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作家出书爆张伟平"十宗罪" 张艺谋成"被骗者"

2015年02月27日 15:02 来源:羊城晚报  参与互动()

  2012年,张伟平和张艺谋这对相识20多年、合作了16年的内地影坛黄金搭档宣布分道扬镳,有关两人“分手”的原因一直众说纷纭,面对分手后张伟平那一句隔空喊话:“你对我不满意,给我一个说法啊!”张艺谋始终选择沉默应对。直到近日,张艺谋的文学策划周晓枫出版了名为《宿命-孤独张艺谋》的传记类书籍,该书为张艺谋打抱不平,细数张伟平的“N宗罪”,首度将“二张”的分手内幕公之于众,大爆张伟平拖欠张艺谋片酬、挑拨巩俐和张艺谋关系、设圈套拴住张艺谋、策划爆料张艺谋超生事件等等。

  老谋子大将放大招

  连爆张伟平十宗罪

  《宿命-孤独张艺谋》一书为周晓枫撰写。周晓枫是北京著名作家,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曾获鲁迅文学奖、冯牧文学奖、冰心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等奖项。据悉,自2006年起,周晓枫便为张艺谋担任文学策划,帮助张艺谋挑剧本、选编剧,《三枪拍案惊奇》、《山楂树之恋》、《金陵十三钗》、《归来》等都是她推荐给张艺谋的。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二张”分手一事,张艺谋一直以沉默应对,有指其曾对身边人下过封口令。与张艺谋关系很好的一位圈内人透露:“张导跟我们都说过了,这件事不要再谈。”可在“封口令”的背景下,身为张艺谋文学策划的周晓枫却以文字的方式呈现这段旧事,背后的因由实在让人玩味。担任张艺谋助手多年、如今是张艺谋工作室总经理的庞丽薇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书里很多事情都是张艺谋直接和作者说的,我也不是太清楚。”作为张艺谋多年的工作伙伴,庞丽薇一直被视为张艺谋的代言人,她的回应似乎印证了这本传记得到张艺谋方面的认可。

  【罪状】

  罪状一

  挑拨张巩关系罪状二多次拖欠片酬罪状三虚构赔钱说法

  挑拨张巩关系

  书中称,张艺谋和张伟平相识于1989年的一场饭局,在认识张艺谋后,张伟平做过水产、盒饭生意,但经商并不顺利,张伟平夫妇于是改变主意,决定跟着张艺谋做电影。当中更提到张艺谋和巩俐的分手始末,当年黄和祥公司赞助的一个活动邀请巩俐,巩俐和张伟平的太太共同赴约,“是在这天,巩俐认识了黄和祥,她出于社交礼仪与赞助商正常跳舞,数年之后,这幕场景被这位准太太描述为贴面状态的挑逗”。这件事让张艺谋心里有了芥蒂,“张伟平夫妇表面安慰张艺谋,继续每天以劲爆揭发为主,在张艺谋面前没说巩俐好话,捏造种种谎言”。

  周晓枫分析称,张伟平夫妇对巩俐有所忌惮,因而故意挑拨巩张二人的关系,此举算是拆除了张艺谋的一道防卫系统。后来得知真相的巩俐与张伟平夫妇绝交,还在《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合同里明确注明拒绝见张伟平夫妇。

  罪状二

  多次拖欠片酬

  周晓枫还称《英雄》、《十面埋伏》、《千里走单骑》、《满城尽带黄金甲》这几部电影,张艺谋都没有及时拿到片酬,因此在超生事件的调查中,张艺谋2000年的家庭年收入仅为2760元,是来自广西电影厂的基本工资。直到2008年奥运会之后,《三枪》上马,才一起补齐之前几部戏的片酬。

  周晓枫引述庞丽薇的话,表示张艺谋零片酬是因为从未签过合同:“都没个合同,怎么要?给不给,怎么给,给多少,都是人家说了算,导演开不了口。”并指《三枪》拍完后,张伟平太太从2010年4月至2011年4月分12次打款,付给陈婷11536400元,作为从《英雄》到《三枪》五部戏的片酬,之后的《山楂树之恋》再度出现拖欠片酬现象,直到该片下线了,张艺谋也没有得到片酬。

