他每天都会去现场看导演怎么拍,看大家怎么演,这部戏的创作氛围让我不敢有丝毫怠慢。在现场,廖凡永远是深沉的,不苟言笑。”

  董勇

  演“电话剧”演吐了

  本剧大结局中,最让人唏嘘的莫过于曾可达的自杀。刘和平对他的评价是:“直如弦,死道边;曲如钩,反封侯。”扮演者董勇认为:“曾可达是个理想主义者,他的自杀是时代的悲剧。”

  刘和平把蒋经国设计成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样巧妙的处理增加了“建丰同志”的神秘感,却为董勇的表演带来不小的难度,他的主要对手戏由蒋经国变成了和话筒对话,每场打电话的戏都要换景别至少拍三四遍。董勇说:“刘和平的剧本非常严谨,演的时候哪怕改动一个‘的’或者‘地’,台词的意思或许就会不同。”剧中打电话的戏董勇足足拍了十四五天,以至于其他剧组都好奇地问他:“哥,你是在拍电话剧吗?”录到最后一天,董勇胃里一阵难受,“连续打了十多天电话,到最后一刻,吐了。”

  (记者吴立湘)

【编辑:于晓】

>文娱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