  罪状三

  虚构赔钱说法

  周晓枫写道,张伟平最初投资《有话好好说》,并非如他自己形容的那样救人于水火,而是带有投资性质,事后张伟平的钱很快拿回来,不存在“赔钱”之说。张艺谋说自己的电影从未赔钱,他非常在意这个,但张伟平喜欢一再重复“赔钱”的说法。

  此外,张伟平称《金陵十三钗》的投资是六亿五,而“二张”分手后,张艺谋却说《金陵十三钗》制作费花了一亿二三,如果加上宣发费用和演员片酬,预计也就两亿左右的投资。周晓枫引述张艺谋的话,张伟平虚报影片投资其实有两个目的:其一,“张伟平把我弄成了一个挥金如土的烧钱土财主,多招人讨厌啊”;其二,把投资说到六亿五,从票房成绩上看,电影就没赚到钱,赔了,那就别提其他的什么了——张艺谋又没有拿到片酬。

  罪状四

  没真出钱投资

  书中还提到,除了《有话好好说》、《金陵十三钗》是张伟平实际参与投资外,张艺谋的其他电影中,张伟平都不是真正的投资人,只是白拿电影的国内发行权,卖完后留下自己的发行费用,然后返给投资商,但张伟平却要求把自己的名字署在联合出品人的位置,所有投资人为跟张艺谋合作,必须答应此条件:一、张伟平的新画面公司为出品方之一,并且国内署名在前;二、国内发行权给张伟平。

  周晓枫给出了“二张”合作期间几部电影的实际投资人:《一个都不能少》《我的父亲母亲》是美国哥伦比亚公司投资;《幸福时光》是珠海振戎公司投资;《英雄》《十面埋伏》《千里走单骑》《满城尽带黄金甲》《三枪拍案惊奇》是江志强投资;《山楂树之恋》是环球电影公司、IDG、美锦影视文化、张伟平联合投资,实际用前三家的钱拍完,张伟平未出一分钱。

  罪状五

  干涉电影创作

  周晓枫认为,引发张艺谋萌生退意的,是张伟平对电影本身的干涉,张艺谋说:“别的我能忍,可电影是我的底线!不能你想增加什么情节就增加什么情节,你想让谁演就让谁演——甚至连下一部片子还没定什么内容呢,你都先定了女主角,那我就没有自主权了,纯粹就成了摇钱树。干涉创作,这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

  书中称,张伟平对电影的干涉还体现在选角上。《满城尽带黄金甲》里,张伟平在剧本就要完工之时要求增加周杰伦的角色以利票房;《三枪拍案惊奇》里,张伟平要求加入因春晚而走红的小沈阳,迫使整个团队集体换将。

  罪状六

  与圈内人交恶

  周晓枫回忆张伟平曾让张艺谋请赵本山到家里吃饭,席间借着酒劲对赵本山戳戳点点,赵本山拂袖而去。张伟平对此的解释是:“为什么戳赵本山的脑袋?因为他脑袋里有支架,我让他血管再堵上,我戳死他。”张伟平还曾公开和宋丹丹、韩三平、贾樟柯等交恶,张艺谋只能一次次出面去修补裂痕。

  有时候,张伟平还会直接要求张艺谋不和一些人来往。高仓健曾给张艺谋写了封信,里面有一句话,大意是嘱咐张艺谋:作为一个国际导演,你要坚持自己内心对艺术的选择,不要被制片人束缚和控制。这封信是由张伟平的助手王晓华帮忙翻译的,张伟平得知内容后勃然作色,他要求张艺谋少和高仓健来往。

  罪状七

  私卖电影版权

  书中透露,《金陵十三钗》的影视版权当时被张艺谋一并购买,以便控制节奏,确保电影上映在前。不少影视公司想同步操作《金陵十三钗》的电视剧版,原著作者严歌苓两次找张艺谋商量,希望回购电视版权。张艺谋表示电影进入后期制作阶段后,就可以把电视版权无偿返还给严歌苓。但是张伟平却在《金陵十三钗》开机前几个月,将电视版权以天价卖出,张伟平从中赚取了一笔相当优厚的版权费用。周晓枫从严歌苓处得知此事,又向张艺谋求证,他“大为惊讶,丝毫不知内情”。

  罪状八

  演员经纪风波

  2008年年底,张艺谋本来想为女儿末末成立演员经纪公司,在筹备和注册期间,张伟平得知信息,力劝张艺谋放弃此想法,理由是一旦发生官司纠纷,张艺谋或末末出面都很棘手,不如冠以新画面之名。2012年3月21日,“二张”分手后,庞丽薇去新画面交还演员经纪所得的470万元。张艺谋的想法是:“反正我不想沾他任何东西,一刀切,最干净。”

  周晓枫提出,张艺谋工作室本来由蒲伦负责管理演员,新画面公司在演员经纪方面没有任何投入、手里没有任何账目、证据和记录。演员本可以用“无作为”为理由和新画面解约,但张艺谋将470万元归还新画面,等于是将武器归还于张伟平。新画面在2012年9月发律师函要求蒲伦返还全部经济收入,如今案件还在继续审理中。

  罪状九

  设计拴住老谋

  书中提到,2012年1月,周晓枫与张艺谋聊天,虽感二人裂痕难以弥合,但不至于决裂,张艺谋称张伟平对他有两大恩情:其一,张艺谋被委任为奥运会开闭幕式总导演,张伟平说是他托关系帮忙办成的,张艺谋笃信不已;其二,2004年、2009年,若干影视大鳄实名举报张艺谋、张艺谋工作室及张艺谋摄影组,要求彻查和清算,都是由张伟平出面调解与摆平。张艺谋为此还感慨过江湖险恶。可是很久之后,这两件事被证实是经过精心策划的圈套,只为恩威并施,拴死张艺谋,张艺谋恍然大悟:“没想到,张伟平才是真正的表演影帝啊。”

  罪状十

  策划超生事件

  张伟平对张艺谋的所作所为,在周晓枫看来是难以忍受的,她认为张艺谋必有把柄在张伟平手里,张艺谋也亲口表示这个把柄正是他和陈婷超生育有三名子女一事。书中称,从张艺谋认识陈婷开始,张伟平就是知情的,还指张艺谋和陈婷三个孩子的出生,都是由张伟平托关系办理的。

  周晓枫更表示张艺谋超生事件由演员何珺爆料,而何珺是张伟平助手王晓华的外甥女。何珺还曝光了陈婷的身份证照片,而陈婷的身份证件经常放在张伟平手中。张艺谋确认幕后操纵者正是张伟平,因为后来曝光的孩子户口、家庭住址等等,除了张伟平,没有人知晓得如此详细。网上曝光的一组陈婷和孩子的照片,也是张艺谋送给张伟平做纪念的。

  【疑点】 疑点1

  张伟平是否如此工于心计?

  在周晓枫的笔下,张伟平就是一个处处算计、工于心计的小人,张艺谋就这么被骗上钩了。先来看看张伟平让张艺谋和巩俐分手的罪状:据说,张艺谋和巩俐的分手,直接导致《有话好好说》没了金字招牌女主角,投资方临时决定撤资,项目因此几近搁浅。而正是从《有话好好说》开始,张伟平和张艺谋有了电影上的合作。张伟平回忆这段往事时曾表示:“当初投张艺谋电影的时候,完全是哥们义气,艺谋是我的哥们,他遇到困难了,我义不容辞得帮他。”他说连剧本都没看,就直接给片子投资了2600万元。而这样巨额的投资,与周晓枫书中提及的张伟平经商不顺利相矛盾。

  新画面多年来只投资张艺谋的电影。究竟新画面是不是离开了张艺谋就走不下去了呢?在“二张”分手后,张伟平明确表示新画面不会倒闭,还会和其他导演合作。据悉,张伟平正在秘密拍摄由余华小说《许三观卖血记》改编的电影,导演是余华之子余海果。摄影师来自日本经典影片《入殓师》剧组,极有可能是浜田毅。主演之一是擅长演文艺片的颜丙燕。

  疑点2 张艺谋到底拿到片酬了吗?

  虽然新画面一直被当做是张伟平和张艺谋的兄弟公司,但是两人之间长达16年的合作也确实没有签过任何合同。此前,张伟平在接受采访时也大方承认:“从1995年我投资他的第一部影片《有话好好说》到今天,张艺谋可能是中国导演中最自由的导演。他跟新画面没有一字合同,没有签约,他绝对是完全自由的导演。”

  不过,两人这种不靠“一纸文书”维系的关系却导致分手后一幕幕的闹剧。2014年7月,张艺谋将新画面影业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原因是张艺谋至今未收到《三枪拍案惊奇》的1500万元票房分成。据悉,2009年张艺谋与新画面达成协议合作拍摄《三枪》,按照约定,该片在中国境内的票房收入,减去宣传费用,剩下的由张艺谋、新画面和香港的投资公司三方平均分配,三方应各分到至少1500万元。张艺谋称,至今他仍未收到这部分分成。对此,张伟平的宣传助理平雪代其回应:“这是张艺谋的恶意炒作,这不是事实。新画面公司在《三枪》的合作中,不欠张艺谋任何片酬或分成。”由此看来,《三枪》似乎是张伟平和张艺谋在片酬和分成事务上的一个转折点,似乎意味着两人的关系在当时已有裂痕。

  疑点3 张艺谋的电影有没有赔钱?

  张艺谋的电影究竟是赔了还是赚了?数据显示,两人合作的第一部电影《有话好好说》投资2600万元,仅收回了800万元,亏损1800万元,张艺谋本人曾说:“他没有什么责备,只是对我说,没事,我们从头再来!”可是,现在张艺谋方面却提出自己的影片从来不赔钱。

  对于《金陵十三钗》虚报投资的质疑其实早就有了,张伟平也曾做出回应:“他们知道我给了贝尔多少钱吗?他们知道我给了威廉姆斯多少钱吗?那个合同只有我张伟平一个人签的,张艺谋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让他们知道呢?都是道听途说,什么知情人爆料?我还不知情呢!”至于《金陵十三钗》的电视版权问题,周晓枫这段叙述并没有明确写出《金陵十三钗》的影视版权究竟是谁花钱买了,是张艺谋当时合作的安乐公司、张艺谋本人还是新画面。

  疑点4 张伟平插手干涉创作了吗?

  按照书中的说法,《三枪拍案惊奇》是张艺谋为了弥补张伟平而临时拍摄的作品,于是选择翻拍《血迷宫》速战速决。可是张伟平在此前采访时曾透露,《三枪》并不是他想做的电影,而是张艺谋早有的心愿:“《红高粱》的美术曹久平跟我吃饭,说起《三枪》,他说在拍《有话好好说》的时候,拍片间隙艺谋就说过在琢磨《血迷宫》的改编,可想而知,新画面不干涉这个。”

  另外,张伟平身边的工作人员曾透露,张伟平对张艺谋可谓呵护备至,从某种角度来说,甚至是张伟平“宠坏”了张艺谋:“记得有几次和张艺谋一起工作前,张伟平还会特意打来电话嘱咐:‘照顾好导演,别让他受罪。’”在电影合作方面,张伟平也对张艺谋言听计从,曾有知情人士透露:“一个项目要花多少钱,全都是张艺谋的导演团队把预算做出来,由张艺谋交给张伟平,后者也从来不提意见,要多少钱就给多少钱。外界传拍《三枪拍案惊奇》的时候张伟平强塞了小沈阳,其实小沈阳是双方共同定的,而且大家不知道,赵本山和毛毛的加盟就是张艺谋自己决定的,张伟平刚开始觉得会俗气,但最后也答应了。”不过,张伟平也曾承认自己对选角有参与:“这几年因为电影市场激烈的竞争,我干预了一些电影创作上演员的加入,比如周杰伦。”

  【新画面回应】

  恶意炒作,无中生有

  对于周晓枫的说法,新画面方面发表声明,称张艺谋为了卖书又一次恶意炒作,无中生有,满嘴谎言,新画面会用事实真相和法律手段戳穿他的谎言。

  郑惟之

【编辑:鲍文玉】

>文娱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